二二八事件前 兩岸爭奪"歷史詮釋權"?

台北二二八紀念館 圖片版權 CNA
Image caption 中國大陸和台灣紀念228事件七十週年的視角和方式不同。

今年是台灣二二八事件70週年,兩岸都為此舉辦各自的紀念活動,但是出發點都不相同,也在歷史解釋上互有看法。

台北大動作"去蔣"

二二八事件週年前夕的2月25日,台灣執政的民進黨政府文化部宣佈,將禁止在觀光場所中正紀念堂販賣有關於蔣介石的紀念宣傳品,並廢除"蔣公紀念歌"的播放,希望未來能漸漸去除有關威權統治者的形像。

圖片版權 CNA
Image caption 二二八基金會董事長,政治大學歷史系教授薛化元認為,二二八是「台灣人爭取自主的悲劇」。

竣工於1980年的中正紀念堂,當年原是軍事用地,但因為時任總統蔣介石過世,當時國民黨政府決定建立中正紀念堂,以紀念這位統治台灣接近30年的前總統,在兩岸開放旅遊後,也成為陸客觀光必經之處。

而台灣在民主化後,愈來愈多人跳出來反對這位當年的總統,稱他是"獨裁者"、或"二二八兇手",迫害許多台灣人民。每逢二二八事件週年前夕,都會出現不少各地"蔣公"銅像被拉倒的現象。

然而一方面,中正紀念堂依舊是國民黨追隨者的精神堡壘,與台北市內的國父紀念館一同被視為三民主義的傳承物。國民黨主席洪秀柱,就對於民進黨這一連串動作批評"不是去蔣,而是去中華民國化"。

台灣的民進黨政府迎來蔡英文總統就職以來的首次,也是正好逢七十週年的大型紀念活動。蔡英文23日即表示,會加速真相調查,厘清責任歸屬,並於總統府內舉辦當年因事件遭國民黨軍隊槍殺的畫家陳澄波畫展。

大陸宣佈"紀念"

圖片版權 EPA
Image caption 以往陸客來台一定會參觀中正紀念堂,以後將難買到「蔣公」紀念品。

而就在22日,中國大陸國台辦也表示,二二八事件是"中國人民解放鬥爭的一部分",並將就此舉辦座談會與紀念活動。

國台辦發言人安峰山也說明,二二八事件長期被"歪曲",並被部分"台獨勢力"有心加以利用,挑撥省籍矛盾,製造社會對立,實際上是想展開"台獨分裂活動",心態"十分卑劣"。

根據《中國時報》引述中國社科院台灣史研究中心副研究員褚靜濤指出,二二八事件是"官逼民反",官就是當時在大陸的國民黨政權,民就是台灣的農民工大眾,因此當年反對國民黨專制的心態是一致的。

這樣罕見地"三方表述",也在台灣內部引起爭論,甚至有認為中國大陸當局在民進黨政府上台後,開始要就歷史詮釋權進行爭奪。

台灣總統府發言人黃重諺對此回應:"歷史是面鏡子,對著自己反省,可知興替,但獲釋對著他人,甚至歪曲意義,不但錯過反省,也蹉跎向前走的契機"。

話語權競爭?

對於二二八事件,是否因為民進黨執政,再度陷入"話語權競爭"一事,各方都有解讀。而台灣師範大學政治所教授范世平,則回應BBC中文網記者,表示中國大陸純粹只是政治性象徵宣示。

他表示,二二八事件過去中國"每逢十週年"就會紀念,規格不會到盛大,過去出席最高層級約為政協副主席。因為在過去兩岸對峙下,共產黨有必要強調反抗國民黨的必要,並藉由二二八事件來強調國民黨當年的"暴政"。

范世平也認為,歷史也是很諷刺,當年強調"反國民黨暴政"跟"一黨專制"的共產黨,如今也走向這條路。因二二八事件反抗國民黨的台灣共產黨主席謝雪紅流落大陸後,更是在文革被批鬥地很慘。

因此就常理來說,他表示中國大陸依舊會紀念二二八,但只是個"逢十"週年性紀念,也不太會讓全國老百姓知道這件事,他並表示二二八的話語權"早被民進黨消費殆盡",共產黨也沒有必要去爭取。

范世平補充,共產黨在對日本"抗戰"的歷史詮釋權才搶得相當兇,因為會影響到他在國內執政的穩當性。因此把"八年抗戰"延伸到"十四年抗戰",或是強調共產黨才是抗日主力、"孫中山繼承者"等,才是他們的主線。

"台灣自悲劇"

二二八基金會董事長,政治大學歷史系教授薛化元也對BBC中文網記者表示,中國大陸當局對於二二八歷史的論述是"不恰當"的。二二八事件基本上是台灣人民當時要求國民黨政府,給予台灣人"自由、民主、人權",卻慘遭鎮壓的運動。

他也表示,當時台灣的人民期盼國民黨代表聯合國接受管治台灣,卻沒有符合依照殖民地自決原則,還對台灣進行一連串產業壓榨,導致民不聊生,最後才發生人民反抗的悲劇。

而台灣共產黨的謝雪紅,當時也是逃到中國後,持續宣揚"台灣人自主",卻在後來慘遭批鬥,她也只是這事件的一小部分。薛化元呼籲中國大陸,如果要紀念二二八,應該要以"民主、自由、人權"觀念來出發。

二二八事件肇因於1947年查緝私煙,而引發的大規模抗議。自1945年後,原先台灣人累積對國民黨政府管制的不滿全數爆發,當時全島接連請願浪潮,要求國民黨政府檢討腐敗與台灣人民自治問題。

但在三月初後,當時國民黨政府派遣軍隊來台鎮壓,實施"清鄉運動",許多當地仕紳、知識份子等接連遭槍斃,死亡者至今難以估計。1992年台灣政府實施調查,估計可認定身份的死亡人數約在18000人到28000人之間。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