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兩會:BBC記者採訪遭暴打被迫簽認罪書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體材料
2017「兩會」前夕的中國上訪戶

我們的採訪計劃其實很簡單:前往湖南省新渡村,與一位女性訪民會面,再與她一道前往北京,一路跟拍。

但是我們卻連採訪對象都沒有見到。然而,最後的報道在揭示的中國權力運作卻比其它任何採訪都要多。

這一過程涉及暴力、威脅,還有我在中國第一次經歷的強迫認罪—我為"導致不良影響的行為"和試圖做"非法採訪"而道歉。

計劃乘火車去北京的楊靈華是一位上訪人士。

每年有成千上萬在共產黨控制的法院無法得到公正裁決的中國人前往首都北京,將冤情上報到國家信訪局。

訪民攜帶的上訪信和大量材料,要求解決的問題包括:腐敗問題、強徵土地、地方政府瀆職、醫療事故、警察暴行、不公平解僱等各種案件。

但是,在中共控制的上訪系統中,訪民獲得成功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儘管如此,對很多人來說,這是他們唯一的機會。儘管屢遭挫折,他們多年來仍然堅持上訪。

Image caption BBC三年前採訪楊靈華的姐姐楊晴華

警察暴行指稱

楊靈華的家庭就是一個例子。她的姐姐楊晴華就是無數訪民之一。3年前楊晴華赴京上訪途中,BBC記者採訪了她。

楊晴華指稱,自家土地遭到強徵,父親在隨後的爭議中遭到毒打,最終不幸去世。

但是,楊靈華本周試圖前往北京有特別的原因是,一年一度的全國人大會議3月5日將在北京召開。

像往年一樣,人大會議吸引大量訪民前往北京,希望政府能夠幫助他們解決問題。

但是,政府的想法完全不同。當局想方設法使這些憤怒的訪民遠離北京精心編排的這場政治秀,因此各省官員們的任務是全力阻止訪民赴京。

我們知道楊靈華的姐姐和母親的處境,與遭到軟禁差不多。

從未去北京上訪過的楊靈華覺得自己可能不會被懷疑,或者至少可以登上火車。

但是,她錯了。

我們抵達新渡村的時候發現,有關部門已經有所凖備。

通往她家的道路被一大群人堵住。這些不明人士立刻開始追打我們,並毀壞我們的攝像機。

Image caption BBC記者沙磊在當地採訪過程中遭到不明人士暴打。
Image caption BBC記者攝影設備被毀壞。

當暴力成為外國記者在中國所面臨威脅的一部分,接下來發生的事情更加不同尋常。

在我們離開新渡村時遭到約20名暴徒的追趕。

隨後又來了一些穿制服的警察和兩名當地外事部門官員。在更多暴力威脅下,我們被迫刪除了剛才拍攝的部分畫面,並被迫簽署了一份認罪書。

這是一場一邊倒的談判,但至少給我們機會可以離開—對很多經歷類似威脅和虐待的訪民來說是很奢侈的。

楊靈華的姐姐傳給我們的一段視頻顯示,她被同樣一批人拘捕。這些人曾經威脅我們。

禁足警告

在凖備這一報道時,我們聯繫了一位如今已經70餘歲的女性。她的丈夫被謀殺,她從1988年開始上訪,希望對兇犯加長量刑。

這位女性告訴我們,每年兩會期間她都會被軟禁在家10天。

我們聯繫的一位男士由於兒子遭綁架而上訪。他被警告這周不得出行。

他還是訂了火車票,但是他在廣東省被禁止上車。

對那些成功抵達北京的訪民來說,被抓的威脅仍然存在。

本周,信訪局門外聚集了數百名截訪者。他們來自各個不同的省份,負責搜尋本省訪民、脅迫他們返回家鄉。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兩會期間官方安全人員和志願者隨處可見

當然,很多抵京訪民成功遞交了上訪信,特別是那些首次上訪者。

但是具有諷刺意味的是,中國在兩會期間越是努力截流訪民,對訪民來說吸引力越大。

多數訪民沒有幼稚到以為自己能夠接近參加兩會的高級官員。

但是各省地方政府竭力截訪,在一定程度上,卻對那些成功抵京的訪民起到杠桿效應。

一年又一年,製造冤案的地方官員不理會這些訪民的訴求,訪民在兩會期間突然發現自己有了談判的機會。

一名訪民向我們展示了她與截訪者的短信紀錄,對方甚至提出,只要她離開北京,可以帶她去度假。

楊靈華和她的家人消失之後,我們沒有得到他們的任何消息。

我們問過北京的政府官員是否能夠保證楊家的安全。

與此同時,兩會召開前夕,很多中國公民,而且往往是最需要人大代表協助的這些訪民,卻面臨類似的虐待。

儘管簽署了那份認罪書,我不會為試圖採訪這些訪民而道歉。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