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談:特朗普上台 中國如何理解「領導力」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習近平上台後,中國在國際事務上更加活躍。

本周,美國國務卿蒂勒森前往亞洲訪問。與此同時,美國媒體報道稱,總統特朗普將在下月初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會面。

自特朗普當選後,外界普遍認為中國將會取代美國,在《巴黎氣候協議》和全球治理問題上扮演更大的領導力角色。

那麼,中國怎麼看這一角色的轉變?北京又將怎樣發揮領導力?中國在全球治理中又在扮演什麼角色?特朗普的多變和習近平的強勢,會讓中美關係出現怎樣的變數?

BBC中文近期在北京採訪了清華大學公共政策管理學院院長薛瀾談這些話題。他同時兼任中國行政管理學會副會長、科學學與科技政策研究會副理事長、中國管理科學學會副會長,和國務院應急管理專家組成員等職。

圖片版權 Tsinghua University
Image caption 清華大學公共政策管理學院院長薛瀾

BBC中文:特朗普上台後,他明確表示美國要退出《巴黎氣候協議》。這讓人們關注中國在氣候變化問題上的領導力角色。但歷史上,中國對氣候變化也是從持懷疑態度,一些甚至說這是美國遏制中國的手段。這個態度是怎樣轉變的?

薛瀾:這其中有各方面的原因,最重要的是這幾年中國的環境問題更加突出,公眾對環境問題也更加關心,因此政府對百姓的關切做出了回應。大面積霧霾引發的公眾焦慮,對政府的影響很大。

在中國的領導力問題上,東方與西方對"領導力"的理解各有不同。中國目前領導力的發揮方式,和西方的理解也不完全相同。中國在過去這些年應對氣候變化方面,已經在發揮重要和積極的作用。這其中最典型和突出的便是與美國達成的協議。

世界上兩大排放大國達成這樣的協議,標誌性很強,而中國要達到目標也會在經濟上有一定的犧牲。但中國認為這是作為一個大國應當承擔的國際責任,也是中國需要做的。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特朗普上台後,他明確表示美國要退出《巴黎氣候協議》。這讓人們關注中國在氣候變化問題上的領導力角色。

這是通過示範來發揮領導力。第二點,中國在推動機制的建立上也十分積極。比如在諸如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IPCC)和聯合國框架下的機制建立中,中國的專家也有很多參與。我們希望通過這種機制的推動和實施,來更好地減排。

當然我們也要強調,在這個領域,不同國家應當承擔不同的責任。本來這些原則發展中國家比較強調,但後來很多國家把這些原則放在一邊。不過中國也並沒有強迫,而是尋找不同的途徑(來達成目標)。

BBC中文:但在哥本哈根氣候峰會上我們也看到,中國當時與發展中國家緊緊團結在一起。現在中國被推到了台前,又怎樣去說服其他發展中國家,讓他們履行應對氣候變化的責任?

薛瀾:對中國來說,最好的說服方法是請他們來看中國的發展過程。中國政府現在花很大的力氣,來解決環保的問題。這個投入是巨大的。

我們知道,"先污染後治理"的成本是非常高的。所以中國這樣的經驗或者教訓,或許對發展中國家是最有示範意義的。中國不會通過國際的法律等強制(發展中國家)必須怎麼做。這是中國曆來反對的。

發揮"領導力"而不成為"領袖"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體材料
英文視頻:中國去年在杭州舉辦了G20峰會。

BBC中文:所以中國也不願意提在氣候變化等議題上的「領導力」?

薛瀾:關鍵是看誰定義的"領導力",這是核心。我們認為,中國既然在發揮推動作用,因此已經在發揮"領導力",而且中國也通過設立基金等,做了很多的工作。

換而言之,中國發揮了"領導力"(leadership),而不是在這個議題上通過發號施令成"領袖"(leader)。

BBC中文:從更大的層面上,現在中國學界一直關注"治理"(governance)。如今在特朗普"美國優先"的背景下,中國會在全球治理上扮演什麼樣的角色?

薛瀾:中國毫無疑問地會在全球治理上扮演更加活躍和積極的角色。首先是對現有的國際政治經濟秩序。中國想成為改革的推動者,但並不想要顛覆現有的秩序。

目前世界政治經濟格局正在發生變化,二戰之後形成的治理格局已經不能適應現實。因此,中國希望推動改革,合理反映當前的現實。

BBC中文:既然中國要對二戰後形成的自由主義世界秩序進行改革,那其改革願景又是什麼呢?怎麼來描述改革後的這套體系?

薛瀾:我覺得在現有的國際政治經濟秩序中,我們並沒有否定市場的作用,也沒有否定大基本框架的需要。但若按照二戰之後的原則確定的決策規則(辦事),現在情況已經發生了巨大的變化,新的規則應當反映當下。

比如在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投票權的改革上,若讓中國和印度等發展中國家扮演相應的角色,那這套規則的變化就會得到反映,這是一個漸進的過程。但若不改,到某個節點,(一些國家)會另起爐灶,用另一套規則。

中美關係會有跌宕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薛瀾認為,中美關係近期會有跌宕。

BBC中文:特朗普上台後給中美關係帶來了很大的不確定性,比如他曾威脅放棄「一個中國」原則等。您認為中美關係在未來兩、三年的走勢會怎樣?

薛瀾:若你看過去,不管是哪一屆大選,新總統上台後中美關係肯定會有跌宕。這一次也不例外。而且恰恰是由於之前各界的預測,使得這樣的跌宕被推遲了。

從特朗普的角度來說,他雖然一開始說很多的"猛話",但他的政策還是相對比較謹慎的。他原來說的幾件事情,沒有輕易地去推行。

但這並不能說他完全改變了自己的觀點。所以(中美關係)跌宕還是會有的,這個要做好思想凖備,中美關係短期一兩年內的波動會很正常。

BBC中文:朗普看似十分反對自由貿易,他剛上台就退出了跨太平洋伙伴關係協定(TPP)。那中美正在談判的雙邊投資協定(BIT)會出現變數嗎?

薛瀾:我覺得並不是雙方原來所有的合作都會被取消,BIT說不定是有機會的。說到底,兩國都希望雙方共贏。從特朗普的大政來說,BIT對他國內的增加就業等都是好事情,對保護美國在中國的投資也是好事情。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