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預賽勝韓國提振中國足球士氣

賀龍體育中心的中國球迷 圖片版權 Xinahua
Image caption 賀龍體育中心在周三成為紅色海洋

進軍2018年俄羅斯世界杯的希望仍然不算大,但是這一場勝利卻給全中國球迷帶來了多年來最幸福的一夜。

在周三(3月23日)晚上的湖南長沙,憑借前鋒於大寶在上半場「回頭望月」式的頭球破門,馬切洛·裏皮(Marcello Lippi)帶領的球隊在世界杯亞洲區預選賽12強A組比賽中以1-0小勝韓國隊,取得了他們在這一階段比賽的首場勝利。

首次全取三分的中國隊以六戰積5分排在小組第五,距離直接出線的第二名差有5分的差距,而預選賽尚餘四輪。

但是擊敗韓國後,賀龍體育場看台上沸騰的紅色海洋以至長沙街頭徹夜的歌聲都透過電視或者社交媒體平台傳向中國各地,它告訴人們,這場比賽的意義超過了理論上保持的進軍俄羅斯的希望。

歷史性的勝利

賀龍體育場這場以開國元勳命名的球場被視為中國足球隊的「福地」——中國男足此前八次在這座球場進行的比賽戰績是四勝四平。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這是中國隊7年來首次戰勝韓國
圖片版權 Xinhua
Image caption 於大寶(下)打破了中國隊連續四場比賽的「入球荒」

但是中韓對決是另一回事:周三之前,中國男足在與韓國隊的31次交鋒中僅贏過一次——那是一場幾乎可以忽略不計的東亞杯四國邀請賽,高洪波率領的球隊以3比0擊敗沒有一名留歐國腳上陣的韓國隊。

在那之前或之後,中國隊對於「太極虎」而言就像是砧板上的魚肉。「恐韓症」是多年前由酷愛自我剖析的中國足球媒體從業者創造的名詞,用以形容在1980至1990年代牌面實力不輸韓國的中國男足在各層面比賽上從未戰勝過這個鄰近對手的事實。

而韓國人對此似乎並不十分在意。90年代的韓國隊主教練許丁茂在回應有關"恐韓症"的提問時,甚至曾勸喻中國媒體,無需「一直盯著我們」,因為在亞洲還有很多有實力的球隊。

韓國人沒有說錯,在之後的多年間,日本、伊朗、沙特以至卡塔爾等亞洲球隊均在實力和成績上壓倒中國。而韓國隊則連續八次晉身世界杯決賽圈,中國隊唯一的世界杯決賽圈經歷是在2002年的韓國,當時以三戰皆負、一球未進的戰績小組出局;韓國隊則一路殺進四強。

圖片版權 Xinhua
Image caption 韓國隊球迷在長沙未能見證球隊獲勝

這或許能解釋,為什麼於大寶在第35分鐘接應王永珀的左路角球在人縫中將球頂進權淳泰把守的大門後舉起雙手慶祝,臉上卻神色木訥,幾秒鐘之後才在隊友的簇擁下放聲呼叫。

「看得出來,在中國男足擊敗韓國隊之後如何慶祝方面,我們真的是嚴重缺乏經驗,」中央電視台的資深媒體人白岩松在賽後為中國媒體撰寫的文章中這樣寫道。

「在中國隊1(比)0擊敗韓國隊之後,我們的慶祝顯得是如此語無倫次和缺乏創意。」

但中國贏下這場比賽的方式並不含糊。中韓足球的實力差距多年來已成既定事實,但在韓國隊頭號前鋒、英超熱刺射手孫興慜停賽,中國隊必須全取三分才有出線希望的情況下,在中國隊剛剛執教至第二場正式比賽的裏皮將原本一直難以磨合成形的球隊迅速調節至實戰模式。

與以往中國隊時常聲稱「以我為主」卻無法組織成有效攻勢不一樣,中國隊在對陣韓國的上半場以三名技術型球員輔助中鋒於大寶的攻擊陣型屢屢製造機會並成功取得領先。

下半場,裏皮則在韓國隊開始啟動高位壓迫的形勢下採取防守反擊戰術,這種並不新鮮的打法被中國隊的球員執行得卓有成效。馮瀟霆、張琳芃和姜至鵬等人組成的防線守住了池東沅、寄誠庸以及下半時替補上陣的高中鋒金信煜的攻勢,其中馮瀟霆給出亞洲一流中後衛的表現。

門將曾誠成為了本場最佳球員。他在下半場高接低擋撲救了寄誠庸、池東沅等人的攻門,其中第75分鐘反應神速撲出奧格斯堡前鋒池東沅的近距離頭球攻門成為比賽關鍵。

圖片版權 Xinhua
Image caption 中國隊不勝韓國的往績被媒體稱為「恐韓症」
圖片版權 Xinhua
Image caption 37歲的隊長鄭智在賽後喜極而泣

韓國隊中場球員黃喜燦在下半場將球蓄意踢向倒地的尹鴻博沒有受到裁判判罰,但比賽末段的急躁顯示了韓國隊並不想接受這場失利。

37歲的隊長鄭智堅持了全場比賽。賽後他披上了國旗向現場球迷致意,現役中國球員當中沒有人比他更能體會這場比賽的意義。

薩德?笨蛋,這是足球

政治介入到體育比賽當中並不是一件新鮮事,甚至可以說,體育比賽是和平時代少數幾個可以合理奉行國家主義的場合。

中韓並未處於兩國關係最好的時候,這場勝利對於中國民眾來說無疑是在最好的時機到來。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中國當局一直致力將政治隔絶在體育賽事之外

兩國之間的關係進入敏感時期,是因為韓國政府決定在美國的幫助下部署"薩德"反彈道導彈防禦體系,並聲稱這是應對朝鮮核問題的必要舉措,但這一決定引起北京的強烈不滿。中國近期在消費和文化領域對韓國的產品作出了更多的限制。

包括《經濟學人》在內的英國媒體在本月較早前曾指中國當局「煽動民眾對韓國的敵對情緒」,並引述指「激進」的小報《環球時報》鼓勵中國消費者成為「教訓韓國的主力」。

但是,在體育領域,民族主義的情緒可能更多來自民間自發:中韓比賽後的第二天,在中國的社會媒體平台新浪微博上,「#韓國部署薩德#」的話題標籤一度以超過5億的閲讀量排在前列。

而中國當局則一直致力將政治隔絶在體育之外——政治氣氛較為敏感時,在體育比賽等大型活動中發生意外事件的機會可能反而更小。

在2015年底,中國男足與香港足球代表隊之間的兩場世界杯預選賽同樣引發外界對政治敏感性的擔憂,但是中國通過購票實名制、加強安檢和調動大量安保人員等措施,令比賽得在沒有特別事件狀況下完成。

在長沙,有報導指中國調派了超過1萬名安保人員以確保賽事的安全,而亞足聯官方公布的賀龍體育場當晚入場人數為30950人。

賽前,長沙主場所屬的湖南體育局向民眾發佈了「倡議書」,呼籲球迷「文明觀賽」和「理性愛國」。

在另一方面,處在職業化上升進程當中的中超聯賽也未見有受到中韓政治關係影響的跡象。

16支中超球隊當中有四隊的主教練是韓國人,並且有10名韓國球員在中超球隊效力,包括周三代表韓國隊上陣的中後衛張賢秀。

如果說韓國球員在今年的中超聯賽吃了虧,可能更多是新賽制的原因:中國足協的新政將中超球隊的外援上場人數減少至三名,同時不再設亞洲外援的名額,導致包括韓國球員在內的多名亞洲外援在歐洲和南美頂尖球員加盟的環境下失去了主力位置。

在體育領域的國家主義推動下,球迷的反韓情緒在這場比賽中或許存在,但中韓足球在實力上的差距使得中國球迷在賽前的期望其實不高,而這一場勝利更客觀地避免了由此產生負面事件的可能。

裏皮已體現名帥價值

如果說國家主義情緒也是這場比賽的關鍵因素之一,那是因為它可以幫助球員有更好的發揮。

作為一個外籍教練,裏皮在賽前說這場比賽是為了「捍衛14億人的尊嚴」,與其說他對中國人的民族情愫有感覺,不如說他認為這樣的鼓動對贏得比賽有作用。

以維護尊嚴、敵視對手的心態進行比賽可以帶來的作用,甚至不需要研究像若澤·穆里尼奧(Jose Mourinho)等名教練的執教方式。在亞洲區預選賽小組賽階段,中國香港隊兩度逼平實力較強的中國隊,除了運氣之外,港隊球員很好地利用了"種族歧視"海報事件所激發的情緒也是原因之一。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裏皮曾表示要在最短時間內找到中國隊球員發揮不佳的原因

帶領中國隊打進韓日世界杯決賽圈的米盧蒂諾維奇(Bora Milutinovic)至今為中國足球人所津津樂道的其中一個元素就是他對球員比賽心態的調節能力。如今剛剛執教三場比賽(包括友誼賽對冰島)的裏皮也很快體現了世界名帥在這方面的過人之處。

在上任時,裏皮曾提到中國球員在國家隊一直發揮不出在俱樂部時的水平,而他的第一個任務是"以最短的時間找到當中的原因"。

在對陣卡塔爾、冰島再到戰勝韓國的比賽中,裏皮指揮下的中國隊已經出現了變化。

"裏皮之前為我們灌輸了勇敢的概念,"隊長鄭智在周三的比賽後對電視記者說,「今天我們一直給對方壓力,才能獲得主動,我們還有很大提升空間。」

圖片版權 Xinhua
Image caption 中國隊球員在賽後向球迷致意
圖片版權 Xinhua
Image caption 裏皮在賽前說這場比賽是為了「捍衛14億人的尊嚴」

另一方面,意大利人在團隊團結度和戰術執行力方面將中國隊這些已經成為職業化既得利益者的球員迅速調節到了"正常"水平,在過去多年處在官僚體制管治下的中國足球領域,能長期有效做到這一點的人非常少見。

裏皮上任時,他被認為將會全權主導國家隊的管理甚至球員的獎金分配,這是中國足球隊歷屆主帥都未曾有過的待遇。

他同時擔任恆大足校顧問,意味著他的團隊在未來會更廣泛地參與目前中國最大的足球俱樂部的青訓建設當中。

這些大動作的舉措與中國希望全面改革足球體制的總體計劃相一致,而如果這場戰勝韓國的比賽能顯示一些跡象的話,或許裏皮的價值正在開始體現。

中國對裏皮的期待比較清楚:在國家隊成績已經跌落谷底而且任內重大賽事不多的情況下,他需要為球隊帶來進步,同時為中國足球整體改革提供理念和方法,尤其是為青訓體系帶來良好改變。

周三的晚上,在一場國家隊的比賽之後,中國球迷少有地全體不再失望、尖酸和悲觀,這已經可以算是裏皮上任之初的功勞。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