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香港出了女特首 林鄭月娥能讓女權向前走?

林鄭月娥在當選後一日與現任特首梁振英會面。 圖片版權 AP
Image caption 林鄭月娥在當選後一日與現任特首梁振英會面。

林鄭月娥勝出香港特首選舉,程序上只等中國國務院任命,她就會在7月1日成為香港特區第一位女性行政長官。她的當選能讓香港的女權更進一步嗎?

「她的當選對香港女性權益可能不會太多進步,」香港大學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教授何式凝對BBC中文網說。因為林鄭月娥在競選過程或政綱中,都沒有提及關於性別平等,或是性少數、種族少數及女性地位的改善方案。

對於林鄭月娥成為香港特首,何式凝認為,亞洲很少女性政治人物能做到最高領導人,因此她希望林鄭月娥能因此反思自己的權力,做一些有利於增進婦女權益的措施。

嶺南大學社會學及社會政策系副教授陳效能表示,林鄭月娥在競選的過程中有意識地提及自己的女性身份,但這不能等同於她關注女性權益。但如果她能任命更多女性官員加入問責團隊,對女性地位的提升仍有幫助。

林鄭月娥在擔任政務司司長期間處理過多起社會爭議議題,由於面對反對者時的態度強硬,她的從政作風讓她獲得「好打得」的稱號,意即「擅長面對衝突」。

專長研究性別的何式凝認為,面對衝突採取強硬作風因而被肯定,是「非常父權」的概念。

女性地位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林鄭月娥在當選後一日與支持者合照。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體材料
香港市民對林鄭月娥當選的看法對比鮮明。

在聯合國《人類發展報告 2015》中,香港2014年的「性別不平等」指數是0.088(0為最平等,1為最不平等),性別不平等指數落後於台灣(0.052),但較韓國(0.125)、日本(0.133)、中國(0.191)為佳。

陳效能對BBC中文網說,香港女權在以國際客觀標凖來說算是進步,但香港的數據沒有包括東南亞裔家庭幫傭、中國大陸新移民配偶,這些沒被計入的女性也影響香港女性地位。例如香港受良好高等教育的職場女性,許多是因為有家庭幫傭分擔家務,才能在職場繼續發展。

何式凝進一步表示,雖然香港看似較台灣、中國西化,但因為儒家文化加上基督教文化影響,以及香港地狹人稠、人際關係緊密,因此香港社會其實更為保守。女性在求學階段不會感受到太多的性別不平等,但出社會後所遇到的結婚、生子、職場壓力,「每一步都很困難」。

您也許也有興趣閲讀:

女性參政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林鄭月娥的政綱中並沒有提到性別平等、婦女權益。

香港特行區政府於2001年1月成立婦女事務委員會,作為專責促進本港婦女福祉和權益的「高層次中央機制」。

根據婦女事務委員會2011年公布的報告,近40%民眾傾向同意男性較女性有政治領導才能。婦委會主席高靜芝在報告中表示,女性政治參與則較男性為低。

陳效能認為,香港女性參政比例這幾年來不斷提高。但對於女性參政、特別是年輕女性,公眾的期待仍較為傳統,對於女性政治人物外貌的攻擊情況也比男性激烈的多。

「如果你長得太漂亮會被批評,如果你長得不夠漂亮、太陽剛,你還是會被批評。」何式凝表示,在她進行「佔領中環」示威女性參與者研究時,許多女性受訪者表示在網路上遭到很多攻擊,甚至害怕再對公眾表達立場。

她舉例說,於「佔中」後選上立法會議員的劉小麗,她的照片被反對者改圖變成裸照、將她的外號「小麗老師」改成辱罵他人母親的髒話,都是對從政女性不尊重、並貶抑女性氣質的表現。

圖片版權 BBC Chinese
Image caption 香港前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在英國殖民時代即任公職,香港主權移交後擔任過政務司司長。
圖片版權 AP
Image caption 葉劉淑儀官至保安局局長,2003年《基本法》23條國安立法爭議導致她下台,但數年後當選立法會議員,這次幾乎成為了與林政月娥競爭的候選人。

香港女性從政的歷史從英國殖民時代就開始,林鄭月娥和陳方安生、葉劉淑儀等人,都屬於知名的資深女政治人物。但陳效能表示這些「老牌」女政治人物和年輕一代進入政治的途徑不一樣。

她指出,過去的政治人物是在高級公務員系統中培養起來,新一代透過直接民選的議員,為了吸引選票,會更專注在性別議題。

陳效能還說,在被稱為「小圈子選舉」,由不足1200位選舉委員選出特首的制度中,「民生議題一直不是首要」,而且選舉委員中,男性所佔比例較女性高得多,也影響到候選人的政綱走向。

林鄭月娥上任後,陳效能表示,婦女權益團體最希望她能做出改變的,是提供更多一般民眾負擔得起的托兒服務。

您在香港嗎?林鄭月娥當選有否改變您對女性從政的看法?歡迎使用下表給我們發來您的意見: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