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樂團「五月天」成軍20週年演唱會搖滾兩岸三地

台灣樂團"五月天" 圖片版權 CNA
Image caption "五月天"成軍20年,發行過9張錄音室專輯、4張精選輯。在世界各地舉辦多場大型演唱會。

1997年3月29日,「五月天」樂團在台北市大安森林公園第一次亮相,對著台下100多名觀眾表演30分鐘。20年後的同一天、同一個地點,「五月天」舉辦免費演唱會,與現場超過3.5 萬歌迷共度20週年紀念。Youtube直播最高達36萬人同時觀看。在中國社交網站微博上,#五月天20週年#的標籤登上實時熱搜榜第三名,共有1.3億人次閲讀量。

當年徹夜排隊參加「校園演場會」的歌迷,許多已為人父母,而「五月天」仍持續吸引「00後」青年。為什麼「五月天」的影響力能夠從90年代末延續至今,跨越地域、超越世代,持續作為華人世界的共通語言?

「五月天就是不管開心或不開心,都會找到一首歌可以形容你當下的心情。」香港上班族阿海特地請假從香港飛到台灣一天,就為了這場演場會。她對BBC中文網說,她喜歡「五月天」已經11年了,她覺得這是一場「平凡但感動」的表演,像是「看到老朋友」一般。

在中國從事互聯網營銷,27歲的Sophia成為「五迷」已經九年,她說因為「五月天」的歌學了台語,來台灣旅遊時,「走了很多五月天走過的路」。

研究流行文化,開設「音樂社會學」超過10年的國立台灣大學社會學系助理教授李明璁對BBC中文網分析「五月天」的興起背景,以及歷久不衰的原因。

獨立音樂風潮

圖片版權 CNA
Image caption "五月天"主唱阿信邀請陳綺貞當演場會嘉賓,陳綺貞是與五月天同時期出道的創作歌手。

李明璁首先介紹「五月天」樂團興起的背景──90年代末期,大學內組樂團的風潮正炙,「年輕人渴望用自己喜歡的方式、自己喜歡的音樂來表達對青春、人生、社會、人際關係的想法。」

在這波「獨立音樂」浪潮下,傳統由大唱片公司主導的,經過市場調研、「量身訂做偶像」的流行音樂商業模式受到衝擊。「很專注的自己寫歌、自己唱歌、自己表演」獨立樂團興起,五月天、陳綺貞都是這波浪潮中冒起,目前仍活躍的知名藝人。

1997年初登場後,主唱阿信、團長兼吉他手怪獸、貝斯手瑪莎、吉他手石頭和鼓手冠佑五人迅速走紅,1999年發行首張專輯「五月天第一張創作專輯」。

「就算失望不能絶望」

圖片版權 CNA
Image caption 現場歌迷以道具表達對"五月天"的支持。

「五月天」在20週年演唱會安可曲演唱了2004年「倔強」,全場歌迷合唱:「我和我最後的倔強,握緊雙手絶對不放,下一站是不是天堂,就算失望不能絶望。」

現年26歲的現場歌迷MingYing說:「高中練社團的時候,有時候練得很挫折,就會早起把五月天的歌詞寫一遍在日記裏鼓勵自己。」

李明璁說,這20年來雖然台灣經歷過三次政黨輪替,但青年人處境仍然艱難──薪資低、工時長,理想不斷失落,因此需要不斷裝備勇氣,而不僅是台灣,香港、中國、華語文化圈的年輕人,都可以在五月天的歌中找到認同。「每個世代都透過五月天的歌和自己喊話:『雖然現實不如意、年華老去,但我挺住、要堅持、要有夢』。」

現場直擊:BBC中文網台灣特約記者鄭仲嵐:

圖片版權 CNA
Image caption 現場800個座位區早就被歌迷搶佔一空,加上湧入大螢幕區的歌迷,估計人數超過3.5萬人。

現場的五月天除了台灣的歌迷外,也有來自中國大陸北京與杭州的歌迷,一位趙女士興奮地表示早在一周前就來台灣先玩,然後早早一兩天前來先排隊。他們笑稱,「連在杭州演唱會票都買不到了,這邊免費的更要早來。」

來自韓國的金姓女士表示,以前有台灣的同學介紹她聽「五月天」,想不到一聽就喜歡上了,這次的20週年紀念演唱會,當然要來共襄盛舉。

也有在附近唸書的五月天師大附中學弟妹,大家一起組團過來看「學長們」演出。當年「五月天」出道時,他們都還未出生,這樣的景象可以說是相當有趣,證明「五月天」的音樂「沒有過時」。

團員們的感性話語,也讓在場不少歌迷頻頻拭淚。

現場的魔力

圖片版權 CNA
Image caption 舞台上播放五月天20週年的「成長歷程」。

「沒有現場表演,就沒有今天的五月天。」李明璁在採訪中多次強調。

唱片行業在千禧年開始面對數位化的衝擊,賣唱片不再是唱片公司主要獲利來源,取而代之的是演唱會所創造出的巨大收益,以及歌迷在現場表演中對樂團建立起的強大認同感。

一些樂評家和網民批評「五月天」20年來「唱得內容都差不多」、「沒有進步」,但李明璁認為「五月天」的進步在「演場會的音樂科技」上體現。

他指出,雖然無法在每一張專輯中看到「五月天」音樂上「實驗性的跳躍」,但特別是自2010年後的演唱會舞台效果,「五月天」不停創新,實驗性地將音樂和科技跨界融合,不斷為歌迷帶來驚喜。

圖片版權 CNA
Image caption 歌迷們自下午開始就到大安森林公園現場排隊等待。

2012年,「五月天」將暱稱為「鳥巢」的北京國家體育場打造成能容納近10萬歌迷的「諾亞方舟」,製作團隊還將舞台設計成「三面台」與「四面台」的結合的「七面台」。門票一開賣就銷售一空。

而自2006年開始,每年五月,「五月天」都會「依約」到香港開演唱會。2016年更在紅磡體育館連開十場,打破台灣歌手在紅館開唱的紀錄。

社會關懷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2004年五月天拿下金曲獎「最佳樂團獎」。五月天成軍以來多次獲得金曲獎的不同獎項,在台灣社會具有影響力。

「五月天」創作的題材廣泛,從早期搞怪的台語歌「軋車」(飆車)、分手金曲「志明與春嬌」,到對青春逝去回顧的「後來的我們」、「乾杯」,到具有關懷社會議題的「入陣曲」。

2014年台灣發生反對與中國簽訂海峽兩岸服務貿易協議的「太陽花運動」(3.18學運),當時「五月天」翻唱四分衛樂團的「起來」一曲,被海外留學生使用做為「反服貿」活動的主題音樂,五月天主唱阿信也在Facebook(臉書)轉貼該曲。

部分中國網民因此將「五月天」與「反服貿」連結,留言批評「五月天」在中國開演唱會賺錢卻反中。主唱阿信在微博上發文澄清從未反服貿,表示不希望製造動亂對立,他們做的許多事,就是期待的就是兩岸年輕人有更多友善的交流和相互理解。

但「五月天」的澄清也引來部分台灣民眾不滿,認為他們是為了中國市場而改變最初的立場。

召喚出最大值

李明璁認為「五月天」的搖滾不像西方搖滾樂常以死亡、性、暴力做為主題,五月天帶來的是不流於說教的「正能量」,在曲風方面抒情、搖滾兼具。

「這種折衷既能抒發青年世代需要解放的能量,唱得內容又不是這麼負面,所以可以召喚出最大化跨世代、跨地域、不分男女的歌迷。」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