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國之交離不開領導人密切交往

特朗普和習近平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莊園外交的目的是強化領導人的私人溝通,尋求深層次的理念共識,讓兩國元首擺脫拘束,暢開胸懷,進行坦誠、深入和富有建設性的面對面交流。

4月6日至7日,美國佛羅里達州海湖莊園見證了舉世矚目的會晤。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應美國總統特朗普邀請來到這裏,兩國元首會談,一起用餐和散步,直接面對面接觸了7個小時。美國國務卿蒂勒森在隨後的記者會上稱,特朗普總統"非常高興在海湖莊園接待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兩國元首和他們的夫人真心相識,一起用餐,還就相關重要問題一起工作"。中國外交部長王毅在談元首會晤時認為,這次會晤是積極和富有成果的,為中美關係發展奠定建設性基調,指明雙方共同努力的方向。

元首莊園會晤早已經有之。如1985年11月美蘇冷戰高峰時,兩國領導人在日內瓦的一座花園別墅進行2個小時會談,儘管沒取得重大成果,但成為美蘇關係的轉折點,是一場大國外交突圍,開啟結束冷戰的序幕。俄羅斯總統普京是第一位受邀到布什克勞福德莊園的外國領導人。2001年普京訪美,這場"農場外交"對美俄關係帶來利好。雙方承諾把各自核彈頭削減三分之二。布什接著出訪莫斯科,雙方並簽署了《俄美削減進攻性戰略武器條約》和《俄美關於新型戰略關係的聯合宣言》等文件。

莊園外交的目的是強化領導人的私人溝通,尋求深層次的理念共識,讓兩國元首擺脫拘束,暢開胸懷,進行坦誠、深入和富有建設性的面對面交流。中美元首莊園會晤始於2013年6月,習近平主席應邀請前往美國加州安納伯格莊園。

特朗普對這一次海湖莊園會晤特別重視:夫人的禮服和特朗普的領帶都是中國人喜歡的紅色;特朗普祖孫三代一起上陣,接待遠道而來的習近平主席和夫人;會談內容直接而務實,甚至在元首會晤的同時,經貿、外交和安全的對話同時展開,兩國元首不太在意形式,而注重效果。之所以如此,原因有二:一是兩國元首都是務實的領導人;二是兩國關係已升華到新階段,需要盡快進入角色討論問題。

海湖峰會的意義是深遠的。在特朗普贏得2016年大選之後,國際社會普遍對其內政和外交政策擔憂。競選期間和當選後,特朗普曾提出把流向中國的就業機會拉回美國,要對中國輸入美國的商品增加45%的關稅,把中國列入貨幣操縱國等等,人們擔心中美貿易戰的爆發。特朗普是一個沒有從政經驗和公共服務閲歷的政治領導人,上任後,他的學習曲線還是變化很快。

這次海湖莊園會晤進一步強化中美合作的姿態,中美兩國關係止跌反彈。早在特朗普接待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時,他說過,穩定的中美關係不但利好於中美兩國,而且利好於地區國家。從會晤情況看,特朗普強調兩國之間的"友誼",而習近平則強調"合作是中美兩國唯一正確的選擇"。

人們關注此次習近平主席與特朗普總統會晤還有深層含義:中美關係太複雜,也太重要,兩國必須傾全力來維護雙方之間"不衝突、不對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贏"的大國關係。從全球視野看,國際社會正在經歷著深刻變革:政治多極化、經濟全球化、社會信息化,均給國與國之間的關係帶來影響。政治上,當下,沒任何國家或非國家行為體可以單打獨斗,應對包括氣候變化、反恐等挑戰;經濟上,國家間相互依存度空前,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相互補充必不可少;技術上,信息化技術的廣泛應用同樣改變人際關係和國際關係。

從雙邊上看,中美間舊有力量平衡已被打破或者正在被打破,新力量平衡正在建立之中。中美在經貿和安全領域裏的競爭與合作在同時加強。例如在經貿領域,中國過去只佔據著低端產業鏈,而今相關高技術企業有長足發展;在金融領域,中國參與創立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金磚國家銀行;在安全領域,兩國在部分領域,如南海陷入"安全困境",美國追求"航行自由",中國堅定維護自身權益。中美兩國在此背景下需要國家領導人達成政治共識,探索合作的途徑。從此次會晤看,雙方均提升了在相關領域的合作級別。特別是在外交安全對話、全面經濟對話、執法網絡安全對話、社會和人文四個高級別的對話機制。這些機制既是對以往存在機制的繼承,也是對未來合作的機制的提升,雙方願意通過對話形式解決各種爭端和磨擦。

在看中美關係時,應從兩個層面入手:一是國家關係;二是政治領導人的關係。而後者的關係直接影響到國家關係。經過這次莊園會晤後,雙方均認為,兩國領導人已經建立起良好的"工作關係"。這也許是此次會晤的最為重要的成果。看一下此前奧巴馬與普京的關係,人們就會發現領導人的關係何等重要。

國之交在於民相親,民相親在於心相通。發展中美關係也離不開元首的坦誠和富有建設性的交往。中美元首會晤結束,籠罩在中美關係上空的疑慮也正在散去。會晤帶來中美兩國發展友好合作的前景,因為兩國元首已經為中美關係發展指明瞭方向。

(注:上述文章不代表英國廣播公司BBC的立場和觀點)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