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網紅谷阿莫事件 看兩岸三地的知識產權

兩岸三地網絡紅人谷阿莫 圖片版權 BBC Chinese/YouTube screengrab
Image caption 兩岸三地網絡紅人谷阿莫的「X分鐘看電影」,被電影代理商控告侵權。

台灣網絡紅人谷阿莫,一系列的說電影系列短片在網絡大紅,賺進不少財富,但卻讓電影商損失重大,提起訴訟。

谷阿莫侵權?

近來,一名來自台灣,在兩岸三地都有高知名度的網絡紅人谷阿莫,被台灣的電影代理商控告侵權,未來將面對法律程序。谷阿莫在YouTube上經營個人頻道,推出「X分鐘帶你看完電影」系列大紅,1個月總點閲率破千萬次,收入粗估至少30萬台幣(約1萬美金)。

然而,谷阿莫的「說電影」,卻是許多當紅、仍在上映的院線片,谷阿莫從網絡上取得電影整部片段後,再剪輯成數分鐘的短片,並且用揶揄的方式講述電影從頭到尾的內容,被代理商認定「明顯侵權」,而一狀告上法院。

谷阿莫本人則在24日於YouTube上拍片自清,表示自己的影片都是「符合評論、解說、生態研究、心得教學和新聞報導」,是屬於「合理使用」。但他的態度也引起台灣演藝圈與影評的批評,認為他不尊重、踐踏藝術。

電影片商聯合向台灣保二警察總隊報案,目前由台北地檢署偵辦中,不只搜索谷阿莫的辦公室,日後也將約談谷阿莫本人到案。然而,谷阿莫的行為也在網絡上引發討論,是否採到知識產權的紅線,甚至有網友表示,廠商是等到谷阿莫大紅了,才決定「收網」。

圖片版權 BBC Chinese/youtube screengrab
Image caption 台灣律師呂秋遠認為,谷阿莫必須要交代影片的取得來源與使用目的,否則法律途徑就不利。

來源與目的

台灣律師呂秋遠,對BBC中文網特約記者表示,谷阿莫宣稱自己是「合理使用」,但他至少涉及兩樣不明的事項,第一是來源,沒人知道他是用過什麼手段取得影片;其次是目的,至少就呂秋遠觀察,谷阿莫行為是有明顯廣告利益存在,這兩點谷阿莫需要解釋清楚。

但呂秋遠也說,目前無法直接說谷阿莫是有罪,檢察官自己會有一套認定的標凖,假若谷阿莫未來沒有在這兩點上說明清楚,未來的法律途徑一定會很不利。

至於為何現在才要告,他則認為每個片商都會有自己的忍耐極限,其實要去推測現在出手的時間點也沒有必要,因為沒有授權是有其事實在,這是告訴乃論,就看谷阿莫如何跟法庭解釋。

特約記者問到,如果當初谷阿莫不用電影畫面,而是自己本人當面解說,是否就沒有法律爭議時,呂秋遠則表示,不用電影畫面固然會減少很多觸法行為,但是谷阿莫的拍片「說明」本來就透露太多劇情,法律本身也有規範「引用範圍」,一但說超過,就會涉及台灣的「重制罪」。

圖片版權 BBC Chinese /Weibo screengrab
Image caption 谷阿莫在中國大陸也很知名,擁有700萬關注,還是微博簽約的自媒體。

中國也違法

谷阿莫在中國大陸的微博,有超過700萬的「粉絲關注」,他的風格也受到大陸民眾的歡迎。發生這次事件,也讓人認為谷阿莫的重心將會轉往中國大陸。

一位在上海從事智能財產事務的商標代理人吳女士,就向BBC中文網表示,中國當地還是只能靠著作權人自我維護多,從打官司到要廣電總局封鎖IP都有。但是大陸網友只要換個新賬戶、起個新名字,又能「另起爐灶」,到最後就是抓不剩防。中國法律都有寫,但在執行面「嚴打嚴抓」上,難度很高。

吳女士以最近中國大陸劇《人民的名義》做範例,湖南衛視花了重資買斷版權,網絡包括騰訊跟優酷都買版權,但全集還是流了出去,她就感嘆:"當人民的意識變成習慣,就是根本的教育問題"。

她表示,谷阿莫就算想持續在大陸發展,他的行為也是肯定觸犯中方著作權法,但是大陸官方不會針對他的個人行為以公安的形式逮捕,因為尚不至於到造假,只能被動地由被侵權方角度去考慮及訴訟。

網紅在中國大陸相當多,但也各有其"生存之道",吳女士認為有些網紅會存在,是因為著作權人會認為網紅這樣另類宣傳可以幫助商品本身,但谷阿莫製作的影片是明顯讓著作權人出現損失,這在法庭上只要要求出示許可文件就好了,"沒有的話就是非法,在中國也是,要麼調解賠償,賠不出來就是蹲(牢獄)"。

民粹式網紅?

一名在香港執業的律師William則對特約記者說,香港這邊對於版權意識及保護肯定強過大陸,但不是說法律要嚴格,而是香港的法治社會會讓執行效率高點、措施也會更完善。中國大陸在監察上雖然不會太嚴格,但近年來如很多音樂與電影網站也都是要花錢購買會員享用正版資源,比以前進步很多。

而他評論谷阿莫事件時也感慨,若可以選擇,人性上很多還是會變相支持盜版,根治源頭還是在人民的意識,因此他也不意外有許多網友支持谷阿莫,"這就是個國民意識培養"。

許多人在觀看觀看谷阿莫的影片中,自認看了5分鐘"省去去電影院的票錢跟車程",在當今的求快與快餐主義的風潮下,彷佛賺回失去的時間。然而,演員們的一舉一動與後制的心血,也在觀眾喪失買票動機後被踐踏地血本無歸。

也因此,有人形容谷阿莫是"民粹式網紅",藉由短短數年的爆紅來合理化他的"盜片"行為。但問題的核心還是要回到,谷阿莫取得資源的合理性,如果沒有交代清楚,那恐怕也是下一次模糊仗的開始。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