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文壇新星年少被「誘姦」 林奕含自殺反映了什麼?

林奕含Facebook照片 圖片版權 Facebook / Yihan Lin
Image caption 林奕含小說《房思琪的初戀樂園》文筆細膩獲得好評

台灣女作家林奕含周五(4月28日)傳出自殺身亡的消息,震驚台灣社會。林奕含雙親通過出版社發表聲明,指女兒多年前被補習班老師誘姦,最終走上不歸路。

林奕含得年26歲,今年出版第一本著作《房思琪的初戀樂園》,小說描述13歲主角房思琪被補習班老師性侵的故事。林奕含生前接受媒體訪問時,曾否認自己是書中主角,故事情節是由身邊女生的真實經驗改編。

林奕含父母經出版社游擊文化發表聲明說:「奕含這些日子以來的痛苦,糾纏著她的夢魘,也讓她不能治癒的主因,不是憂鬱症,而是發生在8-9年前的誘姦。」

「《房思琪的初戀樂園》,是奕含在年輕時,被一個補習班名師誘姦後,引發痛苦憂鬱的真實記錄和心理描寫。書中的女主角,思琪、曉奇、怡婷等人,都是奕含一人的親身遭遇,但她為了保護父母和家庭,才隱晦分寫。」

這起事件也同時引起另一枝節:據台灣中央社報道,台南市政府社會局未曾受理女作家雙親在聲明中所提及的相關內容等通報,但台南社會局同時表示,聲明披露其姓名違反《性侵害犯罪防治法》,依衛福部指示要求出版社撤下聲明,並稱不排除罰款。

游擊文化至今並未撤下聲明,並說林氏父母希望「使社會上有更多力量來保護『房思琪』們」台灣法律界也有人質疑,媒體在政府祭出罰款後紛紛胡名,政府到底「是保護林奕含,還是辜負了林奕含的遺願呢?」

性侵創傷

林奕含才華洋溢,第一本、也是唯一一本著作已經賣到第五刷,估計已經出版5000到6000本。

林奕含多年前已經引起媒體關注,甚至稱她是「最漂亮的滿級分寶貝」——她是台南皮膚科名醫林炳煌的千金,在學測取得滿分考上台北醫學大學醫學系。

圖片版權 Facebook / Guerrilla Publishing
Image caption 小說封面有粉紅的少女色彩,但情節是作者經歷改編,灰暗非常

據媒體報道,林奕含念醫學系兩周後退學,之後再考上名校國立政治大學中文系。可惜林奕含在第三年病發再次休學,未能拿到畢業證書。

林奕含生前接受媒體訪問時,都有談及自己多年深受精神病之苦。

她在「報道者」網站的訪問中說:「沒有人知道我比任何人都不甘心,這個疾病它剝削了我曾經引以為傲的一切,我曾經沒有空隙的與父母之間的關係、原本可能一帆風順的戀愛,隨著生病的時間越來越長,朋友一個一個離去,甚至沒有辦法唸書,而我多麼地想要一張大學文憑。」

「奇怪的是,沒有人要聽我講內心那個很龐大的騷亂、創傷、痛苦,沒有人知道我害怕睡覺、害怕晚上、害怕早上、害怕陽光、害怕月亮。」

林奕含透露自己曾三度企圖自殺,而這次自殺終於變成真實,26歲的生命香消玉殞。

林奕含疑似因年少遭性侵而引發憂鬱症,最終選擇自我了結生命,令人扼腕。不過,性侵受害人受精神病困擾,情況普遍。

台灣現代婦女基金會執行長林美薰說:「被害人發生事件後,幾乎每一個人都會有一個創傷的反應……當時間拖得越長的時候,它就會變成一個疾病。」

林美薰指,其中一些受害人會因此患上憂鬱症、強迫症等等。

五成性侵受害人是未成年少女

Image caption 台灣2016年有約8100人遭受性侵害,當中約六成受害人未成年

美國反性暴力團體RAINN指出,94%被強暴的女性事發兩周後出現創傷後壓力症(PTSD)症狀。而30%女性在事發九個月後仍然出現創傷後壓力症狀。

另外,約三分之一的女性受害人會想過自殺,而13%的女性受害人會嘗試自殺。

根據台灣衛生福利部保護服務司接獲的通報,台灣去年有約8100人遭受性侵害,其中逾80%受害人都是女性。

受害人為18歲以下的女生大概佔一半。數據顯示,其中82名受害人,與加害人有師生關係。

林美薰說:「這種師生關係蠻多都是一種誘騙、恐嚇的一個情況之下……尤其是在學校或補習班,老師會假借他特別照顧她、特別關心她的功課去跟她約時間,慢慢去取得這個少女的信任。」

起訴率少於一半

林美薰認為,就算受害人決定報案,司法也不一定為她們帶來公道。

去年台灣共錄得約1.3萬宗性侵案的通報,但林美薰說,只有約4000宗得到警察處理。而在這4000宗個案當中,只有約一半會得到起訴。

台灣國立成功大學法律學系李佳玟教授說,性侵案是「密室犯罪」,往往難以取證。

圖片版權 Facebook / Yihan Lin
Image caption 根據林奕含父母的聲明,林奕含應該在18、19歲的時候遭到侵犯

「在(性侵案)訴訟上,要證明(違反受害人意願)真的不是這麼容易……一般的話就是身上有傷痕。不然的話法官就會綜合各種的證據去判斷,台灣的審判裏面好像呈現了比較混亂的狀況。」

她指出,受害人如果立刻報案、或顯示極大的心理創傷,法官會比較願意相信受害人,但她認為這種做法不完善。

「被害人遇到性侵案的反應有很多種……有時候她的反應是呆掉,不知道怎麼辦;有時候會逃跑、會反抗;有時候甚至會試圖跟對方交朋友,因為她不知道會不會被打傷、被傷害;甚至她因為不想染上艾滋病而拿保險套跟他。但是我們這社會一般只接受逃跑跟抵抗。」

感受痛苦

林奕含生前接受網站「女人迷」的採訪時談及自己的小說《房思琪的初戀樂園》。她講到:「我希望任何人看了,能感受和思琪一樣的痛苦,我不希望任何人覺得被救贖。我要做的不是救贖誰,更不是救贖我自己,寫作中我沒有抱著『我寫完就可以好起來,越寫越升華』的動機。」

「但我所知的就是,已經瘋了的人,不會變成不瘋,已經插入的不會被抽出來,我所知的就是這樣,我非常痛苦非常生氣,已經吃進去的藥不會被洗出來。」

性侵案不只是一串串的數字,背後的是一個又一個的人──每一個都經歷過旁人難以明瞭的傷痛。

林奕含走了,但社會還是有機會拯救一個又一個的房思琪。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