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709律師案——境外資金 緩刑玄機

李和平是中國知名的維權律師。在2015年"709大抓捕"案中,李和平同北京鋒鋭律師事務所負責人周世鋒、律師王全璋等,以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被批捕。 圖片版權 Badiucao
Image caption 李和平是中國知名的維權律師。在2015年"709大抓捕"案中,李和平同北京鋒鋭律師事務所負責人周世鋒、律師王全璋等,以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被批捕。

2015年7月開始的對大陸維權律師的抓捕,即709事件,最近又有變化。其中引人關注的律師李和平顛覆國家政權案,天津法院公開宣判,判處李有期徒刑3年,緩刑4年,剝奪政治權利四年。雖然是公開宣判,但法院以李和平案涉及國家秘密為由,此前進行的是不公開審理。

圍繞此案有很多爭議。判處緩刑後,當局沒有立即放人,而是通知一直在獄外抗爭呼籲的李妻,去天津接人團聚,被李妻拒絶,要求先放人回家再說。因為此前發生過同案的其他人被取保釋放,但本人和家屬被一起隔絶,無法和外界接觸發聲,公眾無從得知當事人被長期羈押期間發生了什麼,以及控辯雙方的交易情況。

另外關於判決書指控的李和平"利用境外資金,插手炒作熱點案件",網上也議論紛紛。有人貼出中國最高法院出版的《刑事審判參考》第101集,上面赫然刊登一文,說最高法院申請到英國外交部的"人權與民主"項目資助,開展兩年的"非法證據排除制度"研究,並於2013年、2014年兩次組織法官訪問團去英國考察,發佈報告。

利用境外資金從事法律研究和活動,在過去30年的司法實踐中已是常態。從最高法院申請的英國資助項目,到美國福特基金在全國許多高校的運作,看不出李和平同瑞慈基金合作推動反酷刑與前述行為有何區別,違反了哪條法律規定。更有意思的是,有律師指出曾在遼源市公安局辦案時,在大廳展示牌發現該局竟然也與瑞慈基金合作過,項目就是反酷刑。

此案最大的爭議還在最後判決的有期徒刑3年,緩刑4年。李和平已被羈押近兩年,再有一年多,就滿3年刑期。現在雖被釋放,但還有四年的緩刑考驗,隨時可能以違規收監。此前另一案的著名律師浦志強,也是在罪名一再變更後,最後以煽動民族仇恨、尋釁滋事罪被判處3年刑期,緩刑3年。當時他已經被羈押近兩年。

這些緩刑說他們無罪吧,不可能,已被羈押很長時間,如果無罪釋放,涉及到警方的責任、申請賠償等,很麻煩。重判吧,有難度,要依法條,有證據,應對輿論壓力。最後判緩刑釋放,還是有罪,已經坐的牢有效,但現在人出來了,以後態度好,不對抗,也不再執行。

這是帶有政治影響的案子,其他純粹的刑事案、經濟案,當事人在被長期羈押後,既不容許取保候審,也不無罪釋放,就是判處緩刑後再放人,讓你沒法申訴追責。比如著名的天津街頭擺氣球射擊攤的大媽,長期羈押後,一審被以非法持槍判刑3年半。驚動輿論後,二審維持有罪,但改判刑3年、緩刑3年,當庭釋放。

緩刑的目的在於:一是確定被告人有罪;二是基於被告人的犯罪事實、社會危害程度並考慮特別預防之目的,有條件地不執行刑罰。但在司法實踐中,緩刑制度已被出於各種目的而濫用,存在許多問題。比如:判決前長期的強制羈押,成為控方摧毀辯方和家屬意志的有力武器;將緩刑作為訴辯交易放人籌碼的做法,嚴重侵害了司法的公平公正;緩刑掩蓋了案件存在的事實和證據瑕疵,模糊有罪與無罪的界限;以緩刑放人做誘惑,迫使被告認罪、態度好、不上訴,被迫喪失理應享有的辯護權。

緩刑的立法出發點是好的,是司法寬嚴並重,既體現法律威嚴,又對罪行較輕、危害不大的嫌疑人的一種懲戒與悔改機制。但在中國先行羈押的現狀下,緩刑制度卻釋放出巨大的破壞力,侵蝕著訴訟法確立的辯護權、平等對抗和司法公平原則,維護著司法機關彼此間說不清道不明的共同利益。許多緩刑後面,都玄機重重。對此上海執業律師洪流撰文,認為緩刑更像是一塊五彩斑斕的遮羞布,將一些法庭上見不得人的東西漂亮地掩蓋起來。

(注:上述文章不代表英國廣播公司BBC的立場和觀點)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