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律師李和平在天津看守所「整月遭受刑具折磨」

The before and after shots provided by Le Heping's wife 圖片版權 Wang Qiaoling
Image caption 2012年的李和平(左)和被釋放後的李和平(右)

這是一種更像出現在中世紀地牢中的監禁方式,但它發生在一個現代文明國家。

這種中間通過一段短短的鏈子鏈接的手銬和腳鐐,是有文件清楚記載的中國警察用於消除被拘留者意志工具的一種。

有指控稱,一位中國最有名的人權律師被迫在整整一個月的時間裏穿戴了這種刑具。

被監禁近兩年的李和平最終於周二被釋放,他的妻子王峭嶺終於能夠仔細看看自己丈夫在這段時間裏遭受了怎樣的對待。

她告訴我,"2016年5月,在天津市第一看守所,他被戴上了這種手銬和腳鐐,中間還連上了鐵鏈。"

"這意味著他不能直立,只能一直佝僂著,包括睡覺。他在整整一個月時間裏每周七天、每天24小時遭受這種刑具折磨。"

王峭嶺說,"他們(警方)想讓他(李和平)認罪。"

中國的"法律戰爭"

從某個角度看,李和平是幸運的。

"人權觀察"(Human Rights Watch)2015年發佈的一份關於中國酷刑折磨的調查稱,曾經有人遭受這種刑具折磨長達8年。

2014年,"大赦國際"(Amnesty International)2014年在一份報告中披露了生產刑具的中國公司,其產品中就包括這種一體式的手銬腳鐐。

國際特赦中國問題研究員倪偉平(William Nee)告訴我說,"這種刑具會讓人感到不舒服,並且很容易導致身體傷害。"

圖片版權 Made-in-China.com
Image caption 一家網站上售賣的一體式的手銬和腳鐐。李和平妻子稱他被戴上這種刑具長達一個月。

"它會限制被拘留者的行動,而且在毫無法律授權的情況下達到了比手銬更厲害的效果。"

李和平是2015年7月遭到逮捕的眾多人權律師中的一位,中國將這次行動稱為"法律戰爭",外界將之稱為"709大搜捕"。

對於那些敢於在共產黨自己的法院裏挑戰其權威的律師來說,威脅、恐嚇以及暴力一直都是他們不得不面對的風險。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強調說,他把通過獨立司法體系保證憲政權力的理想視作對國家安全的威脅。

中國所謂的"法律戰爭"傳遞了清楚的信號。

對於李和平這樣代表遭受非法徵地者、遭受宗教和政治壓迫者聲音的人來說,威脅不僅僅來自腐敗的地方官員以及強大的商人,還來自這個國家本身。

李和平被捕前和被釋放後的照片對比說明了他的獄中遭遇。

一張拍攝於2012年的照片中,他是一位自信而愉快的律師。

釋放後的一張照片中,他顯得十分消瘦,而且蒼老。

王峭嶺告訴我,她幾乎已經認不出自己的丈夫。

她說,丈夫在出獄後還向自己描述了遭遇過的其他虐待。

"他被強行灌藥。當他(李和平)拒絶服用被提供的藥物後,他們把藥丸塞進他的嘴巴,"王峭嶺說。

"警察告訴他這是治療高血壓的藥,但我丈夫沒有這種病。"

"服下這種藥後,他感到肌肉疼痛,頭腦模糊。"

持續問訊

"他被打過,警察還不讓他睡覺,並對他進行令人精疲力竭的訊問。"王峭嶺說。

"他還在一天裏被強制站立15個小時,不能移動。"

國際特赦中國問題研究員倪偉平(William Nee)說,這些虐待手段都可能被視為"酷刑折磨"。

"這些精神和肉體折磨手段的目的是為了讓李和平認罪,"倪偉平說。

"中國加入了《反酷刑折磨公約》,對這些指控,中國當局應該立即啟動公正的調查,評估是否有酷刑折磨發生。"

王峭嶺說,儘管遭遇了這些所謂極端的酷刑折磨,自己的丈夫從沒認罪。

"他害怕在看守所拘留期間被折磨至死,再也見不到家人,因此他和當局達成了一份秘密協議。"

"他被給予緩刑,但他不會認罪或者承認顛覆國家政權。"

禁止接受採訪

中國官媒後來披露的內容顯示,法庭判決李和平"反覆利用網絡和接受外國媒體採訪,損害和攻擊國家政權以及司法系統"。

在被判決之後,李和平現在不能從事法律工作,他還簽署了一份協議,承諾不再接受媒體採訪。

儘管遭遇持續的恐嚇,李和平的夫人拒絶接受類似的管束。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習近平把通過司法獨立保護憲法權力視為對國家安全的威脅。

便衣警察仍然在她家周圍,她在前往約定採訪地點的途中被跟蹤。

王峭嶺的說法無法得到獨立證實,但這些描述和其他一些在這場大抓捕中被捕的律師描述相同。

另一名被捕的律師謝陽也表示,曾經受到過毆打,被戴過手銬腳鐐,被迫長達數小時站在一個地方不懂。但法庭後來說謝陽收回這些指證。

我們打電話給天津市第一看守所,求證關於李和平曾經受到酷刑折磨的指稱。

看守所稱,"我們不接受任何採訪。如果你想採訪,請通過正當法律渠道。"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