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一帶一路」建設中的金融發展機遇

中國經濟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俗話說,兵馬未動,糧草先行。具體到"一帶一路"建設的落地,錢從哪裏來?錢該怎樣用?投資是否安全?這些問題很自然地映入人們腦海中。毫無疑問,"一帶一路"建設十分依賴金融支持,但"一帶一路"建設對於金融本身又意味著什麼呢?這其中蘊含的機遇不應被忽視。

"一帶一路"倡議所涵蓋的65個國家主要以發展中國家為主。經濟發展水平有限,且發展程度參差不齊。投資者所面臨的安全性和盈利性問題突出,如國家風險、法律風險、宗教和文化衝突帶來的安全隱患。同時,區域內大量的市場仍處於培育階段,投資是否具有持續盈利能力等問題不容迴避。

困難並不在暗處,中國敢於提出"一帶一路"建設的倡議,體現出面對全球"再平衡"的中國智慧。近三年來的實踐也表明,"一帶一路"建設已經顯示出多元共享、發展導向、基建先行和包容發展的四個鮮明特點。這些特點符合歷史潮流的發展,意味著倡議能夠避免顛覆性的系統性風險,同時,說明這一進程蘊含的歷史機遇遠大於挑戰。

"一帶一路"建設中的金融參與,可從四個方面來看:夯實金融基礎設施、開發性金融有力支持、傳統商業金融的擴展以及數字普惠金融的深度輻射。從實踐來看,金融參與"一帶一路"建設,既是對這一戰略的支持,更是金融業自身發展的歷史機遇。

金融市場基礎設施是記錄、清算、結算貨幣交易和其他金融交易的一系列安排。在"一帶一路"建設中,金融市場基礎設施的建設主要集中於支付基礎設施的發展。支付基礎設施的發展是不斷提高效率、降低風險、進而降低貨幣交易成本的過程。"一帶一路"建設中的金融市場基礎設施建設,特別是支付基礎設施建設,是開發性金融機構、商業銀行、企業"走出去"的前提和基礎。

截至2016年末,中國已與俄羅斯、白俄羅斯等多個國家央行簽署了一般貿易本幣結算協定,與吉爾吉斯斯坦、哈薩克斯坦等國家央行簽訂了邊貿本幣結算協定。截至2016年6月30日,人民幣業務清算行已拓展到20個,其中7個在"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和地區。人民幣跨境貿易和投資使用加速拓展,截至2016年6月30日,中國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和地區經常項下跨境人民幣結算金額超過2.63萬億元。中國人民銀行與其他央行貨幣合作深化,截至2016年8月15日,人民銀行已經和境外35個國家和地區的中央銀行或者其他貨幣當局簽署了雙邊本幣互換協議,其中21個是"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和地區,總額度已超過了3.12萬億。截至2016年6月30日,中國銀行間外匯市場也已經陸續實現了11種貨幣的直接交易。搭建"一帶一路"倡議下的人民幣金融基礎設施,就是修建金融高速公路,為區域內國家獲得更多的金融服務提供基礎性條件。

開發性金融助力中國經濟快速發展的寶貴經驗,在"一帶一路"建設中亦可大展拳腳。尤其是在基礎設施建設領域,開發性金融對於關鍵項目的落地發揮著重要的支撐作用。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到2016年底,國家開發銀行在"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累積發放超過1600億美元,餘額超過1100億美元,佔全行國際業務餘額的30%以上。2014年至2016年末,中國進出口銀行支持"一帶一路"沿線基礎設施互聯互通項目近70個,帶動了300多億美元的投資,其中超過70%集中在公路、鐵路、機場、水運等交通領域。並且這兩家金融機構都通過設立多個雙邊或多邊合作基金的模式參與相關項目投資。

除開發性銀行機構外,專項基金和多邊金融機構也是開發性金融的重要提供方。絲路基金、金磚國家新開發銀行和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在2015和2016年兩年的投資項目合計27個。其中基礎設施項目數佔比超85%,已投項目主要集中在清潔能源、交通、輸電線路等基礎設施領域。根據目前已簽訂的諒解備忘錄,這三大機構未來投資領域仍將以清潔能源、道路交通等基礎設施建設為主。

中國內地商業銀行也從三個方面積極參與到"一帶一路"建設中。

一是加快開設分支機構,優化海外機構布局。截至2016年末,約22家中資銀行開設了1353家海外分支機構,覆蓋全球63個國家和地區,其中一級機構達229家。對於"一帶一路"沿線,共9家中資銀行在26個國家設立了62家一級分支機構,比2015年增加了3家分支機構,銀行"走出去"的步伐不斷加快。

二是創新服務、制度和管理機制,拓展業務範圍和低成本資金來源。商業銀行通過人民幣跨境支付結算、跨境基礎設施投資以及跨境投行業務來積極拓寬整體跨境業務水平。2016年,僅中國工商銀行在"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發放貸款規模達235億美元,同比增長35.8%。

三是加強雙邊及多邊合作,防範跨境業務風險。通過項目融資業務合作、與其他金融機構合作、與政府合作等方式尋求利益共享,分散風險。

Image caption "一帶一路"基於古絲綢之路而設計,希望推進中國經濟走向世界。

傳統金融視角之外的另一片新天地,是移動互聯時代數字普惠金融的浪潮。金融科技的發展,令金融中介的支付中介、信用中介、規模經濟和緩解信息不對稱等功能受到極大衝擊。移動互聯在中國的迅速發展,讓中國在金融科技領域具有十分明顯的後發優勢。中國也因此齣現了一批突出的世界級新技術企業。這些企業與中國的發展相輔相成,使得中國逐漸具備了向周邊國家、乃至全球輸出技術及軟實力的能力。

比如,螞蟻金服以數字技術為驅動力,不僅解決金融服務的"毛細血管"問題,提高融資效率和貸款可獲得性,還提高了低收入居民家庭財產收入,並形成了對傳統徵信體系的有效補充,讓消費者權益通過商業模式得到充分保障,構建出基於信用體系的數字普惠金融生態。

在不斷的探索實踐中,我國數字普惠金融的生態日趨成熟,並形成了可資借鑒和複製的模式。與此同時,相關互聯網企業也積累起了足夠強大的、可供輸出的技術能力。憑借這些技術能力,可以將中國數字普惠金融的成功經驗在"一帶一路"的國家中進行推廣,帶動這些地區的經濟增長,有效地改善民生福利,真正實現共建、共享。

上述金融實踐表明,金融支持對於"一帶一路"建設不僅是貢獻,也是金融業自身發展的重大機遇。但面對機遇,中國還需清醒認識到,只有管理好風險的機遇才是真正的機遇。這給中國提出了一系列要求:參與主體的激勵約束機制必須相容,參與者必須是真正的市場主體,要按市場規律來辦事;在推進金融走出去時,必須注重行動和能力的匹配,允許適當超前,但必須注重金融出海的步調與金融基礎設施建設及金融機構風險管理能力之間基本協調;金融"出海"的根基依舊在中國,金融參與"一帶一路"建設離不開中國的金融改革,開放的"一帶一路"建設同樣也會對中國金融改革形成更大的推動力。

(注:上述文章不代表英國廣播公司BBC的立場和觀點)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