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罵楊舒平的愛國學生:新一代紅衛兵?

楊舒平 圖片版權 University of Maryland
Image caption 楊舒平在演講期間,表示自己初到美國時第一次嘗了美國"甜美的"空氣。

差不多半個世紀之前,數以百萬的紅衛兵聚集在北京天安門廣場,邊揮舞著《毛語錄》邊喊口號,誓言要做毛主席的忠誠戰士。

今天,我們不會再看見紅衛兵在現實世界裏公開集會。21世紀紅衛兵的繼承人只會在網路世界出現,但他們舉動所創造的結果跟五十多年前沒有兩樣:中國的國力儘管大大增強,它仍然受制於政治上的集體思想。

而這個集體思想最新的目標是在美國馬里蘭大學結業禮期間,一名獲邀發言的中國留學生楊舒平。她說自己在留學期間感受到「甜美」的空氣和校園裏崇尚言論自由的氣氛。

她的演講被上載到網路後,隨即引來其他中國留學生和來自中國的批評。楊舒平隨後道歉,並澄清她並不是想貶低自己的祖國。她卻並未得到原諒。

網路上仍然有人批評她撒謊、一些人則留言指自己依舊為中國感到驕傲。有人甚至在網路上對她作「人肉搜索」,找到許多她和她家人的個人資料。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毛澤東在文化大革命期間動員大量紅衛兵,聲言要"洗滌"共產黨。

中國有許多值得令人驕傲的地方。單是剛剛過去的一星期,中國派出了潛水器到世界最深處和馬里亞納海溝。中國世界圍棋冠軍柯潔也差一點點就能擊敗人工智能AlphaGo。

但是,為中國感到驕傲不等於可以任意褫奪其他中國人表達意見的權利。

針對楊舒平的批評,正好驗證了她對中國言論自由的看法。這種批評代表了這樣一種觀點——中國政府和部份人士認為,不論身處何方,中國人每當談論自己國家的時候都應該受到限制。而這種觀點往往跟擁有大量中國留學生的西方國家崇尚言論自由的思想相左。

當然,每個社會都對說甚麼話可以接受、說甚麼話不可以接受有不同的界限。但如中國把言論自由限於對領袖恭維奉承,同時對敢於表達不同意見的人肆意攻擊,那麼似乎毛澤東時代的思想似乎仍然存在。

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似乎也持有差不多的見解。他曾公開呼籲記者、智庫和駐外大使要充滿自信地跟世界講述中國故事,但他的意思不是要他們用自己的方法去說。

中國在外留學生似乎毫不猶疑地響應他的呼籲──這也是中國政府的政策,要匯集中國在外留學生的「愛國正能量」。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達賴喇嘛經常到全球各地的大學演講。

美國加州大學聖地亞哥分校宣佈邀請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訪問該校時,當地的中國留學生和訪問學者諮詢中國駐當地外交官後,聲言要採取「嚴厲行動去抵抗校方的不合理行動」。

同樣地,在英國杜倫大學(Durham University)的中國留學生和學者在駐當地中國大使館支持下,早前嘗試禁止一名多次批評中國宗教政策的人士參加校方活動。

圖片版權 @Admjeinsbt
Image caption 楊舒平在網路上的道歉並未為她換來寬恕。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長春的一家文革主題餐廳。文革結束多年以後,中國依然可以看到其影響力。

針對楊舒平的批評聲音,就是中國留學生響應這種「愛國正能量」的結果。對北京來說,這種習慣非常重要且不能被輕易抹去。在習近平時代,出國留學的中國學生數量持續上升,但中國留學生對於批評中國的觀點的容忍程度在降低。

從一方面講,這個現象令人困惑。這些依舊受中國官方影響的留學生花費了不少金錢,原本是為了擺脫中國那種處處受制的教育制度,好讓他們能到外國嘗到追求包容的校園的「新鮮空氣」。

但從另一個方面看,如果考慮到他們在留學外國前在中國所接受的意識形態教育、他們在學業上承受的壓力和中國政府無處不在的關注,這種現象的出現也許並不讓人吃驚。

在新浪微博上以標籤#中國,你是我的驕傲#發文是毫無問題的,但中國決不能回到紅衛兵在街上跑的那個年代。我們也必須記住,受後人景仰的愛國者往往敢於指出自己國家的短板。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