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察:中國「軟實力」與西方「換位思考」

航拍中國在美濟礁填海(資料圖片)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中國為了加強自己的主權申索,已經在南海擴大島礁,修建人工島,並且在人工島上修建軍用飛機跑道和其他建築。

中國試圖干預澳大利亞政治,以及中國擴大了對美國盟國影響的話題受到西方媒體關注。澳洲媒體費爾法克斯和時事節目"四角"發表調查報導說,澳洲情報部門官員認為,中國是對澳洲政治和外交事務進行滲透最多的國家。

美國前情報官員,澳洲國立大學國家安全學院做訪問教授的克拉珀接受澳洲廣播公司採訪時把中共在澳洲的做法同俄羅斯試圖干預美國政治相提並論,並說美國和澳洲的政治制度基礎可能面臨威脅。

澳洲昆士蘭大學政治系教授邱垂亮說,中共不認同澳洲的自由民主國家制度,還想取代美國在亞洲的影響力,因此用各種力量來影響澳洲的政界、商界、學術界等各個階層。

不過倫敦國王大學的亞太專家凱利·布朗教授則認為澳洲對於中國擔憂看法背後的原因很複雜。他說,多年來一直有中國在澳洲政界和學界施加影響的傳聞,特別是自2010年後中國成了澳洲最大的貿易伙伴後,更助長這種看法。

布朗教授說,澳洲是個白人為主,由歐洲人在亞太地區建立的民族國家,因此澳洲本土一直存在某種對外的恐懼。但也不排除澳洲對中國的擔憂背後有新的特別的情況。

他認為,雖然不能說最近關於中國在澳洲影響的報道是捕風捉影,但在更廣的範圍看,澳洲對於自己的國家認同及其作用感到不安卻是眾所周知的事實,即澳洲的政治價值和政治制度和周邊地區截然不同,而周邊地區和國家最近又成為澳洲投資,貿易,移民和留學生的來源。

布朗還指出特朗普上台為美國政治帶來了分裂,而美國又是澳洲最大的安全伙伴。美國更國際化的自由派和本土化的保守派的分裂,也令澳洲感到了更多的不確定。而對澳洲來說,在距離上更近的中國加劇了澳洲的地理上的孤立感和脆弱感。

對美盟友的影響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對於中國的軍事和政治威脅的看法的背後是中國經濟、軍事高速崛起(圖為中國自己製造的航空母艦船體下水)

澳大利亞的"時代報"在系列報道中國實力增長和軟實力時說,中共正進行秘密活動影響澳大利亞。報道說,美國的注意力正集中在俄羅斯干涉2016年美國大選的指稱,中國在海外擴大影響力也應該引起美國的關注。

隨著中國經濟實力擴大,中國外交在西方國家嚴重也顯得越來越咄咄逼人。美國決策者也越來越擔心中國擴大了對美國的傳統盟友的影響力。

特別是最近韓國總統決定中止部署美國的導彈防禦系統"薩德"的時候,中國影響力就特別受到了關注。美國和韓國官員近年來雖然已經就部署防禦朝鮮導彈的"薩德"達成了協議,但中國擔心薩德會削弱中國的核威懾能力,因此要求立即停止部署薩德,並且動用經濟手段對韓國施加壓力。

面對來自中國的政治和經濟壓力,韓國作出了屈服,新總統文在寅下令中止部署"薩德",並且表示有必要對部屬"薩德"進行環境評估。

文在寅的決定引起美國擔心。美國國會參院少數黨黨鞭迪克•杜賓說他擔心文在寅似乎認為同中國合作對付朝鮮比同美國合作更可靠。在美國看來,如果文在寅認為在對付韓國最大的威脅朝鮮的過程中,中國成了韓國更可靠的伙伴,那麼韓國就偏離了傳統的韓美合作關係。

除了文在寅,美國決策者還對亞太地區其他領導人感到不放心。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去年好幾個月都在譴責奧巴馬政府,呼籲同美國"切割"。

美國國會眾議院外交事務委員會亞太小組委員會主席泰德·約赫說,"中國將變得強勢,中國想讓其他國家聽從中國",他同意杜賓的看法,即韓國新總統試圖取悅中國。

不過並非所有人都持這種觀點。北卡羅來納州共和黨議員梅多斯說,他認為中國在上述兩個地區擴大影響並沒有抵消美國的作用,他對迪克•杜賓的世界末日式的分析感到懷疑。

中國實力增長

墨爾本莫納什大學的台灣問題專家布魯斯•雅各布斯認為,中國試圖影響國外政治不僅限於澳洲。他舉例說中國駐智利大使試圖影響在智利大學的孔子學院,要他們支持中國的官方政策。另外在美國中國通過特朗普的女婿和顧問庫什納發展關係,試圖影響美國政治。

大量西方報道關注中國在亞太的擴展態勢,許多觀察家認為中國對韓國和菲律賓的影響對美國國家安全和經濟利益有深遠影響。中國戰鬥機去年數百次進入日本控制的空域,試圖加強對東海的控制。如果中國在東海和南海有爭議水域實施控制,那麼就會遏制世界上最重要的航道,並控制重要的水下油氣資源。

對於中國的軍事和政治威脅的看法的背後是中國經濟、軍事高速崛起,以及關於中國網絡間諜活動以及在東海和南海有爭議海域加強控制的報道。

圖片版權 xinhua
Image caption 如果中國在東海和南海有爭議水域實施控制,那麼就會遏制世界上最重要的航道,並控制重要的水下油氣資源(中國新型潛艇在南海)

中國專家認為西方的"中國威脅""中國恐懼"的輿論背後的目的是孤立中國、遏制中國。同時也有專家認為,中國經濟實力擴大的同時,不能過急、過激地進行戰略調整,否則會令西方國家和中國周邊國家感到不安,造成負面影響。

也有人檢討認為中國在發展過程中文宣和傳播攻勢乏力,作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的中國缺乏應有的話語權。

倫敦國王大學的布朗教授對於中國威脅提出了某種"換位思考"的說法。他說澳洲必須要面對中國影響擴大的現實,不可能迴避這個問題。他說其實中國在同美國打交道的時候也遇到同樣的兩難處境。

他認為中國實力在增長,同時中國也意識到自身的重要性。中國對澳洲大量投資,成為澳洲最大的貿易伙伴,這些不可避免地要附帶某些政治代價。畢竟不能期望中國執行完全利他主義的政策,因此也不能期望中國在投資和貿易過程中完全不施加某些影響。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