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處女膜重建手術在突尼斯蓬勃發展?

People sit on a bench facing the sea in Hammamet 圖片版權 AFP

在突尼斯,女性被期待在結婚時仍是處女之身,這使得處女膜重建手術生意蒸蒸日上。

化名雅斯曼(Yasmine)的女子看起來很緊張。她一邊咬指甲,一邊不停地檢查自己的手機。

「我認為這是種欺騙,我真的很擔心,」她說。

我們在突尼斯一間私人診所五樓的婦科,在粉紅色的等候室裏,其他女人耐心地等候看診。

雅斯曼暗示我她將做處女膜重建手術,這是一個簡短的手術,號稱可以經由手術回復成處女狀態。

她的婚禮預計在兩個月後舉行,現年28歲的她擔心丈夫會發現她不是處女。

她來診所試圖扭轉過去,但她仍擔心在未來某一個時刻真相會被知道。

「我可能會在某一天與丈夫的談話中無意間背叛自己,或是我的丈夫可能會……產生懷疑。」她說。

壓力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突尼斯女性處在不同的壓力之下

當地新聞報道,有些年輕女子在結婚之後很快就離婚,因為她們的丈夫懷疑她們不是處女。

雅斯曼出生在一個開明的家庭,並且有幾年的時間居住在國外。她擔心她的未婚夫在知道她過去的性史之後會取消婚禮。

「我曾經和一個男子有過一段,在那時候,我想像不到這會為我在社會中帶來多大的壓力以及後果。」

「所以現在我很害怕,如果向我未婚夫坦白,我很確定我們就結不成婚了。」

雅斯曼將付大約400美元做手術,手術約30分鐘。她從幾個月前開始存錢,家人和丈夫都不知道。

為雅斯曼做手術的是一名婦科醫生,化名雷契(Rachid)。他平均一周會做兩次處女模重建手術。

雷契表示,他的病人來做手術的原因,99%是因為害怕如果不是處女,會使她們的家族蒙羞。

許多像雅斯曼的女子尋找方法來掩飾自己不是處女。

但處女膜可能因為其他理由破裂,像是使用棉條,所以一些女人會擔心被錯誤指控有婚前性行為。

「婦科醫生做處女膜重建手術,這沒什麼特別的,」雷契說。「但在這裏,有一些醫生拒絶做這種手術,我個人會做,因為我不同意人們將處女認為是一件神聖的事。」

「這真的很讓我惱火,這是用宗教原因來掩飾的男性主宰社會的觀念。我會發動一場戰爭全力以赴對抗它」

「虛偽」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婦科醫生雷契認為,突尼斯是個男性主宰的社會

突尼斯被視為北非女權運動的領袖,但宗教和傳統仍規定年輕女性要在結婚之前保持處女。

突尼斯法律也有規定,在發現女方不是處女的情況下可以離婚。

社會學家沙米亞‧艾洛米(Samia Elloumi)說:「突尼斯社會是個公開的社會,我們變得越來越虛偽。」

「社會上有一種保守主義在主宰,我們很難去評斷它,因為我們生活在一個現代社會。但當談到女人的性和自由,現代性少之又少。」

在一所大學內,我遇到了西克罕(Hichem)。29歲的他是學生,將在明年結婚。我問他是否在意他的未婚妻是不是處女。

「對我來說這是非常非常重要的,」他說。

「如果我在婚禮之後發現她不是處女,我將不會再相信她。我會將之視為背叛。我不相信處女膜重建手術,我不相信它會有用。」

坐在他旁邊的是另一名學生羅德漢姆(Radhouam),他說突尼斯的傳統對女人太嚴厲了。

「對我來說,這完全是虛假的。年輕男人可以在婚前有性行為,所以我們為什麼要責備同樣這麼做的年輕女人?」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