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政府首輪中美外交安全對話: 有何不同? 有何期待?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美國總統特朗普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4月首次在美國佛州會面後,雙方宣佈建立"外交安全對話" 、"全面經濟對話" 、"執法及網絡安全對話"、"社會和人文對話"等四個高級別對話機制。

中美首輪外交安全對話(U.S.-China Diplomatic and Security Dialogue, D&SD)將於當地時間6月21日在美國首府華盛頓特區舉行。美國國務卿蒂勒森(Rex Tillerson)和國防部長馬蒂斯(Jim Mattis)將在國務院接待中國國務委員楊潔篪和中共中央軍委聯合參謀部參謀長房峰輝,展開一整天的工作對談。

這是美國總統特朗普上任以來,華府首度接待兩位高級別中國外交與國防官員。

"中美外交安全對話" 是什麼?

美國國務院負責東亞事務的代理助理國務卿董雲裳(Susan Thornton)介紹,美國總統特朗普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4月首次在美國佛州會面後,雙方宣佈建立"外交安全對話" 、"全面經濟對話" 、"執法及網絡安全對話"、"社會和人文對話"等四個高級別對話機制,希望延續首次"特習會"的積極勢頭,加深中美兩國溝通。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今年4月,特朗普和習近平及雙方官員在佛羅里達度假地海湖莊園(馬阿拉歌莊園,Mar-a-Lago)進行了面對面會談。

"外交安全對話"首先在華府展開,其他三個對話小組則將在接下來幾個月進行。

奧巴馬時代曾從2009開始,進行過八輪的中美戰略與經濟對話(China-U.S. Strategic and Economic Dialogue,簡稱S&ED),每年輪流在北京或華盛頓舉行,"對話"通常為期三天。

董雲裳說,中美戰略與經濟對話的範圍較廣、涉及更多部門、更多會議,但逐漸被過多的儀式阻礙對話的深度,因次特朗普政府改以外交安全對話模式,希望"提高對話質量"、縮小每次對話試圖解決問題的數量、並獲得中國關鍵決策者的參與。

"中美外交安全對話" 談什麼?

美國國務院在外交安全對話開始前兩天的記者會反覆強調,此次與中方對話的"最高要務"是"朝鮮問題"。

董雲裳說,此次對話希望與中方確認在針對朝鮮核導彈威脅的共同合作方式、全面落實各項聯合國安理會的對朝制裁、並且敦促中國發揮其作為朝鮮最大的貿易伙伴的杠桿作用,與世界一起對平壤施壓,促使朝鮮放棄發展彈道導彈與核子項目,返回談判桌。

董雲裳表示,不會期望兩國能透過一次對話解決所有分歧,但希望為美國人民達到一些建設成果。"如果我們沒有感受到(中國在朝鮮問題合作的意願),會讓人不禁懷疑中國是否希望與美國發展建設性及積極的關係"

除了朝鮮議題,中美雙方還會針對南海、海洋問題、合作打擊極端組織「伊斯蘭國」(ISIS)、強化兩國軍事互信等進行交流。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每次中美對話都有設定好的議程與官方希望聚焦的重點,但往往因為各種時事熱點議題搶了版面。

在美國國防部主管亞太安全事務的助理國防部長辦公室擔任資深顧問的海戴維20日也強調,亞太地區最迫切且危險的威脅是朝鮮,美國防部長也認為在朝鮮半島無核化議題上,中美有共同利益,希望透過此次對話縮小兩國在國防議題上分歧,強化中美軍事穩定關係。

對話的各種可能"意外"焦點?

儘管每次中美對話都有設定好的議程與官方希望聚焦的重點,但往往因為各種時事熱點議題搶了版面。

在外交安全對話開始的前兩天晚上,在朝鮮旅遊時被捕、剛回到俄亥俄州不到一周的22歲美國大學生奧托·瓦姆比爾(Otto Warmbier)死亡,讓外界更加擔憂另外3名仍被朝鮮拘留的美國公民安危。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2016年3月,瓦姆比爾被判因顛覆國家罪入獄15年。去年年初,他在朝鮮中央電視台播出的一場新聞發佈會上聲淚俱下地承認自己試圖偷竊酒店內的一幅宣傳標語。

多次被問及這些困在朝鮮的美國人質問題是否會納入中美對話內容?如何期待中國在其中發揮作用?美國國務院似乎不希望外界將此視為與中國的"交易"鏈接。董雲裳僅語帶保留說,她不該臆測中國的干預是否讓結果有所不同,朝鮮人質事件也不是外交安全對話的關鍵問題。

此外,在巴拿馬與中華民國斷交、與中國建交之後,兩岸的緊張情勢及台灣問題也預料成為中美對話主題之一。

董雲裳說,就像每一次和中國代表團討論一樣,她預期,中方將提出有關台灣的主題,美方將清楚表達"反對任何一方改變現狀",強調美方期望見到兩岸雙方能繼續溝通對話,以避免任何升高緊張的舉動,且美國仍信守"一中政策"及在"台灣關係法"下履行對台承諾。

"特朗普時代"的中美對話

儘管美國國務院及國防部官員試圖讓中美對話保有"美國外交"風格,但各種細節仍能反映出"特朗普時代"的新風格。

首先,奧巴馬時代的中美戰略與經濟對話,總在幾周前就開放報名、有詳細的媒體登記訊息、會議流程、記者會訊息等;但此次中美外交安全對話直到會議開始的前一天,都尚未有會議細節或採訪訊息公布,也未開放記者證申請,董雲裳僅表示會在會後提供成果清單。

其次,特朗普上任至今近5個月,各部會仍有許多高階官員未找到合適人選,造成美方代表有多位都仍是"代理"身分。

最後,是特朗普的推特— 他經常在推特上發表與國務院、國防部聲明相衝突的言論。比如4月11日發佈推文稱,"我向中國國家主席解釋,如果他們能解決朝鮮問題,他們與美國的貿易會好得多!"

這讓國務院不得不跳出來解釋,中美貿易問題與朝鮮問題沒有直接關係。

就在6月20日傍晚,國務院剛發佈完記者會,肯定中國在對朝鮮問題上做的努力,期望明日外交安全對話進一步的對話;特朗普又發推,"我十分感謝習主席和中國在對朝制裁方面給予的幫助,但並不奏效。但至少,我知道中國嘗試過了。"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