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鄭月娥:「我不是北京手中的木偶」

Hong Kong leader-elect Carrie Lam attends a news conference in Beijing, China, 11 April 2017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林鄭月娥表示,「一國兩制」模式和以前一樣堅定。

林鄭月娥(Carrie Lam)認為天堂會有自己的位置。

「因為我一直做好事,」她說。

說這句話的時候她表情嚴肅。

事實上,在香港候任特首辦公室進行的這場採訪中,這位60歲的職業公務員一直很嚴肅。她只是偶爾露出一點點緊張的笑容,把目光轉向一扇門,並且抱怨我們的問題不公平。

然而,林鄭月娥至少能夠直接面對我們的提問。這場採訪甚至是在她還未正式就任香港特首之前進行的。她的"前任"梁振英(CY Leung)當政5年期間從來沒有接受過BBC的採訪。

林鄭月娥女士是一位天主教徒。或許是一種責任感驅使她尋求擔任香港的最高公職。這當然不是取決於她受大眾歡迎的程度,在競選時她的公眾民調支持率持續低於對手,有意見指責她脫離民眾。

林鄭月娥最終在一個由親北京勢力和商界人士控制的選舉委員會中得到777票,成功當選第五屆香港特首。我問她,在只得到0.1%的公眾投票支持的情況下,她怎麼能獲得授權領導香港?

「我認為這不是一個數字問題。關鍵在於合法性,」她回答說。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體材料
新晉香港特首林鄭月娥代表誰的聲音?

「你們都知道,選舉委員會代表著更多的選民,代表了香港社會各界人士。」

但選舉委員會這個機構本身就是香港的痛處。2014年,香港爆發了大規模民主抗議,示威者要求直接選舉領導人,而不是由一個代表性的委員會預先篩選候選人。

這場被稱作"雨傘運動"的抗議活動讓香港市中心在將近三個月的時間裏處於癱瘓。但這場運動並沒有打動北京。林鄭月娥和20年裏她的前任一樣,都面對著充當北京當局手中木偶的指責。

「我知道印象很重要,」她說,「但是,這種認為我只是一個木偶、靠親北京勢力贏得選舉的說法完全忽略了我在過去36年裏為香港人民做的事。」

然而,在這場半個小時的採訪完成後,我不得不得出結論——林鄭月娥一直在努力避免說任何讓北京感到不滿的話。

7月1日,她將在中國領導人習近平面前宣誓,並開始為兩位主人服務:香港人民和北京當局。

有人說這兩位主人很難達成和解。但曾經作為現任特首梁振英副手的林鄭月娥至少有過相關的工作經歷。通過這次採訪,我認為她的技巧之一是迴避。

比如,在談到「港獨」話題時,林鄭月娥稱這種呼聲不能得到"自由言論"法則的保護。

「我們將遵守法治,」她說。

除此之外她沒有多說任何話。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2014年爆發的「雨傘運動」讓香港市中心在接近三個月時間裏陷於癱瘓。

這也難怪,「港獨」確實是一個受到爭議的問題。在"雨傘運動"失敗之後,一些年輕的香港「本土派」宣稱,如果中國政府不允許香港實行民主,唯一的出路就是爭取更多的自治權、自決權甚至獨立。

北京無法容忍這種觀點。

如果這種事情發生在中國其它地方,導致的將會是長期監禁。儘管香港擁有自治和言論自由方面的保證,中國高層官員還是將討論港獨視為對國家安全的威脅。

林鄭月娥拒絶介入這場紛爭,只是回應說,「我認為香港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必須以整體眼光來看待'一國兩制'。沒有'一國'這個大背景,'兩制'有何效力呢?」

對於另一個敏感話題——2015年一些香港書商遭到大陸警方所謂「綁架」一事,她同樣保持謹慎。對於公眾的擔心,林鄭月娥說,自己的工作是在香港和北京之間充當橋樑。

「如果有人擔心北京對香港本應享有自治權的事務進行不適當的干涉,香港特首將不得不對這些焦慮作出反應,並代表人民發聲。」

英國政府稱銅鑼灣書商事件「嚴重違背」香港回歸的有關約定。然而,林鄭月娥拒絶對這個問題進行回應。

另一個問題是,是否有足夠證據證明這是一種干涉行為,證明大陸當局在香港施行大陸法律?

林鄭月娥對這些關於威脅香港生活方式的描述感到了不耐煩。最後一任英國港督彭定康(Lord Pattern)曾說北京不停地收緊對香港咽喉的遏制。但候任特首告訴我,「一國兩制」現在「和以前一樣堅定」,而且法治「比97之前更好」。

回歸20年後,香港的司法仍以非常獨立的方式運行。

林鄭月娥僅僅承認了一方面不足。

「我是一個誠實直接的人,我承認近年來存在一種疏遠的感覺。一些人,尤其是年輕人,感覺沒有和政府以及國家建立適當的聯繫。在聯繫年輕人方面,我們需要做得更多。」

距離林鄭月娥女士正式就任香港新一屆特首只剩10天,和此相關的一些抗議活動也在籌劃之中。她或許會很快感受到這種疏遠的程度和規模。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