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曉波肝癌晚期獲保外就醫帶出人權疑問

劉曉波 圖片版權 EPA
Image caption 劉曉波已經連續被監禁九年

周二(6月27日)圍繞中國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的政治口水戰又開始了。

美國敦促中國,給予病重的劉曉波人身自由。中國外交部發言人陸慷則強硬回應,任何國家都無權「就中國內政指手畫腳」。

在被問到中國當局是否允許劉曉波前往美國接受治療時,陸慷回應說,「中國是法治國家,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任何其它國家,「應尊重中國司法獨立和司法主權」,不得利用任何所謂的個案干涉中國內政。

陸慷還強調,中國政府對中國公民的出入境一向依法管理。

而對於已經確診肝癌晚期的劉曉波本人情況,外界所知甚少。

周一晚間,一段發佈在社交網站上的視頻顯示,劉曉波妻子劉霞稱,劉曉波「不能做手術、不能做電療及化療」。視頻中可以見到,劉霞在哭泣。

有網友公布的一張網站截圖顯示:遼寧省監獄管理局刊發的一則消息透露,中國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已經委派八名知名腫瘤專家組織救治小組為劉曉波制定了治療方案,「劉曉波正在按醫療方案接受治療。」

圖片版權 Weibo
Image caption 有網友找到遼寧省監獄管理局網站上發出的這則通知。

如果遼寧監獄管理局網站的這則消息屬實,這算是中國官方對劉曉波病情僅有的一次確認。

監獄

劉曉波是一名詩人以及人權倡導者,被中國視為異見分子。

他在2008年組織發表呼籲結束中國一黨專政的《零八憲章》,在2009年被中國當局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處11年監禁。他入獄一年後,被評為諾貝爾和平獎得主,但至今未能領獎。

本周一,他被確診患有晚期肝癌,獲准保外就醫,從監獄被轉送至遼寧瀋陽一家醫院。這一消息引發多方反響,其中有很多是同樣被北京視為異見者的組織和人士。他們呼籲中國當局釋放劉曉波,並准許他出國就醫。

美國駐北京大使館一名發言人亦呼籲,停止對劉曉波妻子劉霞的軟禁——她自2010年以來一直被當局監視居住。

人權

對於像劉曉波這樣一位國際知名的人權異見人士的消息,中國官方媒體一直以來避而不提。多年以來,被封鎖了消息的中國民眾對他所知甚少,儘管國際間不斷有人呼籲中國當局無條件釋放他。

按照正常的邏輯,劉曉波這樣一介書生在監獄服刑即便沒有任何優待,至少也應該享有其他囚犯應有的人道待遇。

中國在2016年9月公布的《中國司法領域人權保障的新進展》白皮書中宣稱,監獄、看守所「為在押人員建立醫療檔案,配備駐監獄、看守所醫生並每日在監室巡診,對需要出監獄、看守所就醫的在押人員及時送當地醫院治療。」

另外「監獄對患病服刑人員及時診治,依法保障服刑人員的生命權、健康權。」

中國當局這樣的宣稱與劉曉波病重至癌症晚期才獲准保外就醫形成的反差太大。

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簡稱「支聯會」)在得悉劉曉波的病情後發表聲明說:2010 年,劉曉波獲得諾⾙爾和平獎時,監獄傳出他患上B 型肝炎。七 年後的5 ⽉23 ⽇,外界竟才得知劉曉波已確診肝癌末期。

「換句話說,獄⽅在這七年間要不沒有為劉曉波進⾏任何治療或定期檢查,要不就是有意隱瞞病情,以致劉曉波錯過醫治的最佳時機。」

香港支聯會的聲明強烈抗議「中共草菅⼈命,並要求徹查劉曉波病因,追究故意拖延治療的責任。」

很難想像中國當局會滿足支聯會的這一要求。

在奧斯陸的挪威諾貝爾委員會對劉曉波獲得保外就醫周一也曾發表聲明:"對劉曉波出獄感到高興,但同時極其遺憾的是他病重至此中國當局才同意他離開監獄。"


為改變而鬥爭-BBC駐北京記者麥笛文(Stephen McDonell)

中國的大多數人從未聽說過劉曉波,因為這裏關於他的討論都被審查。他被釋放的消息過了一個月才公布,你就知道此事的敏感程度。

目前也顯示,他被轉送到醫院,不等於他的朋友和家人能夠去探望。

在1989年天安門廣場及其周圍的殘酷鎮壓過後,劉曉波被開車送到澳大利亞大使館門前,而一名澳大利亞外交官說,他必須選擇,是走還是留。

他決定不走,他相信自己從內部嘗試爭取改變可能會更有效。想要帶來一個非常不一樣的中國,這個願望令他付出了沉重的代價。


各方聲援

非政府組織人權觀察(Human Rights Watch)在周二發表聲明,敦促中國政府應立即無條件釋放劉曉波以及他的妻子,准予他們自行選擇如何獲得治療。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簡稱"支聯會")周二在香港中聯辦附近示威,抗議中共對待劉曉波的方式。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抗議者在香港中聯辦門前示威,呼籲中國當局立即無條件釋放劉曉波。

總部設在紐約的」人權觀察」中國部主任索菲·理查森(Sophie Richardson)在聲明中表示,中國政府錯誤監禁劉曉波,而且只在他病重才釋放他,罪責已經「進一步加深」。

劉曉波曾參與1989年的政治運動,並在天安門事件發生前呼籲學生離開廣場,避免與軍隊衝突,被認為是挽救了一些人的性命。

「八九民運」的另一個積極參與者王丹聯同另外14人於周一聯署發表聲明,要求中國政府以「基本的人道主義精神」,讓劉曉波到海外就醫。

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簡稱「支聯會」)周二在香港中聯辦附近示威,抗議中共對待劉曉波的方式。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中國當局只允許劉霞對丈夫劉曉波進行短暫的間歇性探訪(圖為劉霞與律師莫少平乘車離開法院的資料照片)。

空椅子

諾貝爾獎委員會曾形容劉曉波是中國人權鬥爭當中「最傑出的象徵」。

他從未親身前往或由別人代領獎項,而頒獎當日,他的獎狀被放在了一張空的椅子上。

中國政府對於被中國當局列為罪犯的劉曉波獲獎甚為憤怒,這一度令中國與挪威的外交關係進入冰凍期。至2016年12月,兩國關係才重新進入正常化狀態。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