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華症?澳大利亞中國問題專家發生爭執

bob carr 圖片版權 xinhua
Image caption 鮑勃·卡爾(右)曾經擔任澳大利亞外交部長,2014年成為悉尼技術大學的澳大利亞-中國關係研究所(ACRI)的所長

澳大利亞前外交部長,一所大學智庫負責人寫信給大學副校長投訴一名以批評北京著稱的學者對他機構的批評。該智庫成立得益於一名中國富商的捐贈。

鮑勃·卡爾曾經擔任澳大利亞外交部長,2014年成為悉尼技術大學的澳大利亞-中國關係研究所(ACRI)的所長。本月鮑勃·卡爾寫信給該大學另外一名研究人員,著名的反共批評人士馮崇義,批評馮崇義的一個公開聲明。馮崇義在聲明中說他受到該機構的排斥。

在信中鮑勃·卡爾告訴馮崇義他已經致信大學副校長,讓他關注馮崇義的言論,並指出澳大利亞-中國關係研究所並沒有馮崇義努力參與的記錄。

澳洲廣播電台和費爾法克斯媒體本月報道了由中國富豪捐贈180萬澳元成立的澳大利亞-中國關係研究所成為澳洲安全情報組織調查的對象後,澳-中關係研究所就受到關注。

澳洲安全情報組織調查澳-中關係研究所是因為他們懷疑中國利用政治捐款試圖在澳大利亞施加影響。

捐贈人是華裔商人、億萬富翁、房地產開發商黃向墨,他本人沒有對此作出任何評論。黃向墨之前曾經否認自己有任何過錯。澳洲安全情報組織說他們不對個人或行動具體細節作任何評論。

澳洲廣播公司/費爾法克斯媒體的報道受到到中國駐澳大利亞大使強烈的批評,因為該報道引發對北京的擔憂,許多人擔心北京則敏感政策問題上以及對付批評方面影響公眾輿論的能力不斷增強。

澳-中關係研究所在給路透社作出的聲明中說,黃向墨並不參與該機構預算的策略方向,研究或其它項目。"研究所遵守悉尼技術大學關於學術完整,獨立和透明的有關政策和程序。"

澳-中關係研究所說,鮑勃·卡爾已經致信該大學副校長,更正有關記錄,即馮崇義說他試圖同該研究所打交道。

"馮崇義從來沒有同澳-中關係研究所接觸過,他也沒有提交以任何身份參與合作研究或活動的任何建議。"

馮崇義在該大學教授通訊方面的課程,他說在2014年澳-中關係研究所成立時他申請了裏面的一個職務。

反共批評者

但是路透社得到的一份電郵顯示,澳-中關係研究所在同悉尼技術大學協商後,拒絶了馮崇義申請學術主任職務的申請。

馮崇義對鮑勃·卡爾的信件作出回應,他說他提交了申請,並在2014年7月見到鮑勃·卡爾時表達了"有興趣同澳-中關係研究所在我的專業領域合作工作"

圖片版權 ABC
Image caption 北京強調擁有澳洲永居權的馮崇義身為中國公民,有責任配合調查。

"我不知道他們(校方)會做什麼,"馮崇義在他在悉尼技術大學一間很小的辦公室對路透社記者說。"我不希望有任何的處分行動。我處於弱勢。我不在自己的專業研究領域,所以我人微言輕。我所處的地位很不利。"

悉尼技術大學一名發言人說,該大學不會對"內部事務作評論,只能重申我們支持允許不同意見的學術活動,這是我們堅定地支持學術上言論自由努力的一部分。"

維省斯威本科技大學的中國問題專家菲茨傑拉德說,鮑勃·卡爾對馮崇義的信件說明了澳大利亞大學受到越來越多的壓力,他們希望避免那種認為他們的研究受到中國資金的影響的看法。

他說,對大學來說,名譽至關重要。

馮崇義在他之前擔任悉尼技術大學的中國研究負責人,以及後來擔任大學中國研究中心副主任時發表了十多篇文章批評中共的人權記錄。

今年早些時候馮崇義在中國做調研時受到了當局的盤問,並被阻止離境,他被延誤了一周。中國官員說那是為了"保護國家安全"。

在那個時候鮑勃·卡爾也在中國。鮑勃·卡爾說他還替馮崇義陳請。不過馮崇義告訴路透社記者說,他認為他獲釋是由於媒體報道形成了國際社會的壓力。

「中國恐懼症

6月中旬,澳洲媒體費爾法克斯和時事節目"四角"發表調查報導說,澳洲情報部門官員認為,中國是對澳洲政治和外交事務進行滲透最多的國家。中國試圖干預澳大利亞政治,以及中國擴大了對美國盟國影響的話題受到西方媒體關注。

美國前情報官員,澳洲國立大學國家安全學院做訪問教授的克拉珀接受澳洲廣播公司採訪時把中共在澳洲的做法同俄羅斯試圖干預美國政治相提並論,並說美國和澳洲的政治制度基礎可能面臨威脅。

澳洲昆士蘭大學政治系教授邱垂亮說,中共不認同澳洲的自由民主國家制度,還想取代美國在亞洲的影響力,因此用各種力量來影響澳洲的政界、商界、學術界等各個階層。

不過倫敦國王大學的亞太專家凱利·布朗教授則認為澳洲對於中國擔憂看法背後的原因很複雜。他說,多年來一直有中國在澳洲政界和學界施加影響的傳聞,特別是自2010年後中國成了澳洲最大的貿易伙伴後,更助長這種看法。

布朗教授說,澳洲是個白人為主,由歐洲人在亞太地區建立的民族國家,因此澳洲本土一直存在某種對外的恐懼。但也不排除澳洲對中國的擔憂背後有新的特別的情況。

他認為,雖然不能說最近關於中國在澳洲影響的報道是捕風捉影,但在更廣的範圍看,澳洲對於自己的國家認同及其作用感到不安卻是眾所周知的事實,即澳洲的政治價值和政治制度和周邊地區截然不同,而周邊地區和國家最近又成為澳洲投資,貿易,移民和留學生的來源。

布朗還指出特朗普上台為美國政治帶來了分裂,而美國又是澳洲最大的安全伙伴。美國更國際化的自由派和本土化的保守派的分裂,也令澳洲感到了更多的不確定。而對澳洲來說,在距離上更近的中國加劇了澳洲的地理上的孤立感和脆弱感。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