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察:中國圍繞劉曉波病危發起宣傳戰

香港郵政總局外,抗議人士凖備投遞明信片,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香港郵政總局外,抗議人士凖備投遞明信片,寄給在瀋陽中國醫科大學附屬醫院住院的劉曉波。

他是中國的頭號異見人士,不過這裏的媒體稱他是罪犯,儘管在海外他被稱為中國的民主英雄。罪犯也好,英雄也罷,現在的問題是:劉曉波日益衰竭的身體成為一場鬥爭的關鍵——他病入膏肓,由此傳遞出的信息卻要好好掌控。

中國這位生命垂危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成為一場信息戰的中心。

中國官方媒體說劉曉波的癌症"不應該被政治化"的同時,又發表被洩露出來的監控錄像,內容包括他在獄中和現在在醫院的情況。

國際人權組織說,他們很不理解他在生命的最後階段仍然處於看守之中,德國政府則表示,主導劉曉波治療的不是醫生而是中國的安全部門。

這一切顯得很糟糕,而事實是中國政府對此心知肚明。

諾貝爾和平獎得主死在獄中,這樣的事情只在納粹德國時期發生過。如今,卻再次重演。

病牀秀

圖片版權 The First Hospital of China Medical University
Image caption 中國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網站刊登的劉曉波會診照片

劉曉波在被確診患有晚期肝癌後,中國官員將他從監獄轉到醫院,他最後的日子雖然獲得更好的治療,卻仍然被當局監視看守。

沒有人懷疑幫助治療劉曉波的中國醫生們的醫德和醫術。

但是德國政府說,在瀋陽中國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劉曉波病牀邊的那場秀不是他們所為,而是中國國家安全部門包辦的。

那的確是一場秀。

根據德國大使館發表的聲明,德國一名醫生參加會診時,儘管事先德國方面就書面要求不要錄像,但這次會診還是被錄音錄像監視了。

接著,這些材料中經過挑選的部分內容被透露給中國媒體,是要傳遞出這樣一個信息:劉曉波的治療是很人性化的。

11年監禁

劉曉波是在2008年北京奧運會後不久被當局關押的。

他和其他人聯合起草了要求推進民主的《零八憲章》後,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被判處11年監禁。

在中國最危險的事情之一,莫過於用任何形式提倡推翻中共一黨專政。

2010年,劉曉波在服刑期間贏得了諾貝爾和平獎。由於他的缺席,主辦方把獎頒給台上的一張空椅子。

近期,劉曉波的健康惡化。自他被確診肝癌後,西方政府和人權組織都呼籲中國政府准許他去海外爭取更好的治療。

中國官員回應稱,劉曉波身體情況太差受不了長途旅行,但兩名外國醫生在去醫院看過劉曉波後提出了與中國方面不一樣的看法。

作為妥協,中國允許兩名國際專家去瀋陽探視劉曉波。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劉曉波因肝癌晚期被轉入這家醫院,但值班護士卻在系統中找不到他的名字。

海外援手

這兩名外國專家:來自美國德克薩斯大學MD安德森癌症中心的約瑟夫·赫爾曼醫生和德國海德堡大學醫學院外科系主任布赫萊爾(Markus W Buchler)教授在初步的探視後發表了聲明:

「劉曉波和他的家人已經要求在德國或美國完成他餘下的醫治。」

「雖然轉運任何病人總有一定程度的風險,但是兩位醫生都認為,只要有妥善的醫療護理和支持,劉曉波是可以被安全轉運的。」

「但是,轉院必須盡快進行。海德堡大學和安德森中心都同意收治劉曉波。」

中國政府至今還沒有同意這一轉院治療要求。

不過,中國政府公布了一段視頻,其中劉曉波似乎在鏡頭前說,中國醫生對他很好,他的某些症狀在被監禁之前就已經出現了。

監控錄像中有外國醫生露面的片斷也是要達到這一目的。

標凖程序

在這些監控錄像中,劉曉波躺在牀上,旁邊站著一些醫務人員。

可以看到布赫萊爾醫生向站在牀頭背對鏡頭的劉曉波妻子劉霞說話。

布赫萊爾醫生用英語說:「中國醫生要我們來一起會診,這非常非常好。他們全力治療你的丈夫。他們希望我們幫忙,我覺得這是很好的姿態。」

劉霞沒有回答,但肯定很難過,因為美國專家赫爾曼醫生伸出手安慰她說道:「你沒事吧?」

圖片版權 中國外交部網站
Image caption 在中國外交部的例行記者會上,涉及劉曉波的問題都被刪除。

中國政府在被問及劉曉波這位最有影響力的異議人士是否能出國求醫時,回答總說這是中國的內部事務,其他國家不要多管閒事。

周一(7月10日)在中國外交部的例行記者會上,向發言人提出的17個問題中共有8個是關於劉曉波。但是在中國外交部網站上刊登的記者會官方文字記錄,所有有關劉曉波的問題都被刪除。

這是在涉及敏感問題時,北京當局的標凖做法。喜歡聽的話就大肆宣傳(外國醫生讚揚中國同行),與官方唱反調的內容就被刪除(外國醫生說劉曉波可以去海外求醫或者德國政府說醫生並沒有主導劉曉波的治療)。

鮮為人知

為了檢測劉曉波的知名度,我這些天一直在問普通的中國人知不知道劉曉波。

人們在回答我的問題時,總是表情茫然——呃,他是誰?

人們甚至都不知道中國已經有了一位諾貝爾和平獎得主。

西方記者去到瀋陽的醫院問值班護士劉曉波在哪個病房,他們不僅不能在系統中找到他的名字,而且好像從來沒聽說過這個人。他們還問:對不起,你再說一次他的名字。為什麼有這麼多人問這個人啊?他是誰呀?

對中國政府來說,這顯示工作完成得太好了。

對中國在海外的聲譽來說,這一次總會過去的,就像以往令人不快的其他問題一樣。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