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察:《南華早報》撤稿道歉風波為何引關注?

《南華早報》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香港媒體《南華早報》英文版近日在網站刊文致歉,稱在網站和報紙發表的文章「半島控股公司的新加坡投資人和習近平心腹有怎樣的聯繫」(How's the Singaporean investor in The Peninsula's holding company linked to Xi Jinping's right-hand man?)不符合出版標凖,文中包含了「多個未經核實的暗示」。

聲明稱,就此「令人遺憾的錯誤」向讀者致歉。

長期以來,《南華早報》被廣泛認為是嚴肅和有權威性的媒體機構,撤稿並道歉事件極為罕見。

由於中共十九大即將召開,中南海高層人事布局緊鑼密鼓、權力爭奪暗戰不停,撤稿舉動在國際媒體間引發多方揣測和質疑的軒然大波。

《南華早報》的文章說了什麼?

被撤稿文章稱一名新加坡籍的商人蔡華波(Chua Hwa Por)在香港有多項投資,近日多次增持半島酒店母公司香港上海大酒店集團的股份。文章暗示這位商人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親信栗戰書的女兒關係密切。

香港媒體《壹周刊》報道,蔡華波六月底開始增持半島酒店母公司香港上海大酒店集團的股份,其遞交給香港政府的文件登記住址與一名叫栗潛心(Li Qianxin)的女士的住址相同。

哪些信息可核實?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新加坡籍商人蔡華波近期頻頻購入半島酒店母公司的股份

BBC中文記者查證香港政府公司註冊處的資料顯示,新加坡護照持有者Chua Hwa Por與栗潛心(Li Qianxin)同為一家名為「Chua & Li Membership Company Limited」(「蔡和栗會員公司」)公司的董事。

該公司週年申報表上的信息顯示,截止2017年4月8日,Chua Hwa Por和栗潛心的持股比例為五五開。

二者登記的住址同為香港赤柱灘道一處豪宅。

香港政府土地註冊處的資料顯示,此處住宅的業主姓名為「世喜控股有限公司」(Century Joy Holdings)。該公司於2013年購入大宅,成交價為約1.17億港幣。香港政府資料顯示,栗潛心為該公司的股東董事(director)。

港交所數據顯示,蔡華波(Chua Hwa Por)從6月29日開始增持半島酒店的母公司──香港上海大酒店有限公司──的股份,12天內錄得六次交易。

蔡華波(Chua Hwa Por)的股權從5.65%,7月10日上升至11.79%。

「多個未經核實的暗示」有哪些?

圖片版權 China News Service
Image caption 栗戰書曾在電視節目透露,自己曾為女兒寫了一首詩

首先,目前無直接證據證實香港蔡和栗會員公司董事栗潛心為中共辦公廳主任栗戰書的女兒。《南華早報》的文章稱「字面上看,栗潛心的名字和栗戰書女兒的名字相同。」

栗戰書確實有一女。他在2008年在央視節目《小崔會客》時透露,自己女兒叫「多習」。

親北京報紙《星島日報》加拿大版於2012年報道由海歸派組成的香港團體「華菁會」時,形容成員栗潛心是「貴州省委書記栗戰書女兒」。

另外,親北京的《東方日報》於2011年報道一個貴州招商推介會時提及栗潛心,並形容她為「貴州省委書記栗戰書千金」。

中國人民網中央領導機構資料庫信息顯示,栗戰書於2010年至2012年為貴州省委書記和省人大常委會主任。

新華社的人物庫和人民網中央領導機構資料庫中雖有栗戰書的資料,但對其子女信息,一字未提。

中國同名同姓的人不在少數。《南華早報》的文章並未拿出直接證據證明這間香港公司的董事就是栗戰書的女兒。

蔡華波和栗潛心的關係?

太和控股有限公司的官方聲明顯示,蔡華波(Chua Hwa Por)原為董事,並於7月11日辭任主席和董事職位。

BBC中文記者查證的公開資料顯示,他們合開公司,共為董事;登記的住址相同。

但蔡華波收購香港上海大酒店集團一事,無證據顯示與栗潛心有任何關係。

《南華早報》撤稿為何引起軒然大波?

圖片版權 EPA
Image caption 馬雲去年收購《南華早報》,指要讓全世界更了解中國

中國電商巨頭阿里巴巴創始人馬雲去年收購香港百年報紙《南華早報》後,曾引發外界對該報是否能繼續保持編輯獨立性的質疑。

BBC中文記者多次嘗試聯繫《南華早報》撰寫該文的專欄作者任美貞(Shirley Yam)採訪,但截至發稿前,仍未同意採訪。

《南華早報》回應BBC中文指,這是「純粹基於編輯標凖」做出的決定,評論文章裏面的「暗示」不該出版,而且《南華早報》的「報道受到越來越多的本地和國際的監察」。

《南華早報》說,該報「高度珍視任美貞有深刻見解的評論文章。她將繼續為我們撰寫專欄」。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十九大在即,是中國政治的敏感時刻

《南華早報》發言人指,報章不會怯於報道具爭議性的話題,例子有劉曉波逝世的消息及中國打擊網絡自由等等。

在中國的政治背景下,這篇評論文章涉及關於中共高官子女的猜測,其發表和撤稿的時機微妙,引發不少波動。

中共十九大將於今年秋天拉開帷幕。法新社稱,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已開始布局十九大的權力分配。

在這個敏感時刻,對中共高層來說,無論如何,這篇文章看來都是徒添煩惱。

中資控制香港媒體為何堪憂?

香港記者協會(記協)7月2日發表《言論自由年報》指出,香港約有35%主流傳媒由中國政府控制或由中資企業入股,情況堪憂。

年報還說,中國內地傳媒的一些不專業的做法──例如利用平台讓異見人士「自證其罪」──亦開始見於香港傳媒。

題為《自治收緊,一國圍城》的年報指出,香港26間主流傳媒中,已有8間機構由中國政府控制,或由中資企業入股。

圖片版權 BBC Chinese
Image caption 《南華早報》曾刊登維權律師助理趙威的認罪訪問

負責撰寫報告的港記協前主席麥燕庭說:「中資購買了香港傳媒機構,或者所謂『江山一片紅』之後能夠維持獨立專業聲音越來越困難,自我審查當然亦越來越上升。」

另外,約有85%的主流媒體老闆或新聞部主管獲委任為建製成員,或曾經受勳。記協指出,這樣很有可能會影響傳媒報道的方針及取向。

記協亦指出,有香港傳媒曾涉及令維權人士「自證其罪」,例子有《南華早報》曾刊登維權律師助理趙威的認罪訪問、及香港《東方日報》旗下的東網刊登維權律師王宇的認罪視頻。

BBC中文記者蔡曉穎對此文亦有貢獻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