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凍卵旅遊」興起 為何單身女性前往海外凍卵?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體材料
中國單身女性為何選擇到海外凍卵?

中國政府禁止單身女性凍卵,一些有條件的女性選擇前往海外進行手術,冷凍及保存卵子,延長自己的生育年齡。追求自由生活、發展事業、找不到合適伴侶等等,都是中國女性決定進行凍卵手術的原因。

單身人群在世界各地上升當中──中國亦不是例外。中國女性單身的原因非常多樣。有些女性自己作出這樣的選擇,也有女性因為際遇而保持單身。

越來越多中國女性認為,凍卵是「世上唯一的後悔藥」,讓她們延遲生育計劃、事業家庭兼得。也有一些女性認為,生理時鐘時針不停滴答,完成凍卵令她們安心。最起碼,她們為自己做了一點事情、保留一點希望。

不過,中國政府並不容許單身女性於國內凍卵。對於有條件的女性來說,前往外地是最可行的辦法。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中國經濟發展令中國女性享受多彩多姿的生活。

家住北京、在外企擔任推廣經理的ZZ今年40歲,她在今年一月於美國洛杉磯完成凍卵。

「我一直對於要不要小孩子不是特別確認,我不是那一種篤定說我一定要當一個母親這樣子,只不過我覺得,我要給自己的人生多一個選擇。」

ZZ說,以她的收入來說,赴美凍卵的費用不算高。所以,費用不是一個問題。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中國經濟急速發展,改變現代女性的生活面貌。

自中國改革開放以來,中國經濟以驚人速度發展。在中國城市,現代女性的生活面貌已完全不一樣──她們能在事業上拼勁、累積財富、發展自己的志趣。

ZZ說:「我對現在這種自己可以掌握一切,比較獨立的生活狀況比較滿意。」

除了事業以外,ZZ說她愛好藝術,喜歡畫畫及看電影,這些興趣都在她的生活中佔據重要的位置。

對於ZZ這類型女性來說,凍卵作用就如保險一樣。她們不一定會使用儲存的卵子、當母親也不是生命中的必然選擇。不過,假如她們日後下定決心生育的話,冷凍了的卵子為她們保留做母親的機會。

打拼事業

對於事業心強的女性,凍卵讓她們有更多時間打拼,事業階梯再上一層樓。

「就算(現在)有男朋友,我30歲之前也不會去結婚的。」

Jia今年26歲,目前沒有男朋友。不過,她說未來兩三年內還沒有找到合適對象的話,她會去海外凍卵。

「事業佔我生活很大一部份……一定要有一定的收入。」 Jia計劃近期到美國修讀博士課程,學業有成後希望在國外或國內覓得高校的教職。

難覓合適對象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對一些中國城市女性來說,找到合適對象並不是容易的事。

一些中國女性希望通過凍卵延長生育年齡。她們希望在未來遇到合適的人的時候,仍然能夠生兒育女、建立家庭。

根據《中國青年報》的報道,2004年大學本專科階段女生佔的比例為45.6%,十年後比例增長至52.1%。女性的收入亦在增長中。

今年40歲的張小姐形容自己是傳統女性,一直渴望與理想對象組織家庭。她兩年前第一次在台灣凍卵,之後又在其它地方再次凍卵。

對比父母輩來說,張小姐認為她們這一代的女性更難找到對象。「改革開放以後,整個社會貧富懸殊是非常大的。」

「我父母的那一代,大家收入跟社會地位其實差不多。他們也不需要買房子,因為單位會分的……在這個情況下,他們(擇偶)也不會太多考慮比如學歷等等。」

「他們的圈子也非常小……他們的眼光很窄……相對來說,這種環境當中的人是會比較單純。」

傳宗接代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一些老人擔心未婚子女,在相親角幫子女找對象。

中國文化強調傳宗接代,令不少中國女性增添多一層壓力。

31歲的滿滿在今年二月底到洛杉磯進行凍卵手術,她指這種傳統觀念對她還是有影響。

她說:「凍卵對爸媽也是一個表態,就是其實我會要孩子,只是現階段我覺得我還有想做的事情沒有完成,我沒有去做,所以才去凍。我凍完了卵子爸媽更放心了,想要孩子的時候,隨時都可以要。」


比較:台港凍卵相關法規

由於中國大陸禁止單身女性凍卵,不少有能力有條件的女性都會在海外進行手術。除了美國之外,台灣也是一個熱門地區。有生殖中心負責人認為,這為台灣的醫療產業提供商機。

台灣的《人工生殖法》在試管嬰兒、捐贈生殖細胞各方面有各種規定,但法律容許單身女性冷凍卵子。

送子鳥生殖中心暨愛生育銀行副院長王懷麟醫師指出,全台灣有約77家醫療機構現時提供凍卵服務,整個程序費用在台幣13萬至15萬之間。

王懷麟說:「大陸客人佔了五、六成左右。」送子鳥生殖中心的客人也有來自港澳地區、新加坡,甚至是歐洲的華人。

王懷麟估計,全台灣的醫療機構每年完成約600至700個凍卵週期──而且還大有上升的空間。以送子鳥生殖中心為例,2010年只完成十多個凍卵週期,但去年中心完成了150個週期。即是說,在短短六年間錄得十倍的成長。

不過,台灣《人工生殖法》規定只有夫妻才可以實施人工生殖(即試管嬰兒),單身女性不能在台灣購買或使用精子。

至於香港,已婚和單身女性都可以因非醫療的原因接受凍卵療程。

香港大學李嘉誠醫學院婦產科學系吳鴻裕教授指出,早前有一名私家醫生向人類生殖科技管理局查詢,單身女性在香港能否接受凍卵療程,而管理局確認這是法律容許的。


陳天天現時是劍橋大學的博士生,中國女性凍卵是她的研究範疇。她認為,血緣、傳宗接代的概念仍然根深蒂固。

「如果我們再去分析為甚麼要凍卵的話,對一個30、40歲的未婚女性,她其實有兩個選擇。第一個選擇是凍卵,另一個選擇是收養。」

「(選擇凍卵的女性)對於保存父親這一部分的基因,她們的意欲還是很強的……就是指她們未來的伴侶。」

領養的孩子或用捐精者精子人工受孕的孩子,可能會對與未來伴侶的關係產生影響。所以,單身女性就算想要孩子的話,凍卵對她們來說都是一個比較可以接受的選擇。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不少中國人認為傳宗接代非常重要。

需求有多大?

中國女性前往海外凍卵人數到底有多少,非常難以估計。不過在通訊軟體微信上,有關心單身女性生育權的群組,提供與凍卵等相關的人工生育技術的資訊。

不過,外地的生殖中心及中介機構已經窺探到中國對凍卵市場的龐大需求。

位於洛杉磯的美國加州生殖中心(Fertility & Surgical Associates of California)首席運營官郭雯雯指出,凍卵業務在增長中。

她說,近年來每年大約有25名中國女性到診所進行凍卵,而每年客戶增長約有10至15%。

雖然需求在上升,但由於價錢高昂的關係,有條件進行凍卵療程的人,還是只佔少數。

美國、台灣、柬埔寨等地都可以提供凍卵療程。不過由於醫療技術水平的關係,美國仍然是不少人的首選。在美國凍卵療程費用約在一萬多兩萬美元,機票及住宿另計。

男女不平等?

一直以來,中國大部分人並不知道凍卵技術的存在。不過自2015年開始,女明星徐靜蕾對傳媒說自己曾在美國凍卵,令凍卵變成熱門話題。

其後,央視報道指單身女性並不能在國內凍卵,輿論一片嘩然。

《人類輔助生殖技術規範》規定下,單身女性不能使用人類輔助生殖技術,所以單身女性不能在中國大陸凍卵。

圖片版權 China News Service
Image caption 中國有二十多家人類精子庫,但沒有一個卵子庫。

就算是已婚女性,她們如果想要冷凍及儲存卵子的話,都有不少限制。

根據新華社的報道,一般在兩種情況下,中國大陸醫院才會協助已婚女性凍卵:「第一種是不孕症女性在取卵當日由於各種原因,男方不能及時提供精子,或者當時沒有精子,同時拒絶供精做試管嬰兒的,只能先將全部卵子或者剩餘卵子冷凍保存起來;第二種是患有惡性腫瘤的女性。」

不過假如是單身男性想凍精的話,並不會面對這些限制。

《人類精子庫基本標凖和技術規範》規定,除了「醫療目的」,男性可以凍精以作「生殖保險」之用。另外,也沒有規定男性必須已婚。

計劃生育

上海社科院性別與發展研究中心副秘書長陳亞亞認為,禁止單身女性凍卵與計劃生育政策脫不了關係。

博士生陳天天補充:「單親家庭不符合社會主義和諧的家庭模式。一般覺得傳統家庭模式應該是一對夫妻生了一個孩子……現在當然是一對夫妻帶兩個孩子。」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中國未婚女性生育面對很多難題。

中國在2015年放棄了「一孩政策」,但計劃生育仍然存在──而婚姻就是生育的前提。

中國大部份地區都會對非婚生育處罰。理論上,父母其中一方需要繳交"社會撫養費",但大多數情況是母親付罰款。女權主義者蕭美麗認為,不允許單身女性凍卵,是要防止她們擁有自己的孩子。

「生的小孩一定要跟一個男人掛勾,就是一個父權制度特別明確的表現。」

身體自主

圖片版權 BBC Chinese
Image caption 有人認為,中國未來會對未婚女性開放凍卵的權利。

自中國推行計劃生育以來,女性身體受到國家的嚴格控制。

中國禁止未婚女性凍卵,也可以說是國家對女性身體的另一種控制。

不過,這些女性以前往海外凍卵的實際方式去解決這個問題。

ZZ說:「單身就不能夠去凍卵,其實我都覺得是很陳腐的想法。但是我可能沒有激進到說我要站出來反對這個事情。」

「我既然有別的選擇,我就繞一個圈子去做。但是我想這個(情況)遲早會改變的。」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