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界看韓春雨論文被撤:學術事件還是制度問題?

示意圖:實驗室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2016年5月,河北科技大學生物科學與工程學院副教授韓春雨的事業走上頂峰。他發現一個新的基因編輯技術,論文獲知名科學期刊《自然-生物技術》(Nature Biotechnology)刊登。有中國媒體更稱韓春雨的研究成果「有望摘取諾貝爾獎」,風頭一時無兩。

不過,韓春雨研究成果自公布後,種種質疑接踵而來。周三(8月2日),《自然-生物技術》宣佈韓春雨研究團隊撤回論文。

韓春雨團隊周四(8月3日)發表聲明:「韓春雨團隊同意按學校安排選擇一家第三方實驗室,在同行專家支持下開展實驗,驗證NgAgo-gDNA基因編輯的有效性,並將實驗結果公布,以回應社會關切。」

韓春雨事件發展一年多,到底是怎樣的一回事?

韓春雨論文如何破天荒

現時編輯基因(gene editing)的主要方法是一種稱為CRISPR/Cas9的技術。韓春雨團隊指,一種蛋白(Natronobacterium gregoryi argonaute protein,即NgAgo)可以用作編輯基因。即是說,NgAgo有取代CRISPR/Cas9的潛力。

澳大利亞大學約翰·克汀醫學研究中心基坦‧布爾希奧(Gaetan Burgio)接受BBC中文電郵訪問說:「簡言之,韓春雨的團隊報告找到一個比起CRISPR/Cas9更簡單的技術。NgAgo在DNA靶向(DNA targeting)面對更少限制,與CRISPR/Cas9效率一樣。」

「CRISPR/Cas9不能針對每一個基因體(genome),但NgAgo則不受此限。韓春雨論文的精彩之處是NgAgo可以以每一個核鹼基為目標(DNA base)。」

「假如韓春雨的研究成果是真的話,人人都會放棄使用CRISPR/Cas9而使用NgAgo。」

韓春雨的研究受到甚麼人的質疑?

韓春雨論文發表後,很快便引來質疑的聲音──包括從推特等的社交媒體、網上論壇、世界等地的學者等等。

根據《知識分子》報道,布爾希奧曾以小鼠為動物模型進行NgAgo測試,但他去年7月29日在博文中指,無法實現編輯基因組的效果。去年十月,他就「放棄了NgAgo這一技術」。

圖片版權 Science Photo Library
Image caption 韓春雨團隊稱可以利用NgAgo技術編輯人類基因

《自然》網站報道,西班牙國立生物技術中心路易斯·蒙特柳(LIuis Montoliu)亦在7月29日向同僚發郵件,要求他們放棄任何使用NgAgo技術的項目,指「避免浪費時間、金錢、動物及人」。這封電郵被洩,並在網絡流傳。

去年11月15日,20名科學家──其中17位是在中國工作的中國學者──向期刊《蛋白質與細胞》(Protein & Cell)聯署學術通訊,指經過多次測試研究,沒有任何一次研究「證實NgAgo有任何編輯基因的活動」。

韓春雨曾回應指,複製實驗成果需要「高超的實驗技巧」,而且NgAgo「對污染特別敏感」。

通訊更指,聯署名單上的一些科學家曾指派研究人員前往韓春雨的實驗室。不過,研究人員到場時並不獲准進行哺乳動物細胞進行基因編輯實驗。

去年11月28日,《自然-生物技術》發表「編輯部關注」(editorial expression of concern),向讀者提及實驗結果不能被複製的問題。編輯指出,有三組人員曾嘗試重覆韓春雨團隊的研究結果,但沒有一組能做到。

韓春雨研究出了甚麼問題?

圖片版權 Science Photo Library
Image caption 韓春雨研究指,NgAgo技術可以以每一個核鹼基為目標(DNA base)

韓春雨論文聲稱,NgAgo可以用作編輯基因,但實驗成果不能被複製。

布爾希奧說:「我相信NgAgo是令基因沉默(silence a gene),而不是能夠編輯基因。這個結論已由兩個獨立團隊示範了。」

布爾希奧認為,實驗不能被重覆可能是因為「在重點實驗中的無意錯誤被視為凖確」。

「只有河北科技大學才能確認錯誤的本質。」

中國傳媒報道,河北科技大學決定啟動對韓春雨該項研究成果的學術評議及相關程序。

韓春雨的研究是否學術造假?

蒙特柳對BBC中文說:「韓春雨的論文沒有被指控偽造數據,我不認為這是一宗明顯的不當研究行為。」

「不過,沒有其他地方能複製韓春雨團隊報告的實驗結果,所以必須解釋這個狀況……我希望韓春雨的團隊能提供解釋。」

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醫學院教授程臨釗是研究基因編輯的專家,他在去年也有聯署寫信到《蛋白質與細胞》期刊。

他對BBC中文說:「韓春雨所屬的大學及中國的相關政府機構應該繼續調查事件,及時(在半年至一年內)提供結論。」

至於為何韓春雨的研究結果不能被複製,程臨釗說:「我不知道亦不想多作揣測。」

「一些科學家為了名氣或金錢而偽造結果、在具影響力的期刊發表研究,在歷史上曾發生不少這樣的個案。」

「現時中國(對科學家的)獎賞制度並不健康。」

韓春雨事件對中國科學家會造成甚麼影響?

中國科學院動物研究所研究員王皓毅曾參與《蛋白質與細胞》的聯署信。他接受BBC中文採訪時說,無法揣測韓春雨的動機。

「只有當時去做數據的人才知道甚麼回事。」

王皓毅認為,韓春雨事件是一個「個體事件」,對中國學術不會有甚麼影響。

「當然不能說(撤稿)是一個正常的事。大多數文章不應該被撤稿,因為大多數文章是可重覆的,應該是真實的。但是我要說的是,撤稿不是一個很罕見的事情。在世界各地不同時期都會有這個現象產生,不光美國日本還是歐洲還是中國,都出現過一些撤稿的現象。」

「以我個人的觀點來說,我覺得這就是單純一個學術事件,應該以學術的標凖去探討。」

布爾希奧亦認為,這次事件不會破壞中國科學家的名聲。

「我的中國同僚一直站在前線,告知韓春雨實驗結果並不能被複製。這次事件只會影響韓春雨及河北科技大學的聲譽。」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