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印度撤軍是和平解決洞朗事件唯一出路

File photo of an Indian and Chinese soldier on the border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中印兩國邊境糾紛由來已久。

印度邊防部隊在洞朗地區非法越界已近兩個月。中國外交部發表《印度邊防部隊在中印邊界錫金段越界進入中國領土的事實和中國的立場》文件,有理有據地澄清事實。洞朗事件的性質水落石出,清晰地呈現在世人面前。

洞朗是中國領土,不存在爭議。中國西藏和錫金之間的邊界由1890年《中英會議藏印條約》劃定,洞朗地區位於邊界線中國一側,不存在中印爭議。中國與不丹雖未正式劃界,但雙方對邊境地區的實際情況和邊界線走向存在基本共識,不丹尊重中國對洞朗的主權,不存在中不爭議。

所以,印軍的行為是非法越境。印度邊防部隊攜帶武器進入中國境內,至今仍在中國領土上非法滯留,這種行為往輕裏說是非法越境,往重裏說是入侵。不論印方如何辯解,都改變不了其非法的性質。

印度的幾條理由均站不住腳。其一,印度聲稱洞朗位於中國、印度、不丹三國交界處,歸屬尚未最終確定。《中英會議藏印條約》確定,中印邊界錫金段起自與不丹交界的吉姆馬珍山,這是中印邊界錫金段的東端點,也是中印不三國的交界點。三國交界點是確定的,交界處是"點"而不是"面",與洞朗地區是兩回事,事實上印軍越界點多卡拉山口在吉姆馬珍山往北2000多米處。

其二,印度聲稱其行為是為不丹出頭,幫助不丹主張權益。不丹是獨立主權國家、聯合國成員,有完全的主權行為能力,為何要印度幫助主張權益?中不邊界問題是中不兩國的事情,與印度無關。印度以不丹為借口侵入中國領土,不僅侵犯了中國的領土主權,而且是對不丹主權和獨立的挑戰。

其三,印度聲稱中國的修路活動"改變現狀",給印度帶來"嚴重安全風險"。這是強詞奪理。中國在自己領土上修路,何以給印度安全帶來風險?即便印度自認為有風險,也不能成為印軍非法越境的理由。一國對鄰國在其境內的行為有安全關切,也屬正常,但派出邊防部隊越境阻止,就非常出格。如果此邏輯成立,那麼任何國家都有理由非法越境,這樣世界早就亂套了,根本不可能有國際秩序。

其四,印度聲稱2012年中印在邊界問題特別代表會晤中探討"早期收獲",暗示中印邊界錫金段劃界有商量餘地。這是惡意解讀。中方探討"早期收獲",主要是考慮到錫金段邊界於100多年前由當時的中國和英國簽署,中印應該以中國和印度的名義簽訂新的邊界條約,以代替1890年條約。但這絲毫不影響中印邊界錫金段的既定邊界性質。

Image caption 發生對峙的洞朗地區位於不丹印度中國交界處。

很顯然,印度邊防部隊非法越界的目的是製造爭議,企圖將已定界變成未定界。為自圓其說,印度不斷編造各種理由,結果漏洞越來越多,最終徹底"穿幫"。印度這屆政府的行為不僅違反其歷屆政府關於中印邊界錫金段為已定界的歷史表態,違背中印兩國在半個多世紀前就倡導的"和平共處五項原則"(互相尊重主權和領土完整、互不侵犯),而且違反國際法基本原則和國際關係基本凖則。

印度邊防部隊非法越境聲稱是阻撓中國修路,認為中國的修路活動給印度帶來"嚴重安全風險"。最近又有印度高官放風說,希望和平解決危機,但條件是中國放棄修路。

近年來,印度對中國基礎設施建設早有微詞,對青藏鐵路發表批評意見,對中巴經濟走廊橫加指責,就是中國發展與孟加拉國、斯里蘭卡和緬甸等國的關係,也被視為包圍印度的"珍珠鏈戰略"。若再往前推,人們發現1962年前印度在中印邊境奉行"前進政策",與中國在阿克賽欽修路有關;1987年印度在中印邊境東段製造緊張,與中國在西藏修路有關。人們不禁要問,印度對中國的基礎設施建設為何如此敏感?

中國有句話,"要致富,先修路"。改革開放以來,中國之所以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交通設施改善功不可沒。四通八達的公路網、鐵路網、航空網、水路網極大地擴大了中國人的活動範圍,擴展了中國人的視野,也成為中國崛起的基礎。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5月在北京召開的「一帶一路」峰會上,中國領導人習近平同參會的其他國家人合影。莫迪拒絶參加這次峰會。分析說,印度可能成為一帶一路的潛在威脅。

與中國相比,印度的基礎設施不少公路坑坑窪窪,火車擁擠,航空業面臨多重挑戰,高速鐵路建設幾乎是空白。印度基礎設施落後的一個重要原因,是多從軍事角度而非發展經濟和改善民生的角度考慮問題。印度把相當一部分基礎設施投入用在了印巴邊境、印中邊境一線,大量修建公路、鐵路、軍用機場、直升機停機坪和軍事設施,用於軍事活動和戰備。

印度觀念上還有一個誤區,就是把西藏作為中印兩個亞洲大國的"緩衝區",希望中國對西藏的開發越少越好,西藏越原始、越落後越符合印度的利益。因此,印度對中國開發西藏虎視眈眈,認為西藏經濟發展"極大地改變了現狀",從而給印度帶來"安全隱患"。

印度對中國發展與南亞國家的關係,更是視為對其"南亞霸主"地位的挑戰。不論中國發展"絲綢之路經濟帶",還是建設"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印度都視為對其戰略包圍,擔心南亞國家與中國的互聯互通會造成這些國家對中國的經濟依賴,擔心中國的戰略影響力借此"進一步向南亞地區滲透"。

中印都是人口大國、發展中大國,歷史上深受殖民主義威脅。1947年印度獨立,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當時兩國都處於貧窮落後的狀態。但幾十年過去,中國國民生產總值和人均國民生產總值,均走在前列。中印競爭的背後體現了兩國觀念差異,兩者對待基礎設施的態度就是一個縮影。路可以成為助推經濟發展、走向世界的橋樑,也可以成為自我封閉、與外部世界隔絶的繩索。中國選擇的是前者。如果印度堅持一意孤行,不僅會成為亞洲互聯互通的負能量,而且必然禁錮印度自身的發展。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1962年,中印曾爆發邊境戰爭。

中印關係能走到今天不容易。從1988年印度總理拉·甘地訪華,到1993年兩國簽訂《關於在中印邊境實際控制線地區保持和平與安寧的協定》,再到2014年雙方發表關於構建更加緊密的發展伙伴關係的聯合聲明,兩國不論官方還是民間都做出了巨大的努力。建一座大廈需要很多年,但毀掉一座大廈只需要一瞬間。這次印度邊防部隊非法越境,破壞了中印戰略互信,給兩國關係來之不易的良好發展勢頭潑了一盆冷水,若問題遲遲得不到解決,甚至可能從根本上動搖中印關係的根基。

今天的中印關係與20世紀50年代有相像之處。當時中印友好,但印度在邊境地區奉行"蠶食政策",不斷改變現狀,挑戰中國的底線,最後引發1962年中印邊境戰爭,招致慘敗。現在,擺在印度面前的路有兩條:一條是與中國友好相處、共同發展的陽光大道,另一條是為了一己私利不惜對抗的羊腸小道,何去何從由印度選擇。洞朗危機由印度軍隊非法越境引起,解決辦法也很簡單,就是印度將越界的邊防部隊撤回到邊界線印度一側。指望通過非法越境討價還討,以及建立在此基礎上的不切實際的幻想,都將被證明是白日做夢。希望印度不要再犯當年的歷史性錯誤。

本文不代表BBC觀點和立場。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