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磚廈門峰會:中俄印巴南關係如何走?

金磚國家政黨、智庫和民間社會組織論壇開幕式的嘉賓走出會場(新華社圖片11/6/2017) 圖片版權 Xinhua

金磚國家峰會周日至周二(9月3日至5日)於福建廈門舉行。繼五月的一帶一路高峰會後,中國再次擔任東道主,是「主場外交」另一次的重要場合。

美國投資銀行高盛原首席經濟師奧尼爾(Jim O'Neill)2001年提出「金磚四國」(BRIC)概念,指未來全球經濟增長將主要由四個新興市場帶動──包括巴西、俄羅斯、印度及中國。

2006年,」金磚四國「外長於紐約會面,自此」金磚四國「由華爾街術語成為外交合作架構。三年後,第一屆金磚國家峰會正式舉行;翌年,南非獲批加入,「金磚四國」變成「金磚五國」(BRICS)。

一開始,金磚國家以新興經濟體定位,希望挑戰、重整以美國主導的世界秩序。但在這幾年間,金磚國家也遇上種種政治、經濟各方面的問題。另外,中國與印度才剛剛結束在洞朗(印稱都克蘭)的軍事對峙。

到底中國與其他金磚國家的關係將會如何發展?是越發親密的伙伴,還是亦敵亦友?

印度

圖片版權 EPA
Image caption 前不久中印部隊在藏南地區邊界僵持不下,讓觀察人士關注穆迪會否如期赴會。

洞朗爭議令中印關係跌至冰點。印度總理莫迪雖然如期出席會議,亦可預見中印領袖會在廈門會議營造和氣融融的氣氛,但專家認為中印矛盾難以化解。

四川南充西華師範大學印度研究中心主任龍興春指,邊界問題、西藏流亡政府是固有問題,兩國關係在可見未來中亦難以改善。

另外,龍興春認為在洞朗對峙之前,中國並沒有意識到印度對中國的敵意。「這是一個認知的問題,不是一個事實的問題。實際上來講,中國發展、中國的強軍也好,都不是針對印度的。」

但是,印度對中國的不滿已經由來已久。「印度覺得自己是個大國、強國,中國擁有的一些國際地位,它覺得印度也應該擁有。但現實是印度沒有,而且它在爭取大國地位的過程當中,中國也不支持它、甚至在打壓它。」

印度、巴西、德國及日本組成四國聯盟,積極爭取成為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現時五個常任理事國中,只有中國沒有表態支持印度入常。龍興春認為,中國並不反對印度,但它與日本結為聯盟,所以中國不會支持。

根據中國商務部的國別報告,印度去年與中國貿易逆差達516.9億美元——印度亦視巨大的貿易逆差為大問題。龍興春說:「印度工業水平比較低,找不到合適的產品可以出口給中國。」

龍興春認為,中國對印度開放醫藥市場本來也是一途。「但印度的藥品很多都是仿製的藥,並沒有專利,它是侵犯了歐洲美國很多公司的專利……如果中國官方同意進口它的藥品的話,會面臨歐美的法律問題。」

他認為中印關係可以從經濟合作推動,基建投資有很大潛力。「中國有很強大的能力搞基建,印度現在經濟發展增長,其實需要大規模的基建……通過它自身的話,很難在短期內把基礎措施搞得很好。基礎措施不好的話,很難吸引外商的投資。」

不過,印度指「一帶一路」侵犯國家主權,莫迪更缺席「一帶一路」峰會,是否代表中印通過投資改善關係,此路己經不通?

龍興春說:「印度對『一帶一路』這個口號、這個倡議是肯定不會接受的。但中國跟印度的一些雙邊性合作,實際是會做的。」

以印度也有參與亞投行為例,龍興春認為印度對與中國合作還是抱持實際的態度。「中國不應該再去跟印度講,要它參與『一帶一路』……我覺得印度不接受口號也沒關係,最重要是實際上的合作。」

至於金磚會議會否促進成員國之間的合作,龍興春認為不太樂觀。「多邊(關係)有它的功能,對雙邊(關係)有一定促進作用,但是其實不是很大。雙邊更好辦事。」

俄羅斯

圖片版權 AFP

中國與俄羅斯都是世界舞台上的巨人。兩個邊境接壤的大國,在歷史上也曾出現不少矛盾糾紛。不過長期而來,美國往往是中俄關係的決定性因素。

自2013、14年來,中國和俄羅斯關係一直升溫,而兩國現時更視對方為「戰略協作伙伴」。

史汀生中心(Stimson Center)高級研究員孫韻接受BBC中文訪問時說:「協作就是中間有一個協同來合作、互相支持,而且互相協商之後達成一個雙方相對一致、相對統一的立場。這種戰略協作伙伴關係在中國對外關係中間也是區區可數,是一種非常特殊的關係。」

俄羅斯因克里米亞的關係受到西方制裁,經濟受到重創。而在於中方立場來說,美國當時提出「重返亞洲」戰略也令中國倍感壓力,兩國加強合作也是自然而然。

孫韻認為,習近平個人對俄羅斯的推崇,也是促成中俄走近的重要原因。「從他的家庭背景也好,從他的成長環境,還有他受到的教育……而且加上普京他個人的領導風格也比較符合習近平的這種強人的、強而有力的領導模式。」

俄國經濟由西方制裁陷入危機,中國貿易伙伴地位更顯重要。據新華社報道,中俄兩國在今年1月至7日期間,進入口總額逾460億美元,同比上升21.8%。

俄羅斯會否擔心在經濟上過於依賴中國?孫韻認為俄羅斯不一定有這樣的傾向。「在俄羅斯跟中國相處的這種過程中間,俄羅斯有一種很強的優越感和自豪感。而這種優越感和自豪感更多是從政治實力和軍事實力上面來,不是從經濟實力上面來。」

不過,假如未來美國這個外部因素有變,中俄合作能否維持熱度,將是一個有趣的問題。

巴西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和巴西總統米歇爾·特梅爾

中國與巴西的關係很大程度上建基於經濟商貿。貿易模式一直是由巴西向中國輸出原材料,中國向巴西出口成品。

根據世界銀行的數據,中國已成為巴西最大的進出口貿易伙伴。中國主要從巴西輸入三種產品:大豆、鐵礦石及石油.。

自2015年,巴西經濟衰退,近13萬人失業。過去十多年間,中國從巴西輸入大量原材料商品,是巴西經濟成長的動力。不過近年中國經濟放緩,加上巴西內部的政治問題等等,令巴西經濟陷入困境。但專家認為,即使如此,中國對巴西的重要性並沒有減低。

瓦加斯基金會國際關係教授奧利弗·施廷克爾(Oliver Stuenkel)說:「在巴西,有一種想法是認為要走出衰退,一定與中國息息相關。不論是中國投資,還是購入巴西出口。」

雖然中國對巴西經濟重要非常,但不代表巴西沒有存在對中國批判的聲音。智庫歐亞集團(Eurasia Group)拉丁美洲主管尼佛斯(Joao Augusto de Castro Neves)指出,要與中國競爭的巴西工業對中國日益吃重的經濟角色感到不舒服。

尼佛斯認為中國與巴西之間的經濟關係正慢慢轉變中。「中國與巴西的關係不再只是貿易,兩國的投資亦變得日益重要。中國不再只是購入巴西的產品,中國也增加在巴西的投資。」例如,中國企業正增加在巴西電訊業、汽車工業、電力等的投資。

施廷克爾指出,中國要小心處理與委內瑞拉的關係,免得在巴西引起反中情緒。

「在巴西有種憂慮,認為中國大力支持馬杜羅備受壓力的政權,會對巴西造成負面的影響。因為巴西要接收來自委內瑞拉的難民。」

南非

圖片版權 AFP

作為非洲唯一的金磚國家,南非是中國堅實的伙伴——專家認為兩國在可見未來關係依然緊密。

南非金山大學傳媒研究講師、「中非項目」(The China Africa Project)創辦人斯塔登(Cobus van Staden)對BBC中文說:「中國與南非關係中,貿易及經濟是很重要的部份。」

斯塔登指出,中國對南非投資日益重要。

「英國仍然是南非最大的投資國,但中國已成為在南非投資最高頭五名的國家。中國在南非投資基建,亦日漸增加在製造業的投資。金磚成員國的身份及金磚國家新開發銀行(New Development Bank)令南非吸引更多的投資。」

另外,斯塔登認為,中國與南非的經濟關係並非單向的。「南非是少數在中國有重要投資的非洲國家之一。」

中國與南非的伙伴關係,並非只體現在經濟層面上。達賴喇嘛多次意欲到訪南非,但南非政府都沒有向達賴發簽證。在南海領土爭議當中,南非亦表態支持中國。

斯塔登說:「在我看來,南非認為中國是另一個發展的模式、是西方以外的選擇。自從姆貝基(Thabo Mbeki)時代以來,南非一直批評西方,我認為(對西方的批判)比起與中國建立關係源由更早。中國的成功,引起南非政府對有別西方思想的發展模式的興趣。」

在政黨層面上,南非非洲人國民大會(African National Congress)與中國共產黨也有密切聯繫。舉例說,布魯金斯學會(Brookings Institution)去年發表的報告指出,非洲人國民大會與中國共產黨2008年簽訂合作諒解備忘錄,中國會向非洲人國民大會黨員提供訓練。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

圍繞BBC

相關鏈接

BBC不為BBC以外的網站的內容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