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察:中國新絲綢之路上的傳教士?

Meng Lisi and Li Xinheng 圖片版權 Pakistan police handout

巴基斯坦西南部俾路支省(Balochistan)是全國最貧窮的省份,分離武裝分子也十分活躍。這個地方對外國人來說,向來都不安全。

而在這個省的首都奎達市(Quetta),各方以派系為界,令這裏成為一場血腥衝突的中心點。

過往一年,已經有許多名律師被殺,有伊斯蘭教分支的蘇菲派系教徒出席崇拜時被炸死,有一些警察學員甚至在睡夢中被槍殺。

在六月八日,所謂的「伊斯蘭國」(IS)的一則聲明把另一個國家捲入這個已經十分複雜的局面——這個極端組織宣佈,他們殺掉了兩名早前從奎達市虜走的中國公民。

所謂的「伊斯蘭國」同時發佈將兩人殺死的血腥片段,看過片段的中國公民都不寒而栗。巴基斯坦政府曾聲言會保護上萬名到該國工作的中國工人,片段流出後,令巴國政府尷尬不已。

中國的"一帶一路"計劃會在巴基斯坦投資超過5,500萬美元,是中方建設連結亞洲與歐洲"新絲綢之路"的重要部份。而中方在巴基斯坦建設的其中一個重點,是要建造運輸設施,把位於俾路支省內的瓜達爾港(Gwadar)和中國西部新疆地區連結起來。

但是,那兩名被殺的中國公民可不是中國派到當地工作的人。

他們跑到俾路支省,是為了在巴基斯坦這個既保守、又以伊斯蘭教徒為主的國度,宣揚基督教。

他們的經歷,令人們開始關注一個由中國向亞洲、非洲和中東擴張的計劃而(衍生的副產品)。這個副產品卻又常被遺忘。

雖然中國官方不希望這些傳教士跑到這些國家去,他們還是搭上了"一帶一路"的便車,到達了沿線國家。

「他們為何不解救我們的孩子"

位於中國東部的浙江省是國內一個基督徒的主要集中地。

浙江省內有上千家教堂,這包括獲北京當局認可的教堂,和一些所謂的"地下"和家庭教會。後者的宗教活動大多秘密進行。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數以百萬計的中國基督教徒在"地下教會"中崇拜(圖為2014年12月24日聖誕前夕北京一家公寓的地下教會牧師與教徒)。

那兩名被殺的中國公民,孟麗思是湖北人,遇害時26歲;李欣恆則是湖南人,遇害時24歲。他們都曾經參加過浙江省家庭教會的宗教活動。

李欣恆的母親不願透露自己的全名,只說自己姓劉。她說,自己的兒子是在2016年9月到巴基斯坦後才認識孟麗思。

她透露,她以為自己的兒子到巴基斯坦是當中文教師,但她同時說,身為基督徒,如果兒子到巴基斯坦傳教的報道屬實,她會為兒子的行為"感到驕傲"。

數名喬裝成警察的武裝份子在5月24日把兩人虜走,事後巴基斯坦軍方在奎達市南部默斯東(Mastung)地區,展開了維持三天的行動,清剿據報與所謂的「伊斯蘭國」有聯繫的武裝份子。

根據所謂的「伊斯蘭國」的聲明,武裝份子就是在默斯東地區殺害了這兩名中國公民。

李欣恆的母親質疑,為甚麼巴國政府的行動目標不是解救她的兒子和孟麗思,而是圍剿恐怖分子。

她同時質問中國政府:"為什麼北京沒叫他們(巴基斯坦政府)先救我們的孩子?"

李欣恆的母親透露,中國官方正在監控她的電話,也調查過她家。她所屬的教會領袖也把她列入了通話"黑名單"。

兩人遇害後,傳媒多次就事情向北京當局查問,得到的答案都沒兩樣:當局正在調查事件。

但中國官方同時針對國內的基督教活動進行多次打壓。在美國的人權組織"對華援助協會"(China Aid)創始人傅希秋說,當局在一輪針對在浙江與海外基督教組織有聯繫的地下教會的行動中,曾拘留了最少四名牧師。

Image caption 圖為孟麗思和李欣恆被綁架走的汽車。

他和另一位消息人士向BBC證實,四人已悉數獲釋,但官方禁止他們繼續傳教或接受傳媒訪問。

傅希秋指,中國國國內為數約一億的基督徒自國家主席習近平2012年開始執政以來,遭受的監測和騷擾越發嚴重。他批評,習近平的打壓比已故領袖"毛主席以來都要嚴重"。

2014與2016年期間,浙江當局拆除了超過1,000個安裝在當地教堂的十字架。

孟麗思和李欣恆在巴基斯坦被殺,令中國官方陷於兩難的局面。中國正式來說是一個追隨無神論的國家,兩名基督傳教士在海外遇到問題,令中方十分尷尬。但同時,中國官方必須向外界展示,她有能力保護身處海外的公民。

美國普渡大學(Purdue University)中國宗教專家楊鳳崗認為,這種狀況在中國官方眼中前所未見,他們仍在思索正確的應對方法。

他認為中國官方會想:基督教是西方傳到中國的概念,中國怎會擔當把基督教出口的角色?

"他們說我們全都是罪人"

孟麗思和李欣恆被虜初期,曾有報道指他們在當地一家自韓國人經營的語文學校工作。到他們遇害之後,巴基斯坦當局才指他們是傳教士,濫用了他們獲批的商務簽注。

巴基斯坦聯邦調查局事後拘留了兩名韓國人,另外把11名懷疑與宗教活動有關聯的中國公民驅逐出境。

語文學校位於奎達市富人區真納壩市(Jinnah)。當地人說學校的職員沒有故意躲起來,卻也沒有甚麼引人注意的地方。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中國的基督教徒人數可能比中共黨員還多(圖為今年4月河北省石家莊附近的"地下"教會牧師舉行宗教活動,資料照片)。

他們都沒有保安人員陪伴,坐三輪車到處去,住在市中心一家很普通的酒店。

一名負責收集垃圾的工人跟記者說,他有時候會看見他們唱歌、彈奏結他。

位於奎達市西部的卡羅提蘭堡(Kharotabad)是一個十分保守的地區,居民包括一些普什圖人和來自阿富汗的難民,這無阻一些中國女性挨家挨戶向當地女性傳教。

一個男孩跟記者說,他曾聽見那些中國女性說"我們全都是罪人",也派發了宣傳品、指環和手環。另一個男孩就跟記者說,他曾看見三名會說點烏都語和普什圖語的中國女性,在做"一點與基督教有關的事情"。

男孩也跟記者透露,他的母親曾問她們是不是中國人,"他們說是。"

當地警方接到消息後,很迅速地就把她們帶離那區,指外國人不應逗留在那裏。

而這些傳教士的努力似乎沒有太多效果。獲派發宣傳品的當地人說他們大多把那些東西撕破後丟掉。

回歸耶路撒冷

中國傳教士到外國傳教始於1940年代,他們的目標是向西邊,朝聖城耶路撒冷的方向傳教。

這些傳教士大多到了中國西部的省份,但當毛澤東在1949年宣佈追隨共產主義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時,他同時開展了一個壓迫基督傳教士的時代。於是,這些傳教士在當地住下來,向西邊傳教的活動也暫停。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中國正將巴基斯坦南部的瓜達爾港口與中國西部的喀什連接起來。

但當中國在2000年代開始成為世界強國之時,這些傳教士又活躍起來,在一個他們稱為"10/40空間"中活動。這兩個數字,代表他們會在赤道以北北緯10到40度的地方宣傳他們的宗教。在這個範圍中,許多國家均甚少受基督教影響。

這個範圍同時也是中國"一帶一路"計劃的範圍。許多中國工人都跑到這些國家打工,其中可能有上千人都是傳教士。

據英國基督教組織回歸耶路撒冷主席丹尼‧李(Danny Lee)介紹,這些來自中國的傳教士到訪伊期、伊拉克和巴基斯坦都甚少遇到阻滯。

他說,這些國家的政府大多沒想到,原來這些中國人是傳教士。他也透露,許多人都已經離開,轉到巴基斯坦、沙地阿拉伯、伊朗、伊拉克、朝鮮、緬甸等地繼續服務。

這些傳教士似乎未因奎達市等地發生的暴物事件而卻步。香港《南華早報》引述兩名被派到伊拉克北部的傳教士,他們說兩名中國傳教士在巴基斯坦遇害,提醒了他們必須保持警覺和敏感度。

但《南華早報》引述的兩名傳教士說,雖然有危險,他們還是打算繼續無限期留在當地。

其中一名傳教士,25歲的米高說,相比起中國當局對國內地下教會的壓制,他在伊拉克感到更安全。

丹尼‧李說,他們的傳教士在出國前,都已經知悉並接受他們可能遇到的風險。他說,這些人都感到神的號召。

全天候的朋友

兩名中國傳教士在巴基斯坦遇害後,當局已經聲言會控制中國公民入境的人數。

武裝份子之前其實也曾以中國人為襲擊目標,但這件案件所引起的注意似乎令巴國政府高層官員擔心會否影響與中國的關係。

他們五月被虜後,奎達市的街頭再也見不到中國人的身影。

瓜達爾港是中國和巴基斯坦共同建立的經濟走廊的核心部份,這個港口經常遭受襲擊,當地記者透露中國工人沒有武裝護衛陪伴,哪裏都不能去。

巴基斯坦政治和保安分析員裏茲維教授(Hasan Askari Rizvi)認為,中巴兩方官員已經召開會議,商討對策。他說,雙方最能接受的結果當然要令類似事件不再發生。

中國一方也多次聲明,她和巴基斯坦是"全天候的朋友"。

但北京當局深知,隨著更多的中國傳教士跟著新絲綢之路向西走,類似的事件必然再發生。

伊斯蘭國宣佈已經殺死那兩名中國傳教士後,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六月九日回應記者的提問。

她說:"你提到'一帶一路'建設面臨的風險,我想講的是,只要走出去,就會有風險。"


BBC新聞網記者凱文·龐尼亞(Kevin Ponniah)(倫敦);M伊利亞斯·汗(M Ilyas Khan)(伊斯蘭堡);BBC中文(香港);BBC烏爾都語記者穆罕默德·卡齊姆(Muhammad Kazim)奎達)報道。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