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把火燒出的悲歌:台灣緬籍華僑與困苦勞工

台灣新北市中和的華新街 圖片版權 BBC Chinese
Image caption 位於台灣新北市中和的華新街,居住著龐大地緬甸華僑與緬籍勞工,緬甸餐廳隨處可見。

當北京以超驚人的速度在清除都市邊緣的低端人口時,台北同樣因為火災而燒出的違建問題,更有許多長年困苦勞工故事。

日前,中國北京市大興區的大火,奪走了19條無辜生命,也引發了當局決定大動作整治,限時部分勞動人口搬出北京,房屋遭到斷水斷電後被夷平,引發"清理低端人口"爭議。而在同一時間,台灣新北市中和區的南勢角一隅,也發生了縱火事件,造成9死2傷的悲劇,死亡者不少是緬甸籍勞工。

事件的起因,是在於49歲的緬甸籍嫌犯,因為與緬甸友人爭吵,心生不滿下買汽油縱火。然而,不只有無辜者傷亡,嫌犯縱火的地點,也是遭到不當改建的違章建築,頂樓加蓋一層外,也被房東至少隔成41間,全都用木板隔住,意外助長火勢。他們辛苦的生活環境也才因此被外界知曉。

前中華民國緬甸歸國華僑協會理事長蘇良音,1965年從緬甸仰光隻身一人來台,當時19歲的他,見證50多年來當地小區變遷,他對BBC中文網形容:"這些緬甸工人們的生活很悲慘,幾乎是沒有質量可言"。

當地的中和華新街,原來是農田與墳墓地,二次大戰與國共內戰時,許多中國人南移逃到緬甸避難。在中國由共產黨執政後,許多華僑選擇來台唸書、就業,一部分在中和的農田附近落腳,60多年來逐漸成為龐大社群。

圖片版權 BBC Chinese
Image caption 蘇良音來台時19歲,如今71歲的他,回憶起緬甸小區過往,仍舊曆歷在目。

蘇良音預估,緬甸華僑的後代在中和至少超過8萬人,而真正緬甸籍的人應該也有近千人。當年蘇良音考到師範大學當老師,有部分的華僑考到醫科、或從事外貿等,久而久之,不只華僑,許多緬甸勞工也來當地討生活。但他也表示,7成以上的人,都是只能從事勞力工作。

"就跟看非洲人一樣"

當記者問到,以前台灣人是怎麼看待當地緬甸華僑跟緬甸人時,蘇良音不諱言地說:"那時候他們看我們的眼神,就跟看非洲人一樣"。

緬甸長年接受英國統治,養成了一種特殊悠閒喝咖啡的文化,許多緬甸華僑也自搬桌椅到街上喝咖啡、清茶(衝淡的英式紅茶),加上勞工多半三班制,讓當地一天到晚燈火通明,都是緬甸華僑跟緬甸人的喝茶吃飯身影。

蘇良音回憶,當時他還看過有媒體形容他們是"不務正業、喜歡遊走街邊打架"的人群,也讓許多當地緬籍人士遭受異樣眼光。因為不了解緬甸喝茶文化,當地許多原居民也都避而遠之,讓他們一度被隔絶。

不少外移台灣的緬甸華僑與緬甸人,在緬甸都受過高等教育,甚至進入大學,但是國民政府當時不承認緬甸學歷,讓他們只能從事低階勞動、如建築搬運工等。也因此,讓部分不法房東抓到機會,改建公寓隔成許多小房間,至今仍以每月最低3000台幣(100美金)的價格出租給這些勞工。

來台灣近30年,在當地經營緬甸小吃,55歲的華僑彭世興,當年也是在緬甸就讀大學,但是來台後,受限於語言與學歷承認,起初也做過很多苦工,最後輾轉開小吃店。他回憶這樣的違建套房至少20多年前就存在,裏面只有一張牀,一個電燈泡,完全沒有隔音,"只要睡得著就很好的地方"。

圖片版權 BBC Chinese
Image caption 台灣新北市中和區的南勢角一隅日前發生的縱火案,造成9人死亡,暴露出違建與緬籍勞工困苦生活的一面。

從知識分子到懷才不遇

而在台灣討生活的緬籍勞工,也都是日薪工,有開工才算錢,收入漂浮不定,好的時候一天2800台幣(93美金),但也有800台幣(27美金)的日子。許多台灣建商、承包商常常因故拖延結款、甚至逃跑不付錢,讓很多緬籍勞工吃了悶虧,蘇良音說:"很多人沒錢,還去醫院排隊賣血換一餐"。

幾十年下來,當地也存在某種惡性循環,不少老中青的緬甸華僑或是緬籍勞工,常常一天到晚群聚在附近公園"清談",蘇良音說:"講好聽是清談、說直接點就是抑鬱不得志",這些原先在緬甸的知識分子,聊政治、經濟,大多自認懷才不遇。

在酒精與煙草都無法抒發憂鬱後,也有不少人求助非法藥物,精神恍惚:"晚上你走進巷子內看,很多針頭、注射藥物",蘇良音隱晦地點出了當地的藥物濫用問題。他也認為,這樣的縱火問題,就是在這種不良循環下,稍微一個爭吵就直接爆發,"他可能犯罪當下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幹嘛"。

台灣成功大學都市計劃系主任張學聖接受BBC中文網訪問時指出,中和縱火案是頂樓違建又加蓋的典型範例,因為違建本身就違法,也就不受台灣建築法與消防法的規範,一但發生火災,權責歸咎極為困難,"很多方面都有責任"。

台灣違建以1995年為分界,95年前的違建可以列入"緩拆",95年後的屬於需強制拆除,根據台灣營建署1月統計,全台灣有70多萬件的違建問題。但是過往在拆除時,常會遭受到政治力介入、甚至議員關說,讓第一線的執法人員受到極大壓力。

圖片版權 CNS
Image caption 北京日前也發生所謂"低端人口清理",張學聖認為,兩岸土地制度不同,台灣以溝通與軟性鼓勵來推動都市更新。

違建拆除與外籍工安置

北京當局對於所謂"低端人口"清理的態度,有不少台灣人認為當局"雷厲風行",而張學聖則說,兩岸土地制度本不相同,台灣是私有制、中國大陸是國有制。台灣在進行都市更新時,都要經過原住戶、建商同意,有其市場機制,中國則沒有所謂住戶同意問題,都是一紙命令。

張學聖還補充,學生與外地勞工永遠是違建住戶的最大來源,違建固然要根絶,這幾年政府大力推行"防災型都更",軟性鼓勵老小區整建、遷移。他說:"台灣民眾是需要更大的誘因來決定是否會配合政府遷居,增加更多交通、就業、教育等誘因,可以讓更多民眾支持改建"。

這幾年為了讓台灣人更了解緬甸,蘇良音也跟當地政府爭取舉辦緬甸傳統撥水節,邀請當地原居民體驗緬甸文化,也努力舉辦文化導覽,介紹當地緬甸社群歷史"現在許多人對我們印象都改觀了",政府也同意他們搬桌子到街邊喝茶,是屬於固有文化,不再強制取締。

而這場縱火,也讓台灣新北市政府決定鐵腕執法,從12月起將強制拆除目前列管的200多件頂樓加蓋又出租的違建。然而,蘇良音也認為,更重要的是這些合法依親來台的華僑與緬籍勞工們,應有的工作權與輔導等政府要切實做好,他感嘆:"不然這樣的悲劇還是會發生,絶不會只有這次"。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