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中共與世界政黨高層對話展現軟實力

此次對話會是中共十九大後舉辦的首場主場多邊外交活動,是中國共產黨首次與全球各類政黨舉行高層對話。 圖片版權 EPA
Image caption 此次對話會是中共十九大後舉辦的首場主場多邊外交活動,是中國共產黨首次與全球各類政黨舉行高層對話。

(注:本文不代表BBC觀點和立場)

首屆中國共產黨與世界政黨高層對話會經過三天的討論和充分交流之後閉幕。作為十九大之後舉辦的首場主場大型多邊外交活動,中國極為重視,除了國家主席習近平出席開幕式併發表主旨演講外,還有常委王滬寧主持的歡迎晚宴、中央政治局委員楊潔篪致閉幕辭。其他參與的政治局委員還有丁薛祥、楊曉渡、陳希、黃坤明、蔡奇等。如此規格可謂十分罕見。

哪麼,中國為何如此重視政黨高層對話這一創新機制呢?

首要的,這是中國主導打造的高端政治交流平台。中國做為東道主,有議題設置權,有大會主導權。能夠有效的向世界傳播自已的理念,建立國際性的統一戰線。

眾所周知,中國參加的國際機構和簽署的國際條件不計其數。但基本可以劃分為四類。一是中國只是普通的參與者,不是規則的制訂者。比如WTO、世界銀行等。二是中國和其他國家一道是發起者,享有平等的地位。比如G20和亞太經合組織。三是中國和其他非西方國家一起發起成立的國際組織。比如金磚國家峰會、上海合作組織。四是中國自己發起成立的國際組織和平台。比如"一帶一路"高峰會談、"亞投行"以及剛剛結束的"中國共產黨與世界政黨高層對話會"。

儘管中國已是全球第二大經濟體、第一大貿易國,但這種實力並沒有在西方主導的國際組織中得到反應。要想發達國家退出自己的利益難度太高。美國佔全球GDP的比重從二戰後的50%下降到24%,但它在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份額仍然不變,繼續維持一票否決、一言九鼎的地位。中國要想擁有和自己實力相稱的國際地位,唯一的辦法是效仿西方打造自己的平台。事實上,就在中國提出建立"亞投行"後,美國國會才批准已經拖延了五年的提高中國份額的法案,同時還附加了條件:美國國會對IMF擁有更大的監督權。

目前經濟上中國已經有"亞投行",政治上則有了"中國共產黨與世界政黨高層對話會"。隨著中國國力繼續提升,還會有更多的類似機構創辦。

其次,政黨對話是中國獨有的外交手段和方式。從政黨的角度擴展中國的影響力與全球政黨建立密切關係是中國的獨特之處。西方一般只有政府和民間兩軌外交渠道,但中國卻有政黨第三軌。政黨外交作用之所以獨特和不可替代,一是由於當今世界都是政黨政治,政黨對一個國家的發展和國際事務的處理具有主導性作用。政黨交流和對話不僅有助於提升對本國的治理,也有助於改善全球治理。對國與國之間的關係拓展和改善都有立竿見影的效果。二是和代表國家利益的政府外交不同,政黨外交相對超脫,各方更容易做到坦率以對,全方位、深入的交換意見和看法。三是當發生突發事件時,多一種溝通渠道顯然更有利於問題的解決。而且有的國家政治生態比較特殊,單純的政府和民間外交手段無法滿足需要,而政黨外交則可發揮特殊的作用。比如正處於轉型期的緬甸,雖然真正的最高領導人是資政昂山素季,但她卻沒有最高領導人的職務。如果以政府的名義外訪顯然不太合適。這個時候,以政黨對話的形式就解決了這個問題。

第三,對話會邀請全球120多個國家、近300個政黨,就代表性來講接近聯合國。雖然西方在實力、價值觀上仍然在世界具有支配性作用,但在這種規模、國家不分大小都一律平等的論壇上,西方的這種作用就被高度稀釋了。甚至以我個人參會的經驗,完全被邊緣化了。相反中國之重要和受歡迎的程度被凸顯。我們會認知到世界多數國家是和中國站在一起的。應該說這才是今天中國在國際社會上真正的地位、作用和影響,但這種國際社會的人心向背只有借助政黨對話會才能展現出來。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緬甸事實上的文職領導人、諾貝爾和平獎獲得者昂山素季出席由中共舉辦的政黨國際會議。

這樣的例子太多了。許多國家上去發言,先向中國表示感謝——不是感謝中國舉辦這樣的對話會,而是感謝中國對他們的幫助。比如阿爾及利亞民族解放陣線黨領導人、副議長凱特莫洛夫就感謝中國對他們反殖民獨立解放運動的支持,中國也是最早承認他們臨時政府的國家。

許多非洲國家代表都談到:"是中國令非洲從一個失落之地變成希望之處"。習近平主席在開幕式上也指出:"中國累計派出3.6萬餘人次維和人員,成為聯合國維和行動的主要出兵國和出資國。此時此刻,2500多名中國官兵正在8個維和任務區不畏艱苦和危險,維護著當地和平安寧。"

在幾天的大會中,全球才意識到中國竟然在世界上做了這麼多正義的事情,對世界的貢獻竟然如此之大。我在法國已經生活十七年,早就習慣了西方對中國的挑剔和苛責,這一場大會發出的對中國的肯定之聲超過西方十七年的總和!顯然這種鮮明的對比,只能說明出問題的是西方。

第四則是有助於中國了解全球的民心民意。中國很強調沒有調查就沒有發言權。但全球這麼多國家,逐一進行實地調查缺乏可行性。但通過舉辦論壇把大家邀請到一起卻高效而且是低成本的解決了這個問題。

根據我在大會的觀察,與會者最關注的話題首要的是發展。其次是消除貧窮。第三位的則是貧富差距。再往下就是環境保護和氣候變化。至於西方最關心的所謂民主化,根本無人提及。美國人最關心的朝鮮核問題竟無一個國家和代表關注,就是韓國代表發言,也只提了一句支持"半島無核化"。

我身在歐洲,經常看到西方媒體對"一帶一路"的質疑和擔憂。但對發展中國家則是另一種景象。巴勒斯坦發言時指出他們的國家是"一帶一路"上的重要國家,但它的國家長期陷入動蕩之中。他希望"一帶一路"能為自己的國家帶來和平與繁榮。其發言時之激動,之熱切頗具感染力。也說明了發展中國國家期待"一帶一路"造福於自己的國家。

顯然,中國的"一帶一路"和"人類命運共同體"主張是契合全球主流民意的,中國以促進各國發展為導向的經濟合作政策也是符合實際的。而西方的主張一是顯示了它的霸道,二是顯示西方多麼的主觀和脫離實際。

以上四點是從中國的角度來看的,從其他國家與會者的角度看,這場大會同樣非常重要。習主席在開幕上提出要對話會機制化,引發熱烈掌聲。閉幕式上中共常委、主管外交的楊潔篪作出同樣宣示時,也是引發熱烈掌聲。在幾天的會議上,許多代表也一再表示希望對話會機制化。由此可見這個對話會對參與者是多麼的重要。

Image caption 一帶一路鐵路計劃示意圖

我想原因一是有太多成功的經驗能夠和他們分享。比如經濟發展、黨建、如何應對民粹主義和資本的滲透與控制。大會第一天參觀中央黨校,展現了中國共產黨在人才培養方面的成功做法。包括美國在內的學者都認為這是提高政黨執政能力的最佳方法。甚至一位和我交流的美國代表非常贊同如果美國也有這樣的制度,就不會產生特朗普這樣毫無政治經濟的領導人。

二是這樣強調平等、以對話和交流為目的平台還是太少。許多國家感覺總算有了發出自己聲音的機會。在會議上,有個國家的代表發言時先強調他來自一個小國,並希望代表小國提出一個問題。這種表述方式就把他們的心理展現無遺。

三是每個國家都面臨著不同的挑戰,都希望通過大會建立的平台尋找解決問題的辦法和思路。同時大家也都意識到一國內部的問題大都有外部性,確實需要各國攜手合作,共同應對。

此次對話會是十九大後、中國進入新時代以來舉辦的首場主場多邊外交活動,是中國共產黨首次與全球各類政黨舉行高層對話。它所引發的高度關注、產生的強大吸引力和取得的豐碩成果也是這個新時代的反映。這場對話會必以共贏的方式、展現出新時代中國強大軟實力而載入史冊。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