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名舉報導師的北航女博士羅茜茜:我必須站出來

北京航空航天大學 圖片版權 BUAA
Image caption 北京航空航天大學爆出有教授懷疑性騷擾多名女學生的風波

繼江西南昌大學後,再有中國高校教師性騷擾女學生的事件曝光。一名北京航空航天大學博士畢業生,在網絡上「實名舉報」其博士論文副導師對其性騷擾,並稱至少6名其他女學生有同樣遭遇。

北京航空航天大學隨後公布稱,已暫停有關副教授的職務,調查事件。涉事教授則向媒體稱自己「沒做違法亂紀的事」。

事件在中國大陸的社交網絡瘋傳,該女博士的舉報文章,一天之內已獲300萬閲讀量。網上反響大部份對事主表示支持,並讚揚北航校方的處理效率。

舉報人羅茜茜向BBC中文表示,事件發生在十多年前,法律追溯期已過,今次在網上披露事件,是希望促成母校、以至中國的高校校園,建立出防範性騷擾的機制。

去年底以來,鼓勵性侵受害者勇敢說出經歷的「#metoo」運動,席捲歐美國家的娛樂界、體壇等不同界別,但這場運動在亞洲相對影響較小。今次北航博士「實名舉報」的事件,會否激發出中國大陸自己的「#我也是」風潮呢?

現居美國的羅茜茜受訪時說,自己深受該運動鼓舞:「美國社會的#metoo(運動),給了我很多勇氣。」

是否擔心自己的行動,在中國較保守的輿論環境中,後繼無人?羅茜茜相信,「#metoo」在中國有越滾越大的可能:「我覺得,中國人的維權意識越來越強了。」

校方怎麼回應?

2018年的第一天,羅茜茜在微博發表文章,標題《我要實名舉報北航教授、長江學者陳小武性騷擾女學生》,指自己12年前在北京航空航天大學攻讀博士期間,曾被副導師陳小武性騷擾,形容對方「霸王硬上弓要撲」,但未有得逞。

羅的文章形容,「在他手下讀書的幾年,是我人生的噩夢」,她為此患上抑鬱症,一直要服用藥物,直到獲得出國機會。「我開始是對科研有著極大興趣的,」羅茜茜寫道:「經歷他這種極品導師以後,我從此和科研是陌路了。」

羅茜茜文中稱,去年底在網站「知乎」出現一些匿名討論,指控陳小武曾經性騷擾其他女學生;與其他受害者取得聯絡後,決定向學校舉報,也獲得學校回應,承諾跟進。

文章刊發後,北京航空航天大學校方在同日晚間發表聲明,稱對有關舉報「高度重視」,已展開調查:「(校方)已暫停陳小武的工作…有關情況一經查實,將堅決嚴肅處理,絶不姑息。」

圖片版權 WEIBO
Image caption 羅茜茜實名公開舉報同日,北航校方發表回應稱已將涉事教師停職

而被指控的北航計算機學院教授陳小武,則已向《北京青年報》表示,自己「沒有做過違法亂紀的事」,一切以學校調查結果為凖,並稱事件涉及個人名譽,他會保留一切合法權益。

在中國喊#metoo不容易?

上月,江西南昌大學兩名畢業生匿名舉報,該校國學院副院長曾分別「猥褻」、「性侵」二人,最終被指控的教授,以及被指曾要求受害者「顧及學院名譽」私了的院長均被免職,南昌警方亦確認接到報案,展開調查。

近年來,高校內老師性侵、性騷擾學生的案例並不鮮有。南昌大學事件見諸報端之前,黑龍江省紀委駐教育廳紀檢組剛剛通報了一起教師利用微信向女學生發送淫穢性語言事件,數年後福建廈門大學亦有類似事件曝光。

有專家分析認為,類似事件頻發,其中一個主因是內地法律沒有要求高校負起提供相應的責任。

今次北航在「實名舉報」上網後即日作出回應,被網民讚賞反應迅捷。

但今次北航的個案,與歐美國家的「#metoo」行動,先在網上曝光引發輿論關注、再促成業界針對侵犯者採取實質行動的慣性不同。

據羅茜茜向BBC中文披露,她在去年10月中旬向學校舉報,今年1月在網上披露事件,中間隔了差不多兩個月的時間,期間她一直在配合學校的調查,直到確認校方已將陳停職,她才在網上公布事件。

根據羅茜茜在微博上的統計,目前已知連她在內,有至少7名女學生曾經受害。 「我一直很後悔為了學位當時沒有勇敢站出來,」她在舉報文章中寫道:「否則也不會有後續那麼多其他受害者。」

圖片版權 WEIBO
Image caption 羅茜茜的公開舉報文章在中國大陸的社交網站廣泛傳播

「不能止於曝光」

因年代久遠,「過了法律意義上的追溯期」,目前已知的受害者均無計劃報警;而在羅將事件曝光之前,北航校方也已經採取了實質行動處理。

仍決定將事件公諸於眾,羅茜茜向BBC中文說,她對事態發展有以下期許:

  • 學校開除涉事教師,讓他不再有機會以老師身份接觸學子
  • 學校將調查過程和結果公布於眾
  • 學校建立出台性騷擾防範機制

「校園缺乏防範性騷擾機制,還有導師對學生學術生涯的否決權太大,在國內高校要換導師,按現行制度也很難……」羅茜茜向記者總結:「在高校裏,學生是絶對的弱勢群體。」

「美國有非常嚴格的這方面的法規和舉報機制,而我們中國沒有……如何在性騷擾發生前對潛在騷擾者構成震懾力,如何在被騷擾中勇敢對騷擾者說NO,如何在被性騷擾後取證自保,這才是我們需要關注的地方。」她在舉報文章中強調。

雖然十分憂慮被指責為「境外勢力」操控,但羅茜茜說因為自己身在海外,曝光事件的風險較低,所以仍決定具名公開舉報:「我不做,就更沒有人做了。」

在接受我們的訪問後,羅茜茜再次在微博上披露更多訊息。

「我的曝光不能止於曝光。」羅茜茜寫道。 「希望這次維權,能讓更多人有足夠的勇氣站出來說#我也是(#MeToo)。」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