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講古:那段"保密防諜、人人有責"的日子

當年處處可見鼓勵舉報"匪諜"的標語。 圖片版權 VICTOR CHAN
Image caption 當年處處可見鼓勵舉報"匪諜"的標語。

(注:本文不代表BBC立場和觀點)

在國共內戰之後,台灣曾經歷一段無奈和"悲情"的日子,但是對比最近兩岸的一些新聞,卻又好像是"似曾相識"。

在那個時候,時常有人被當局以"匪諜"或者是"中共的同路人"、"涉嫌叛亂"等罪名入獄。這段日子的記憶,後來曾經被用作舞台喜劇的橋段,目的是顯示當年一般平民的無奈。

"舉報匪諜"

1950年代,對台灣來講是個風聲鶴唳的年代,在跟著蔣介石的國民黨政府到台灣的百萬軍民之中,可能混雜了潛伏的中共地下工作人員,所以曾經發生過手榴彈攻擊事件、劫機事件、鐵路破壞事件等。

而蔣介石的心腹如曾經擔任台灣行政長官的陳儀、國防部作戰次長吳石都因為"匪諜"罪名而被處決,這令蔣介石決心要肅清"中共潛伏分子",並且在軍中成立了專司"政治作戰"的部門,執行思想監督、考核以及調查的任務。

此外當局經過檢討之後,決定重整台灣的情治單位,在台灣全面推行"保密防諜、人人有責"。任何人不論是民間還是公務機關或者是軍人,都"不應該透露自己工作的內容",一開始執行的程度的確可以說是"雷厲風行"。

工廠、學校、機關的外牆都有藍色白字的口號,提醒眾人小心"禍從口出",口號中既然有"人人有責",也就是說如果發生問題,就採取連坐的處罰措施,所以也鼓勵單位中的同僚、同事或者同學彼此互相"注意"、如果"'言行有異"就一定要檢舉、不然就會有連帶責任。

思想教育

從小學開始的思想教育、一路跟隨到就業的思想考核記錄是那段時間的常態。即便是到了1970年代,所謂的"匪諜案"好像不是那麼常見了,學校的保防教育、"當心匪諜就在你身邊"並沒有停歇。

不過"涉嫌叛亂"卻也成了當局對付異議分子的武器,例如1979年12月10日的"美麗島事件"就被認定是"叛亂組織行動",當時走上街頭抗議的反對派人士,都因為"叛亂罪"而受到軍法審判。

這些後來經過軍事法庭判刑的反對派人士和他們當時的辯護律師,後來成了民進黨建黨的主要力量,其中包括陳水扁、呂秀蓮、陳菊、許信良。

政府當時的保防教育定調的是"台獨是中共的同路人"、"台獨是共匪的一體兩面",而流亡海外的台獨人士則是"中共統戰的傳聲筒"。在宣傳為何大規模逮捕"美麗島事件相關人等"的時候,甚至以中國的台灣民主自治聯盟和《人民日報》社論的聲援作為辯解的理由。

圖片版權 VICTOR CHAN
Image caption 蔣介石政府來台初期被中共滲透的情形相當嚴重。

開放的威脅

1980年代政府的主要政策是促進經濟,工廠外牆上的標語逐漸斑駁,只剩下軍隊仍然奉行"保密防諜、人人有責。在那個每個男子都需要當兵的年代,保防教育的考試對一些教育程度比較低的士兵來講,背誦條文和口號令他們苦不堪言,許多人測驗不過關就得留營"加強教育"不能休假。

台灣民眾到海外旅行也日益增多、接觸"匪貨"、"匪偽組織宣傳品"的可能性也增加了,當局擔心的就是當民眾回來的時候,會不會帶回來"對國家社會造成不良影響"的物品或者出版物。

當年有人從美國帶回台灣幾件瓷器,底部的字樣有"CHINA"(不是MADE IN CHINA)就被認定是中國出產的"匪貨",但是這些瓷器其實是英國某家知名瓷器廠所出的製品,官員堅持"FINE CHINA"就是"中國很好"的意思、而不是"高級瓷器"。

也有美國的僑胞用親中的報紙包裹要帶回台灣的禮物,卻被警告是"夾帶匪偽文宣",險些被移送法辦。這些事情現在看來或許是"啼笑皆非",不過對當事人而言,在當下的確是要捏把冷汗。

你來我往

1990年代初,台灣宣佈廢除《動員戡亂條例》,中共不再是"叛亂組織"、"匪諜"也改成了"共諜",但是兩岸之間的諜報工作反而更加地明顯,台灣的軍方陸續爆出了幾件現役軍官或者退役軍官涉嫌"中共發展組織、取得情報"的案件,而人民解放軍也有高層軍官涉嫌提供台灣情報而被處決。

到了2000年之後,雖然是民進黨的陳水扁政府,兩岸之間的民間往來更加頻繁、更加密切,彼此刺探對方情報的可能性也越來越高,而國民黨的馬英九政府時期甚至提高到了官方的程度。

但是即便是馬英九,在卸任前最後一次參加台灣調查局的調查員結業典禮時也發表講話,指出"中共的滲透可說是無所不用其極",而他任內的國安局局長楊國強說"共諜案"中被判刑的人都應該因為"叛國罪"而被"判死刑"。

圖片版權 VICTOR CHAN
Image caption 政府早年在宣傳時的重點就是強調"中共殘暴",還有保密就是每個人的責任。

鋻古知今

隨著台灣的媒體和政治制度的開放,現在的"共諜"新聞不會像以前的"匪諜"案件那樣地因為擔心"打擊民心士氣"而被刻意隱匿不報。政府雖然有《國家安全法》,但是不能像以前那樣在沒有明確罪證之前就羅織罪名,更不能因思想而起訴拘押任何人。

台灣現在組織政黨也不是什麼難事,走上街頭抗議、向政府示威好像是"家常便飯"。蔡英文政府上台之後推動"轉型正義",要平反當年因言惹禍、政治入罪的受害人。

但是最近發生的新黨青年軍事件、"陸生周泓旭共諜案"、加上台灣NGO人士李明哲被中國以"分裂國家"罪名判刑等等事件,"保密防諜、人人有責"的那種日子好像並沒有人們所想那樣的"早已遠去"。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