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八節的另類兩性戰爭:港台網路「仇女平台」對決「女權主義」

男子幫女子在心型裝飾前拍照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在感情中,男性是「弱勢的一方」嗎?

「港女收兵」、「台女不意外」……你是否經常在網路上遇到這些看似「仇女」的言論,三八婦女節前夕,BBC中文訪問了「仇女」平台創辦者和「女權」網站編輯,聽他們怎麼說?

「不能只讓女性獨大,我們男生也要制衡一下。」調侃兩性關係的網站man9secret的創辦人、現年23歲的香港人萬先生對BBC中文說。

萬先生說,這個網站是以幽默的方式,批判網上流傳的一些「女性語錄」。這些「女性語錄」在談及在兩性關係中, 有時會有一些「錯誤的」價值觀──男生要對女生百般遷就,即使兩人吵架也要男方認錯讓步,甚至會列出一些身高、身家為條件,去為男性評分,如果太低分,鼓勵女性與男朋友分手。

「這個風氣不太行,如果女性每天閲讀這些帖文,或許會影響到她們的思維。」這個獲得18萬讚好的專頁的創辦人說。

「這些團體和言論的出現,是性別結構和文化所致,」香港嶺南大學社會學及社會政策系副教授陳效能回復BBC中文郵件時寫到。近年來,世界不同地區的「仇女」團體興起,在美國,有團體會公開對女性表示仇恨,甚至恐嚇以暴力對待女性。陳效能分析,這是因為女性權利開始有所進步,開始在某些方面能和男性看齊,但社會一般對男性的處境缺乏關注,因此導致這種現象。

港男「反擊」港女?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一名男性在網路上表示:「被女友甩了,原因是不會拍照」

man9secret網站其中一篇貼文列出男性與女朋友去旅行時的「十戒」,例如要做好凖備工作、熟讀地圖、預留甜品、把行李箱大部分空位給予女朋友、要當助手般為女朋友拿著購物「戰利品」。

萬先生說,「男女平等」某程度上成為工具,例如男性在公司經常要協助女性作體力勞動、吃力不討好的搬運工作,這個時候沒有女性會走出來說「男女平等」,但如果對她們有利的時候,她們就會站在高地提出「男女平等」。

他承認,自己的專頁的內容並非全面反映現實,也不肯定由網民提供圖文的事例是真有其事,他提醒讀者,無論是「女性語錄」、或是他的專頁,大家「不要太認真」、要保持獨立思想,不要盡信裏面的內容。

就算專頁被批評是假、醜化女性、偏頗不公平,他也毫不介意,並說這個專頁本來就沒有要爭取平等這種大愛的想法,其實只為「博君一笑」。

「為甚麼不可以容納男性的聲音?」他問:「我們(在兩性關係上)爭取不到真正的公平,所以我們只能夠發洩。」

香港中文大學社會學系教授蔡玉萍對BBC中文說,在爭取兩性平等的過程中,一定會面對反對聲音,在言論自由的社會,人人都有表達的權利。這種社群的出現,她認為是「預期之內」:「……牽涉到既得利益者,因為在他們的觀念裏沒有平等意識 或甚至做過一些違反平等的事,怕被人秋後算賬。」

「台女不意外」成攻擊神器?

圖片版權 BBC CHINESE
Image caption 批踢踢實業坊「八卦板」截圖

在台灣最大網路社群之一「批踢踢實業坊」的一些討論區中,對女性不友善的言論並不少見,其中最常用的表達「台女不意外」被廣泛地用在回復以負面描寫女性的文章中,意指台灣女性做出某些帶有負面意涵的行為並不出奇。

這種「厭女」氛圍從何而來?在Facebook有44萬次讚的性別網路媒體社群 《女人迷》編輯團隊以郵件回復BBC中文稱,台灣處於經濟蕭條時期,許多受到壓力的人沒有能力從社會結構中找出原因,但又需要一個情緒出口,因此會傾向將情緒對更弱勢的群體發洩。

將「拜金、對西方男性獻媚、利用男性當工具人、性生活複雜」等等行為的女性標籤為「母豬」的言論一度在批踢踢實業坊成為風潮,一些網民甚至自稱「母豬教」,崇拜發起言論的「教主」,《女人迷》編輯團隊認為,「母豬教徒」是因為「感覺到薪水縮減的壓力,所以對於女性在求偶市場上相對不需要這麼高的經濟條件感到不平,也因此更加敵視崇尚物質條件的女性。」

對於這種群體,《女人迷》編輯團隊表示,「女性長期被視作工具人,替男性生孩子、照顧家庭」,而女性主義努力的不只是讓女人「從男性的工具人,平等地成為人」,更是要破除把人當工具的支配關係,所以「母豬教徒」把矛頭指向女性,其實是搞錯攻擊目標。

男性在感情中「窩囊」?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在台灣,一名男性在水下向女友求婚

有17萬人讚好的香港Facebook粉絲專頁《十萬個激嬲女友的理由》(「激嬲」意為「激怒」)創辦人梁先生對BBC中文說,他在網上發現有許多講到許多女朋友無理取鬧的有趣言論,他自身甚有「共鳴」,所以成立專頁讓男性「圍爐取暖」、「苦笑」,告訴他們:「你們不是孤單的一個。」他認為,其他地方也有類似的平台去描繪兩性關係,並不單單是香港。

至於這些專頁被指醜化女性,他並不認同。他表示,起初成立專頁時,擔心被指醜化女性,但後來他發現,自己的專頁反而女性讀者較多。這些女讀者有時會在一些貼文中標記自己男朋友說:「其他人也是這樣」,似乎是合理化自己的行徑,並不覺得有問題,不過梁先生個人認為,這現象沒有好與壞之分。

man9secret的萬先生不認同這些專頁的興起是出自於男性對女性崛起的恐懼,他笑言,女性越來越懂得怎麼「掌控」男生,香港男性在感情上比較「窩囊廢」,好像「沒有拍拖不行」,害怕得罪女朋友,而只會遷就女性,因而喪失了自己。

「其實我分過很多次手,就是因為這些事……」萬先生說。

蔡玉萍教授則認為,人和人之間本來就要互相尊重,她反對任何性別的人透過操縱他人從中獲利。《激嬲女友》的創辦人認為,女性感情中有「絶對的權力」,蔡玉萍認為,男生在約會階段可以主動採取行動,女生也有拒絶的權利。「如果在約會文化裏,男生採取行動,女生沒有權拒絶,這樣才算男女平等的話,我看不到為什麼這算女性有絶對權力。」

「女權過」的時代?

圖片版權 AFP

man9secret的萬先生直言,香港存在男女不平等,但不單只有女性受到不平等待遇。他認同女性能夠擔任企業高層的機會比男性少,但相對地,女性不會主動爭取與男性一同從事勞動工作,而部分工作,亦令女性更為吃香,例如男生要當補習老師,往往會不及女性競爭。

《激嬲女友》的梁先生說,在香港零售、服務業中,女性獲得工作的機會有更大優勢,部分工作更寫明只會聘請女性。

萬先生說,「女權」這個字,在香港的形像也十分「令人嫌惡」,例如當有女明星穿著性感服飾時,會有自稱的女權主義者批評這些明星的做法,認為是女性自我物化等等,他認為這種做法有點極端,不過他承認,一些女權份子爭取的權益未必是錯。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體材料
女性夠不著玻璃天花板,還是爬上了破碎的階梯?

蔡玉萍教授評論,從二戰後香港女權的發展上來看,教育層面已經達到男女平等──意即受教育機會均等。但在職場上,女性仍存在「玻璃天花板」(glass ceiling),雖然相較韓國和日本,香港女性的「玻璃天花板」較高,但在政治、企業的高層中,還是以男性為主。

香港非牟利機構「社商賢匯」在婦女節前夕發表一份報告,當中指出香港大公司中的女性董事比例在過去一年僅輕微上升 1.4%,情況「令人失望」,香港身為國際金融都會,在性別平等方面應該「加快步伐」,否則「不進則退」。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蔡玉萍教授認為,台灣女性政治人物較有實質影響力。圖為台灣總統蔡英文。

蔡玉萍認為台灣的性別平等比香港「走得更前」,台灣有《家庭暴力防治法》,內閣、政黨中有婦女保障名額,確保婦女在政治上能發揮實質影響力。

「台灣非但不存在女權過盛,離性別平等都還很遙遠。」《女人迷》編輯團隊在今年婦女節調查1100名女性的職場現況,發現其中有1/4的女性表示曾在職場親身經歷性別歧視,1/3 曾觀察到其他女性在職場上經歷性別歧視,不論是親身經歷還是觀察到他人遭受性別歧視,70%的人選擇隱忍。受訪者稱,選擇隱忍大多是因為「權力關係不對等,代價太高。」

《女人迷》編輯團隊認為,女性主義的存在,並不在於只是「替女性發聲」,而是在點出既有的性別結構中存在的不平等。有些男性認為「父權結構」是性別原罪,但該團隊稱,女性主義點出的就是──男性與女性都可能是父權結構體系下的受害者。「我們要做的是共同修正甚至推翻這個體制。在這層共同對抗的關係上,性別應該是盟友而不是敵人。」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