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作家林奕含離世一週年 「房思琪們」改變了世界嗎?

圖片版權 Facebook / Yihan Lin
Image caption 林奕含以《房思琪的初戀樂園》在文壇初露鋒芒,但也是她的遺作。

被台灣文學界譽為「文學新星」的林奕含的殞落撞擊社會,撞出一塊塊如殞石坑般的問題——如何定義「權勢性侵」?性侵受害者該如何自處?又該如何為自己發聲?師生之間的感情界限如何拿捏?社會和家屬如何對待性侵受害者?婚姻中的第三者是否都應該被譴責?

一年過去,華文世界因為《房思琪的初戀樂園》一書,掀起了一連串怎麼樣的改變?

曾經以 「美女資優生」、「婚禮上剖白患有精神疾病心路歷程的新娘」短暫成為媒體焦點的林奕含,在2017年2月出版處女作《房思琪的初戀樂園》而在文壇一鳴驚人。

她的書根據真實事件改編,寫出年長的補習班老師利用權勢「誘姦」未成年女學生,書中以工筆描繪性侵受害者的心理狀態,以細膩的筆觸寫出尖銳的質問,林奕含以「文壇新星美女作家」的形像再度進入公眾視野,看似站在她最熱愛的文學舞台中心的林奕含,卻令人意外地選擇在同年4月27日,以上吊自殺的方式結束她年僅26歲的生命。

「房思琪們」發聲

除了在台灣引發諸多爭論,林奕含的死訊也在中國大陸及香港引起熱議。

林奕含過世後,民眾更對她的遺作感興趣,書本一度賣到缺貨,簡體版也正式在2018年1月於中國大陸發售,但在那之前,許多台灣以外的人已經透過各種途徑閲讀過這本書。《房思琪》一書在中國大陸出版時,作家馮唐在薦文中指出這是「漢語文學中稀有的、由女性作家書寫的性暴力故事」。

林奕含自殺後家屬發表的聲明中寫到:「她寫書的目的,是希望社會上不要再有第二個房思琪,希望天下的父母、善良的男孩、女孩和男人,都能用溫柔和溫暖的心靈來一起保護房思琪們。」

2017年,歐美世界颳起「#MeToo」旋風,來自演藝界、體育界等不同界別的女性紛紛以自述形式,揭示受到性侵犯/性騷擾的經歷,零星敢言者先行,邀發越來越多女性響應,造成連鎖效應。

而在兩岸三地,響應#MeToo的女性們,除了受歐美例子激發,也明言是受到林奕含事件的衝擊。

2017年6月,歐美「#MeToo」風潮仍未爆發時,林奕含事件在大陸網絡仍有餘熱之際,一封署名「阿廖沙」的公開信在大陸網絡廣傳,披露出一名北京電影學院學生遭教授親人性侵、校方阻止她追究的經歷。作者表示,自己是趁著大家「惋惜、憐憫」林奕含的遭遇時,重提自己過去的經歷。

至去年11月,以跨欄成績聞名的香港田徑運動員呂麗瑤,在Facebook披露自己13歲遭教練性侵的過去,提到是林奕含的案件,讓她最先萌生講出自身經歷的念頭。

「林奕含」與「房思琪」彷佛成為少女遭受性侵事件的代名詞。在中國大陸,#MeToo運動集中在大學校園爆發,往往被媒體冠為「X大版林奕含」事件。

「林奕含條款」

圖片版權 Facebook / Yihan Lin
Image caption 林奕含曾因為才華及美貌在高中時成為媒體焦點。

林奕含離世的一個月內,台灣法律有了一些修正。

台灣立法院通過「補習及進修教育法」第九條修正條文,明定補習班教職員工都必須揭露其真實姓名。為了保障學生安全,補習班申請立案或人事異動時,均應附上教職員工名冊及警察刑事紀錄等證明文件讓地方主管教育機關核准。

法條也明定,補習班相關人員如果知道有性侵害、性騷擾發生,應向有關機關通報,杜絶不適任人員進入補教業。

司法改革國是會議決議通過廢止《刑法》第239條的通姦罪,司改會指出,通姦罪的例外規定,讓提告者可以撤銷對配偶的告訴,只對第三者提告,這不但違反《刑事訴訟法》原則,更讓通姦罪的女性受刑人遠高於男性,造成實質不平等的壓迫女性。

司改委員林志潔表示,林奕含事件也與通姦除罪化有關。因為過往有案例是性侵受害者提告,因罪證不足告不成性侵,受害者卻被配偶以通姦罪控告的案例,造成一些性侵受害者不敢提出指控。

追查誰是「李國華」?

林奕含生前接受訪問時,曾否認自己是書中主角,表示故事情節是改編自身邊女性的真實經驗。她的父母經由出版社發表的聲明中點出:「奕含這些日子以來的痛苦,糾纏著她的夢魘,也讓她不能治癒的主因,不是憂鬱症,而是發生在8-9年前的誘姦。」

「美女作家香消玉殞」讓台灣社會掀起追查「誰是李國華」的熱烈議論,讀者們以書做為線索,鎖定國文補教名師陳星(本名陳國星)就是書中連續「誘姦」未成年女學生的老師李國華。

陳星在2017年5月打破沉默,透過補習班發表聲明,承認與林奕含交往2個多月,陳星的妻子知情後選擇原諒。

在輿論沸騰下,多位民眾對陳星提告,台南地檢署經過113天的偵辦,在2017年8 月宣佈因罪證不足,全案不起訴。

檢方認為,兩人發生性行為時是合意性交,當時林奕含已年滿18歲且已非陳星的學生。陳星被告發與未滿14歲及未滿16歲女子性交、利用權勢性交、強制性交、強制性交致女子羞忿自殺等五大罪嫌,均認定罪證不足。

根據台南地檢署新聞稿,在偵辦期間,林奕含的父母表示不會對陳星提起告訴。檢方多次請求家屬提供林奕含生前遺留的日記、手札文件與電腦等相關資料,但家屬都表示無法提供。

當時民意代表、名嘴和輿論強烈譴責陳星,要他為林奕含的死負責。甚至有網民「起底」陳星,人肉搜尋陳星的女兒,她拿著名牌包、與演藝圈有連結的日常生活被放上網路檢視,導致她疑似因壓力過大自殘。

陳星在檢方調查終結後以本名陳國星發表聲明,表示「對於林家的遭遇始終感到沉痛與不捨」,雖然檢方不起訴陳星,他說∶「本人仍保持著哀矜勿喜的心情,要對自己道德上的過錯,再次對林家、陳家、補教同仁、社會大眾深深地道歉。」

陳星的補習班生意受到林奕含事件波及,他因而暫時淡出。但據消息指出,他也在中國大陸發展補教事業。

輿論風向轉變

Image caption 網民對於林奕含事件的輿論風向從譴責誘姦到漸漸認為這是一起婚外情事件。

網民從一開始的群情激憤,到檢調單位公布偵查結果後,輿論風向發生變化,從一面倒批判陳星,到檢討林奕含寫作的目的以及重新審視她是否為性侵受害者。

台灣最大網路論壇之一「批踢踢實業坊」的熱門討論區中,今年四月中旬有網友發文「還有人在關心林奕含嗎?」又引起熱烈迴響。

有網民寫到:「後來檢調調查人證物證,發現他們只是婚外情……說配合到底的林家也不太配合,不過,至少借社會的刀插掉陳星半條命了。」該文引來許多網友附和,有人說:「只是因為她自殺才沒有被追究,要是還活著,大概黑到發亮」、「就是個小三,只是文筆可以吸引許多人聲援」、「林的確是有錯的人,但陳也沒多好,一個巴掌拍不響」。

沒有倖存的花

圖片版權 Facebook / Guerrilla Publishing
Image caption 《房思琪的初戀樂園》在林奕含過世後曾一度賣到缺貨。

《房思琪的初戀樂園》的書腰上介紹這本書是「駭麗的文學標本、倖存之花」,「如果世界上有人以強暴小女孩為樂,而我就在旁邊;如果我從她的十三歲活下來……」林奕含配合出版社的宣傳行程,接受媒體採訪,出席新書發表會,她白皙精緻的外表、溫婉但字斟句酌的說話方式、有時出其不意說出尖銳字句的談吐,讓她在網路世界受到矚目。

這不是她第一次在網路上受到關注。2016年4月,林奕含在自己的婚宴上致詞,細數自己在高二開始與精神疾病「相處」的心路歷程,婚宴氣氛從一開始的歡愉,到漸漸凝重,鏡頭捕捉到林奕含的父母在台下拭淚,當時她說:「我想要成為可以實質上幫助精神病去污名化的人。」影片被上傳到YouTube,引發台灣社會討論,但影片很快就被下架。

她因病幾次自殺未遂,也沒有完成台北醫學大學醫學系和政治大學中文系學位。她在書的作者介紹中說自己「沒有什麼學經歷,所有的身分裏最習慣的是精神病患」。

翻開書封,白紙上只有一行字:「改編自真人真事」。書中的房思琪在13歲時被年長她30多歲的補習班老師李國華強暴,她強迫自己「愛上老師」以逃避自己被強暴的事實,從國中到高中,房思琪的精神狀態在創傷壓力與屈辱感之下不斷惡化,最後在李國華對她施與性虐待之後終於徹底發瘋。書中寫到,李國華除了房思琪之外,還以老師身分引誘、設局性侵其他女學生,補習班職員也是共犯。

林奕含自殺前仍頻繁出席新書宣傳活動,也和編輯們討論接下來的行程。4月26日她連絡編輯,表示接下來有事無法再繼續行程,隔天她被已分居的丈夫發現在住處上吊自殺。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