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姦:女性主義的呼籲為什麼總"沒用"?

艾瑪·沃森在《名利場》露胸的照片引起女性主義者們的"口水戰" 圖片版權 TIM WALKER / VANITY FAIR
Image caption 艾瑪·沃森在《名利場》露胸的照片引起女性主義者們的「口水戰」

強姦案又起,女性主義幾十年減少強姦案的努力似乎成效並不明顯。原因到底出在哪裏?

幾天前,北京電影學院爆出強姦案,一時間"強姦""女權"又佔據了媒體的頭版頭條。幾乎同一時間,英國一位被性侵的少女,通過BBC呼籲受過性侵的女性勇敢站出來,舉報強姦犯,講述自己的故事。

令人尷尬的是,女性主義者天天都在呼籲"男女平等"、杜絶強姦,但是強姦案的數量卻不見減少。英格蘭和威爾士在2016年發生的強姦案數量是2012年的一倍。為什麼女性主義的努力和呼聲在事實數據面前顯得有那麼一點"沒用"?

女權的性解放適得其反?

圖片版權 ACEBOOK / YIHAN LIN
Image caption 台灣女作家林奕含被補習班老師誘姦

女性主義者最普遍的要求是男女平等。所以男性強迫女性進行不情願的性行為,就是男性把自己的意志強加在女性身上。這,就是不平等。男女性平等,女性有性自由。

進入21世紀,男人對婚前女方必須是處女的苛求似乎普遍在減少,女性也有了更大的性自由。

但是,這背後隱藏的問題是由於性思想的解放,一些女性被性侵略時的羞恥感減少。她們可能選擇把強姦當成不愉快的性經歷,而不去報案。

所以,看似強姦案的數量在減少,但其實背後往往隱藏著更多不為人知的、甚至根本沒有被意識到是"強姦"的"強姦案"。

這也許就是為什麼女權主義者們一方面在高舉"減少強姦"的旗幟吶喊,一方面強姦案數量高居不下的原因之一。

女權到底能不能對抗"人性本能"?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女性爭取平等權利

著名的性學家弗洛伊德對人性的一個解釋用通俗的話來講就是,人總想滿足自己的快樂,而最直接的表現也是最根本的衝動就是性。

如果像弗洛伊德所述,性是快樂的源泉,那麼女權主義所要求的"男人不可以強姦女人"就是"男人必須壓制自己的快樂"。在文明社會,壓抑並不是罕見。而且弗洛伊德晚年也說文明意味著對人性的壓制。

雖然並不是為強姦辯護,但是人到底可以在多大程度下、多時間內壓抑自己的原始慾望卻是一個讓人思考的問題。

女性主義想要阻止或減少強姦案的發生,似乎並不那麼簡單。

女性主義者"內部混亂"

圖片版權 AP
Image caption 參與「乳房運動」的人赤裸上身

最後,我必須承認我把"強姦"和"女權"聯繫起來本身就可能被人攻擊。因為女性主義者對什麼是"女性主義"的定義原本就有分歧。

"女性應該對自己的身體有絶對的話語權"是許多女性主義者共同認可的一個觀點。

2012年印度巴士輪姦案的犯案人直到獄中都堅稱女人就應該"享受"被強姦、 穿著暴露、半夜上街的女人就要承擔被強姦的風險。全世界的女權主義者似乎都在那一刻憤怒了。

在一些女性主義者看來裸體都是我們的自由。"解放乳房"運動(女性不穿衣服上街遊行)每年都在紐約等地如火如荼的進行。

但是,去年艾瑪·沃森在《名利場》露胸的時候,到底該不該"露胸"卻在女性主義者內部引起了爭議。 批評者說艾瑪在一本賣男性讀者居多的在職上露自己的胸,這是在取悅男人。

而同樣自稱是女性主義者的艾瑪說想露就露,關我的胸什麼事。

女性主義者一方面想要宣傳女人身體和意志的自由,另一方面又在怎麼個自由法上面爭論不休。這種內部爭論在外人看來就像是一場鬧劇。

在這個信息爆炸的時代,有多少人有時間和耐心等待女權主義者爭吵後,傾聽女權主義者解釋她們信什麼,然後再花時間考慮她們的提議呢?

可能等女性主義者更"內部一致"的時候,爭取女性權利的效果會更顯著。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