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高票勝選的林鄭和回歸廿載的香港

          

林鄭月娥在當選後一日與現任特首梁振英會面。 圖片版權 AP
Image caption 林鄭月娥在當選後一日與現任特首梁振英會面。

林鄭月娥以777票在香港特別行政區第五屆行政長官選舉中勝出,名至實歸,不僅體現出中央對她的充分信任,也反映出選委會大多數選委理性觀察、客觀評估、充分比較的真實結果。新一屆特首如何領導特區政府,解決香港社會面臨的問題,對即將迎來回歸二十週年的香港而言至關重要。

彌合撕裂分歧需各方持份者共同努力

此次特首選舉之前,中央曾多次強調特首須符合四個標凖,即愛國愛港、中央信任、有管治能力及港人擁護。林鄭月娥此次高票當選,且獲得國務院港澳辦、香港中聯辦發言人的充分肯定,證明其確實符合香港各界的認可和中央的要求,這對特區政府日後順利施政有重要意義。

林鄭月娥作為有豐富經驗的政府高官,形像清新、歷練豐厚、能力全面。香港社會應該對其有信心,相信她能夠帶領團隊把特首的工作做好。林鄭的勝選演講呼籲"選舉過後,團結向前",表達自己要懷著謙虛的心情與大家同行,從中可見她勝者不驕、氣度不凡,既說明其具有包容開放的胸襟、謙卑內斂的心態,也具有積極開闊的視野,說明她非常明瞭社會面臨的爭論和分歧,清楚自己肩上的擔子。林鄭團結包容和積極向前的表態,為日後彌合建制派與泛民派提供了更多可能和想像空間。

應當肯定,林鄭的勝選表態真誠、理性而智慧,這對彌合社會撕裂十分可貴。縱觀整個選戰過程,雖然競選語言不時閃現火花,但總體來看這場選舉還是一場君子之爭。敗選後曾俊華祝福林鄭,讚其勤力、盼市民給她機會,胡國興則祝願林鄭月娥做到她所言,放下成見、與眾同行,可謂展現了君子風度,這對於彌合社會分歧是一個積極有益的信號。

當然,也應看到,選戰伊始就有相當部分的泛民選委及其支持者對林鄭月娥持否定態度,選舉結束後一些泛民選委聳人聽聞地斥責26日是黑暗的一天,甚至有人揚言要繼續抗爭。說明,選戰的結束意味著新的攻堅克難的開始,創和諧補撕裂的任務不輕。任何選舉,都有勝選和敗選者,一個健康的社會,勝選者及其支持者、敗選者及其支持者都存在如何理性對待對方的問題,都存在如何客觀看待特首選舉的制度性結果的問題。就此而言,遵守規則、尊重制度而非情緒化的發洩是一個起碼的、建設性的取態。儘管"民主300+"的選委及其支持者的言論代表了一種社會聲音,但部分過激的聲音給人的印象,首先便是不尊重制度和規則。

香港是一個法治社會,法治也是市民高度珍視的核心價值。講法治精神,就需要看到,無論是現在特首選舉委員會的投票方式,還是未來實現一人一票普選特首的方式,總會存在不同候選人有不同支持度的現象。根據現行有效制度產生的特首,也許不是某些人和群體所希望的候選人,但如果每一個持份者都尊重制度、尊重法律,分歧和撕裂便不難彌合。

給林鄭一個機會,實際上就是給香港一個機會,給所有持份者一個機會。如果說林鄭表達了謙虛、包容的團結的呼籲,則泛民也需要善意回應,這也是考驗他們是否具有廣闊胸襟的時候。繼續陷入只講立場,不論是非,一味表達極端政治訴求,絶非香港之福。一些泛民派人士以"非真普選"為由攻擊現行特首選舉制度,但同時又參與了這次選舉,等於既承認遊戲規則,又因為結果未能如願而詆譭規則,這種做法沒有建設性,不利於彌合社會矛盾。這樣的政治文化不改變,無論誰當特首,因為整體社會氛圍是不健康的。

自非法佔中以來,香港存在太多政治爭拗和分歧,使得香港市民無法寧心靜氣,更談不上集思廣益來思考和謀劃需要共同面對的問題。舊問題無法解決,新問題紛至沓來,矛盾只會日積月累,反過來促使香港社會陷入了更加無休無止的紛爭。這種惡性循環的狀況既掣肘了特區政府有效施政,又導致香港社會喪失了許多解決問題、彌合矛盾的機會。不同政治派別之間的角力,例如泛民議員在立法會的拉布等行為,實際上是在強制整個社會買單,極大地增加了社會成本。香港欲彌合各政治派別的分歧和矛盾,需要新任特首調動建制、泛民各派力量,加強溝通,共同努力。

解決重大政治議題存在可能性

近年來,關於基本法再啟蒙和"一國兩制"再思考的說法不絶於耳。從中央層面看,香港回歸20週年,到了總結過去、展望未來、重新出發的時候。"一國兩制"在港實施20週年,總體來看是成功的,但也面臨著一些新情況和新問題,新特首的產生,正是總結反思、繼續前進的關鍵時期。

國家主席習近平講,中央貫徹"一國兩制"方針堅持兩點:一是堅定不移,不會變、不動搖;二是全面凖確,確保"一國兩制"在香港的實踐不走樣、不變形,始終沿著正確方向前進。此兩點論述正是總結"一國兩制"基本規律的重要論斷。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張德江去年視察香港時提出,解決香港問題要勿忘初心、保持耐心、堅定信心,也是總結"一國兩制"的方向性指引。

討論"一國兩制"的初心,首先要明確"一國"的原則。在堅持"一國"的前提下,才能繼續按照歷史和現實的需要實施"兩制"。香港回歸20週年來,"兩制"的格局沒有變化,中央堅定不移貫徹"一國兩制"方針的立場沒有變化,但近年來"一國"原則卻屢屢遭到挑戰。從基本法二十三條立法的長期缺位到"港獨"思潮的蔓延,威脅"一國"原則的現象甚至呈現出滋長趨勢。因此,中央和香港在現階段反思"一國兩制"和基本法再啟蒙,意義深遠。

林鄭月娥並未在其競選政綱論及二十三條立法和重啟政改話題,這是一種策略性的考慮。畢竟,對於香港社會這些長期爭論的話題,不是政綱裏文字上呼應或特首上任後就能手到擒來解決的問題。因為重啟政改的過程既涉及特區的權力,也涉及到中央的權力,還取決於香港社會的共識及特區與中央的共識,難度之大可想而知。而社會對於23條立法的分歧一點也不亞於政改問題的分歧。在此情況下,林鄭在現階段低調處理相關問題的表述,從策略層面來講無可厚非。但香港社會有呼聲和訴求,林鄭上任以後也需積極面對這些問題,並有所呼應。

香港社會有聲音呼籲重啟政改,這種訴求本身無可厚非,但中央對政改有決定權和主導權。對此,中央已經有明確的原則和立場,就是要按照基本法和全國人大的有關決定來推進香港的民主進程,這一重啟政改的原則底線不可逾越。因此,重啟政改的關鍵是如何在基本法和全國人大有關決定的範圍內進行理性對話和凝聚共識,這才是香港社會看待重啟政改應有的理性立場。

另外,基本法23條立法擱淺至今,無疑是特區尚未履行維護國家安全憲制義務的重大缺漏,社會也應當認真反思和對待。筆者並不主張要把重啟政改和完成國安立法掛鉤,但講權利、爭自由和盡義務、履責任是法治社會的車之兩輪、鳥之兩翼,這一點社會應當形成共識。香港大學民意計劃負責人鐘庭耀先生經常拋出社會對重啟政改的民調數據,不知道他是否願意作一個這樣的民調,在強烈支持重啟政改的人士中有多少人是支持盡快完成基本法23條立法的?如果真有這樣的民調,且數據顯示,絶大部分支持重啟政改人士也支持盡快完成國安立法,那麼,這些重大政治性難題還會成為難題嗎?如果不是這樣,而是大部分支持重啟政改的人卻反對國安立法,那就得反思難題之所以為難題的始作俑者是誰了。

(注:上述文章不代表英國廣播公司BBC的立場和觀點)

歡迎用下表發表你的評論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