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評中國:上海教育第一的真相

比薩測試
Image caption OECD組織公布PISA2012測試結果,上海蟬聯第一。

中國的教育狀況如同經濟一樣,由於地域和社會差異太大、太複雜,各種信息紛至沓來,往往令人莫衷一是,難辨真相。

2013年中國教育的一個特大好消息,是OECD(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公布PISA(比薩測試)2012測試結果,上海蟬聯第一。

2009年上海首次代表中國參加這個著名的國際學生評估項目,毫無凖備地得了個第一;這次成功衛冕卻是沒有懸念的。PISA的評估對象是15歲學生,項目為數學、閱讀和科學(理科)。上海的成績是:數學613分(比第二名新加坡高40分)、閱讀570分(比第二名香港高25分)、科學580分(比第二名香港高25分),各項都比平均值高出一倍以上,更是把美國遠遠甩在後面。

在上海第一的背後,可以看到亞洲國家的文化特性:對教育的高度重視和對紙筆考試的高度重視。PISA三個項目進入前五的幾乎全為亞洲國家,僅芬蘭獲得科學第五。

對於上海第一,也有人質疑其實施過程是否有假。我相信這一結果是真實的,不僅因為上海基礎教育的水平在全國遙遙領先,而且學校之間比較均衡,農民工子女的教育得到較好保障,在大城市中首屈一指。國外發現的是教育系統的教研製度,形成市、區、學校三級教研網絡;以及重視教師的繼續教育和專業發展等具有中國特色的特點。

然而,在學業成就之外,上海還獲得了另一個世界第一:課業負擔最重。上海學生每周作業時間平均為13.8小時,高於OECD國家的平均7小時,是香港、澳門、台北的兩倍多,是韓國、芬蘭、捷克的四倍多。加上校外輔導和私人家教,上海學生每周校外學習時間平均為17小時左右,遠遠高於OECD的平均值7.8小時。

它澄清了一個事實,以往經常有人說亞洲國家的應試教育、課外補習都一樣,難以改變,看來還是很不一樣。它證明減少一半的作業時間仍然取得較好成績是完全可能的。這便是更值得重視的中國教育的真相和基本面貌。

在大多數城鄉,學生都在嚴酷的應試教育環境中苦讀苦練苦熬。河北衡水的萬人高中,標榜的「雪狼精神」是「今日瘋狂,明日輝煌」,對學生的一舉一動都進行打分和排名評價,有些學生因為早上來不及疊被子怕被扣分,高中三年未脫過衣服睡覺。安徽六安市的毛坦廠中學有2萬學生,號稱「亞洲最大的考試機器」。高三「全年無休」,僅周日傍晚放假2小時換洗衣物,可以說是教育界的「血汗工廠」。它們與上海的相似之處,都是以「時間 + 汗水」作為基本教育方式的。

中小學生的課業負擔過重,已經成為嚴重的社會問題,因不堪學業負擔和考試壓力,學生自殺的事件不斷發生。去年教育部再次重拳出擊進行治理,頒布被稱為史上最嚴「減負令」的《小學生減負十條規定》,內容包括陽光入學、均衡編班,切實縮小校際差距,招生不依據任何獲獎證書和考級證明,禁止以各種名目分重點班和非重點班;一年級新生入學後從「零起點」開展教學;一至三年級不留書面家庭作業,四至六年級每天書面家庭作業總量要控制在1小時之內;每天鍛煉1小時等等,其實不過是重申《義務教育法》的有關規定,以及小學應當做到的基本要求。

然而,《中國青年報》的一項調查顯示課外補習依然火爆。93.9%的受訪者確認身邊很多小學生仍然在上補習班。71.3%的被訪者反映,學校老師向學生、家長推薦或要求上補習班的情況很普遍;「英語」補習班最多(81.1%),其次是「數學(包括奧數)」(59.4%),「語文」(36.0%)排在第三位。中國家長的「虎媽」形像又一次顯現:許多家長並不支持減負的舉措,導致學校減負、家長加負。家長首選的原因是「競爭太激烈,周圍人都上補習班」(60.6%),其次為「許多考試內容課堂不講,只在補習班裏講」(26.1%)和「學校課堂質量不高」(21.1%)。

可見在家長的集體焦慮背後,學校差距過大、擇校熱高燒不退才是學生學業負擔過重的根本原因。這不是說家長的價值觀和行為沒有問題,而是說由於制度性的問題,將「虎媽」的過激行為部分合理化了。

基礎教育的功能和目標顯然不僅僅是考試成績。那些PISA沒有評價的指標,如身心健康、體能、社會化程度、交往能力、表達能力、藝術欣賞、生活能力、視力等等,都比學業成就更重要。如果評價這些內容,上海會得第幾呢?究竟是誰輸在了起跑線上?這是真正令人擔憂的。

注:本文不代表BBC的立場和觀點, 網友如要發表評論,請使用下表:

讀者反饋

我看bbc的不少文章對中國的事都非常的主觀和斷然,只寫自己認為對的東西,但這可不是做新聞應該有的,新聞就應該以客觀的角度看世界,放下國家的偏見,別人都說高中苦,但我不那麼認為,在那兒我們並沒有把自己培養成書呆子,至少我沒見過,而且這段時間成為了我人生中最美好,充實的回憶之一。<strong>孔融, 中國合肥</strong><br/>

相當支寺奇譯的意見,當全世界都加速拼命去競爭,那位自稱是教育學家的人,卻一味相信那些失敗的西方教育者的無用之言,說甚麼減壓、奴化,都是一些廢話。如果一個孩子連考試的壓力都無克服,將來怎樣在這個肉弱的世界生存下去。這就現實了!<strong>stch, </strong><br/>

如果教育制度不是以人為本, 而是以考試成績為本, 那麼培養出來的大部份學生都會缺乏人性, 基本上就像工廠裡的出品. 這不是問題, 如果大家都願意活在一個像工廠般的社會, 裡面大部份人活像工廠裡的機器零件和產品。但請不要錯責[儒家], 因為[儒家]從來強調人性, 尤其是人的善性。<strong>香港仔, 香港</strong><br/>

人不會時間到了就自己成熟,也是需要經由摸索習得經驗才會成長去探索各種不同的事物也是一種學習將時間全投注在課業和書本上,不是好事<strong>Loser, </strong><br/>

一點不稀奇,儒家思維在作怪,傳統儒家復活使死記硬背和大量執筆作業量增加以及衍生到新興的學習項目。東亞是傳統儒家思維為主地區。

<strong>zdc, </strong><br/>

共產黨就是這樣把人變成為奴才的,成為全世界最大的奴才工廠,看看現在每個家庭裏的所有現在化的工具和生活用品,從電燈到洗衣機,電視,電腦等等,哪有一件是中國大陸人發明的,他們貪婪地享受世界的文明成果,自己從不發明任何東西。<strong>春風, 中國</strong><br/>

我不了解中國中學教育是否有文中憂慮的種種問題。但我能夠觀察到自己及同事們指導的中國留學生,即中國16年教育的最終成品。

我不覺得中國留學生在人格發展或社交能力上與他國同齡人有什麼差異,同事們對此似乎也沒有異議。當然,文化差異是存在的,但那是正常現象。

唯一值得提出的是,中國學生似乎更加自我中心。但適度的自我中心不一定是缺陷;即使是,也可能是中國普遍獨生子女現象造成。

雖然我的觀察是基於很小的樣本,但他們都是中國學校的佼佼者。如果中國教育制真的有普遍問題,在該樣本上應該能夠體現。

總之,如果說中國在培養書呆子,那麼為什麼我從其中本應最為「書呆子」的人身上看不到「呆」氣呢?<strong>Tang, BKL</strong><br/>

上海孩子一周課外學習時間十七小時,如果這是真的,太讓人羨慕了。江蘇教育競爭比他們殘酷得多,我的初三時期,早上七點十分開始上課,中午沒有午休,三十分鐘吃飯時間過來就是上課,晚上六點左右到家,做作業做到十二點往後是常態,一兩點也是經常有的,一周只有周日不上課,但伴隨著大量的作業。後來當看到報道的血汗工廠,也不會比這辛苦多少,年紀小身體還好,所以撐得住。高中時期,也差不多,也許不要那麼晚睡了,但早上無論冬夏,五點半天上還有月亮的時候去教室早讀,上學時天天如此

<strong>Mandy Shi, </strong><br/>

教育是否成功,檢驗的標凖仍然是實踐。如果社會奮發向前,有足夠的各類人力資源,完成當前社會的需求,就是成功的。顯然,30年來中國的教育是成功的!中國目前的工程師、科研人員的人數和質量,在世界上都名列前茅。不過,從效率,即花太多時間取得優異考試成績,而損失了非智力因素的培養,是一個需要改進的方面。

歐美社會已進入成熟階段,學生不如此努力,是由於社會人力資源已經足以滿足要求。可以放慢腳步了。和中國是兩個階段,兩種模式。<strong> </strong><br/>

我看到『上海學生每周作業時間平均為13.8小時,高於OECD國家的平均7小時,是香港、澳門、台北的兩倍多,是韓國、芬蘭、捷克的四倍多。加上校外輔導和私人家教,上海學生每周校外學習時間平均為17小時左右,遠遠高於OECD的平均值7.8小時』, 就受不鳥了,作為山東考生,高中三年每周作業時間都至少40小時有木有!這我還算是做得快的,做的慢的同學每天都得12點睡覺,作業時間超過60小時。<strong>鵬, 南安普頓</strong><br/>

中國的一些教育家總有各種奇怪的幻覺:讓孩子接受更多的科學教育,會摧毀孩子的生活能力,讓孩子無所事事在家看電視打電玩(很多美國家長的選擇),反而有利於孩子體能和視力。<strong>奇譚, </strong><b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