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大麻王國的“驚魂之旅”

. 圖片版權 AFP

種黃瓜還是種大麻?歐洲最窮的國家之一阿爾巴尼亞,一個接一個的農莊改種大麻,催生出數十億美元的毒品加工、交易產業。阿爾巴尼亞政府加力緝毒,最近警察查繳的一批大麻之多創新紀錄。記者冒險飛奔趕去。

黃昏,夕陽把天空染成一幅絢麗的水彩畫。遠處的群山卻依舊是黑漆漆、陰沉沉的,似乎透露著不祥之兆。坦率說,我還真懷疑我們能不能活到黎明……

我坐在一輛超高速行駛的警車後排,沒有安全帶!我的同事阿爾芭娜坐在我前面,我可以看到她一頭捲髮起伏跳躍!警車繼續全速前進,高大威猛的大貨車乖乖給我們讓路;我們任性地飛奔、在車流中忽左忽右、鑽進鑽出。

警車內充斥著熱情奔放的音樂,阿爾巴尼亞南部地區的民樂,震耳欲聾的音響,強化著我正在經歷的這種幾乎致命的速度感。

這是詹蒂最喜歡聽的音樂。他是阿爾巴尼亞警察發言人,正在為我們開車。詹蒂熱愛本職工作。音樂聲太大,他提高嗓門大喊,"我每天工作18個小時!"我相信他的話。

詹蒂個兒不高、身材圓滾滾,人是火眼金睛級別的敏銳,笑聲宛如洪鐘一般響亮。看得出來,他覺得我和阿爾芭娜很好玩兒:我明顯恐懼,臉已嚇到煞白;阿爾芭娜心直口快、滿不在乎的樣子。

和阿爾芭娜相比,我覺得詹蒂一定認為我是膽小鬼。阿爾芭娜是阿爾巴尼亞人,對路況知根知底。再說,她可是曾經報道過科索沃戰爭的資深戰地記者,絶對贏得詹蒂更多的尊重。

所幸的是,瘋狂飆車一個小時之後,我們抵達了目的地:山腳下一個從前的養雞場。天已經黑了,打開車門,一種怪異的味道撲鼻而來,甜膩膩,聞著讓人發暈,絶對沒錯,大麻味兒。

詹蒂告訴我們稍等,他大步流星地徑直走向一座巨大的倉庫,手不離手機,手機不離耳。我們和在周邊的一大批警官分別握手,有些穿著制服,有些和詹蒂一樣穿便衣。一個小時過去了,當地電視台的拍攝小組決定放棄、收工回家,我們選擇繼續等下去。最後,詹蒂總算出來了,叫我和阿爾芭娜過去……

一步步走近倉庫,我們逐漸可以看到一些參與緝毒行動的阿爾巴尼亞特種兵的身影,高大、健壯。為了避免暴露身份,我們經過時,他們立刻拉下蒙面帽,不過同時,人家倒也沒忘了禮貌,還祝我們當晚順利、開心。

倉庫內,是一片散發著濃郁氣味兒的綠色海洋。一層層臨時搭建的鐵絲網架子上,擺滿了正在晾曬的大麻葉,架子高高的,幾乎頂到天花板;長長的,恐怕有30米,一直延伸到倉庫另一端。水泥地上,一堆一堆散放的大麻高幾乎齊腰,也有一麻袋一麻袋的。

"毒海"當中站著的那人是此次緝毒行動的指揮官。他頭上的毛絨帽拉的低低的,眼鏡架在鼻尖兒上,腰上挎著槍。

我感覺,他很不高興看到我們來。明擺著的,我們干擾了他做事。但是,在詹蒂的勸說和鼓勵之下,他開始回答我們的問題。

圖片版權 AFP

指揮官介紹說,這是阿爾巴尼亞緝毒行動的第二階段。第一階段打擊目標主要是種植園、鏟除作物。現在收獲季節已過,目標轉移為查禁倉庫中晾曬、加工、等候上市的大麻。

經調查,這家倉庫裏的大麻總量超過四噸。這次行動,成了阿爾巴尼亞有史以來戰利品最大的緝毒行動之一。

這些毒品相當、相當值錢。在阿爾巴尼亞,一公斤大麻售價在100-200歐元之間;運到意大利,價格猛漲到一公斤高達1500歐元。這樣算下來,一噸就是150萬歐元。難怪,阿爾巴尼亞難以計數的小村莊見風使舵,在犯罪團伙的幫助下,拔掉黃瓜西紅柿、改種大麻。

返回倉庫,我們的提問開始讓指揮官有些不耐煩,採訪比他預想的要長。我問他,你認為種植、販賣大麻可能會對阿爾巴尼亞社會的道德結構帶來怎樣的衝擊?這時,詹蒂立刻插手,嚴厲地警告我:你不能問這個問題。

指揮官問,你們完事兒了嗎?其實沒完,我真想請他嚴肅、深沉地在一排排大麻架子中走一走,我好拍幾段視頻,但是我沒敢問。看得出來,那時候他已經非常、非常煩、想讓我們盡快離開了。

沒辦法,接下來幾分鐘內,我們阿爾芭娜瘋狂行動,站在高地兒上、鑽到架子下,如同兩隻不聽話的寶寶寵物一樣,登高爬低輾轉騰挪,爭取拍到一些好照片。

圖片版權 AP
Image caption 銷毀時警察要注意站在上風頭

這次緝毒行動的戰果之輝煌令人震驚。批評人士也許會說,腐敗猖獗削弱了阿爾巴尼亞警察打擊大麻交易的效果,但是,至少這個倉庫裏的毒品終點站是焚化爐,而不是非法出口。

最後,詹蒂衝我們說,好了,走、走。我們開始返回地拉那的旅途。

好在這一次他車開的還算安生,我不用擔心生命安全。

歡迎使用下表發來您的對這篇報道有任何意見或感想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