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一個「留守女人」的夢

. 圖片版權 JOSE CENDON

國內的窘況驅使岡比亞大批年輕人逃往歐洲。她年輕漂亮、有追求,還是單身,為什麼不想去倫敦或是羅馬發展事業、尋找伴侶?

如果說成功僅靠意志力,那麼,泰達·加羅的名字可能會與瑪莉官(Mary Quant)或者香奈兒(Coco Chanel)並排在一起。

泰達在岡比亞西部一個村莊開了間時裝店,她在紐約或者巴黎沒有分店,她自製的香水—品牌名"藍色感覺"—這個聖誕節也不會和雅詩蘭黛並排擺在同一貨架。

但是,我們坐在她的時裝店門外閒聊,看著雞、羊在小巷中悠閒散步,我感覺自己好像是在聽取權勢強大女高管的勵志演講,或許,可以說是岡比亞版的時尚女魔頭安娜·溫特(Anna Wintour)?

她說,人生全在自己,自信最為重要。是的,還有我們一定從老闆嘴裏聽到過的那句話,"沒有問題,只有機會。"

圖片版權 JOSE CENDON

她可以這麼說。靠最後這句老闆口頭禪的激勵,她為自己開創出一條生路。她提醒我,岡比亞男人可以娶四個老婆,這就是說,每個老婆要想贏得老公的歡心可能都很難。

不過,這也許就是需要噴一噴"藍色感覺"的原因了。這款香水是用當地路邊野生的薰衣草為原材料製成的。泰達的營銷口號是:"藍色感覺"—保你讓男人無法拒絶。

不過,看看村裏現在的狀況,也許用不了多久,還值得費工夫討歡心的男人就剩不下幾個了。過去幾年,越來越多的男人離開故土,他們搭乘長途客車,目的地不單單是出村,而是徹底出國。

首先他們會往北走,穿越撒哈拉沙漠抵達利比亞。從那裏,他們搭乘人蛇的偷渡船,經過地中海進入歐洲。

這種模式在非洲這一帶都曾重復出現,從西海岸的岡比亞一直到東海岸的索馬里。但是對岡比亞來說,問題特別嚴重。

圖片版權 JOSE CENDON
Image caption 岡比亞前總統賈梅

過去20多年,岡比亞一直由賈梅(Yahyah Jammeh)總統統治,不過本月初,他令人吃驚地在大選中落敗。溫柔些說,賈梅屬於那種強人型領導,他可不會為需要講禮貌而傷腦筋。

今年早些時候,賈梅的一個政治對手在監禁期間被毒打致死,賈梅受到質疑和批評,他給聯合國和國際特赦的回答是:去下地獄吧。

賈梅的"臣民"們的應對措施是:去歐洲吧。人數創紀錄。根據聯合國難民事務專員的介紹,今年,從利比亞離岸的偷渡船上的人,14個中就有1個是岡比亞人。

岡比亞總人口不到200萬,這可是一個相當大的數目。雖然這其中大多數都是經濟移民、而不是政治移民,但是,賈梅臭名昭彰,大多數逃跑的岡比亞人都以為,自己怎麼也有個機會申請避難吧。

賈梅的繼任艾達瑪·巴羅(Adama Barrow)選舉中勝出時,他本人看上去好像和所有的人一樣吃驚。他已經承諾扭轉這股逃亡風。但是,岡比亞面臨嚴重乾旱,經濟相當困窘,沒有多少人看好總統承諾的前景。

圖片版權 JOSE CENDON

在岡比亞,穿越撒哈拉沙漠的路線走的人太多了、太熟了,以至於都有了個專門的名字:後路。

泰達說,"我可以說,單單我們這個村子就有大約50人走了後路,儘管人們聽說過死在沙漠、大海中的故事。在清真寺,人們會給那些已經到了國外的人祈禱,為那些即將走上後路的人祈禱。"

在歐洲已經找到工作的人經常會給家裏匯款。現在在泰達所在的村裏,那些所謂"西聯匯款婚姻"中的留守女人通常穿的更漂亮、家裏還安了衛視鍋。

但是現在,和歐洲一樣,移民太多也成了一個引起擔心的問題。大逃亡讓岡比亞流失了寶貴的年輕人。

如果這種現象繼續下去,也許用不了多久,農忙時節就沒有青壯年勞力忙收成了。噴了"藍色感覺"之後,又能和誰去歡樂、生孩子呢?

泰達現在參與一項政府計劃、鼓勵年輕人留在國內。她在時裝店裏培訓縫紉學徒。

但這又引出了新問題。學會了新手藝,泰達的四個學徒走上了後路。就連泰達同父異母(或者同母異父)的弟弟也一樣,泰達教會他做銷售,最近聽說,弟弟死在利比亞。

我問泰達,難道你本人就沒有考慮過走後路?歸根結底,她只有31歲,人很漂亮,有追求,還是單身。難道不想在倫敦或是羅馬繼續發展時裝事業?或者,尋找人生伴侶?

泰達搖了搖頭。她再次提醒我,人生全在自己怎麼做,而不是在哪裏做。

不過,對其他岡比亞人來說,光靠"藍色感覺"的魅力不足以誘惑他們留下來。

請用下表發表評論: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