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從出國買買買到吃飯難難難

Image caption BBC記者用100美元換回來的兩大摞委內瑞拉錢

委內瑞拉曾經很富裕,國人酷愛海外掃貨。現在通膨高漲、貨幣狂貶,出去逛街要拎一麻袋現鈔!有圖有真相:這是記者100美元換來的。

到委內瑞拉首都加拉加斯的第一天晚上,朋友問我,"你換錢了嗎?"我說還沒有呢。他們立刻回答,"哦,那就別換了。至少別按官方匯率換。把你的美元拿來,我們替你換。"

聽話,我遞過去一張100美元的鈔票。轉天,我收到換回來的兩大摞鈔票。凖確一點兒:巨……大的兩摞鈔票!每一摞各有1000張鈔票,兩摞總計20萬玻利瓦(委內瑞拉貨幣)。我立刻感覺好像中了六合彩。

當然了,這可不是玩兒六合彩,贏家寥寥無幾,輸了的,是那些普通百姓。他們的工資收入分分鐘在縮水;需要排隊好幾個小時,才能買到那些幾乎買不起的最基本的食品。

所有這一切,都發生在這個石油蘊藏極為豐富的國家,這裏的國人一度曾以去海外"買買買"而出名。如此變化,真的很難理解。要想搞懂數字中的真相,你必須容我慢慢、細細說來,因為問題會變得很複雜。

圖片版權 Reuters

事實上,委內瑞拉有三個貨幣兌換率。

如果你是進口必需品比如日常食品和藥品,你恰好又認識政府部門管這事兒的人,你可以用國家控制價買美元:10玻利瓦換1美元。好便宜!

其他所有的人,本來應該是用政府控制的第二種匯率換匯,目前是670玻利瓦(兌換一美元)。但真實世界中還流行著一種黑市匯率。過去幾個星期猛漲、已經突破房頂。

10月時,1500玻利瓦可換1美元,到11月下旬已經漲到遠遠不止4000。

此後,委內瑞拉貨幣確實曾經反彈、較前更為堅挺,但即便如此,還是相當於1兩個月內在黑市上丟掉一半的價值。

圖片版權 EPA

剛去委內瑞拉時我換來的那兩大摞玻利瓦等於100美元;兩個星期後我離開的時候,只值50美元了。

100玻利瓦是委內瑞拉流通的面值最大的鈔票,但是只值2美分。所以,如果你想出去喝杯咖啡或是吃點東西,需要提著一大口袋錢!

現在央行開始發行面值更大的現鈔和新硬幣,目的是方便人民生活,但是這又引發出新問題。

貨幣如此不值錢,取款機應付不了,因為一次只能給出價值幾美元的錢。我在委內瑞拉期間,從來沒有見過任何一個取款機前不排大隊的,除非那個取款機壞了。

小伙子拉米羅身穿白色T恤衫、頭戴紅色棒球帽,站在人龍中等了半天,總算取出一摞不值錢的錢。他說,"我每天都來。我們都在浪費生命找錢。"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就算有現金,你也不一定能買到想買的東西。

一些日常食品,比如大米、油,零售價是國家調控的。這就是說,價格相對來說還比較便宜,但是供應相當有限,而且,取決於身份證號碼,每人只有在特定的一些天才能購物。

我的出租車司機亞歷山大說,"我買東西的日子是星期一。"亞歷山大人高馬大,長的很像委內瑞拉已故總統查韋斯。他說,"我每星期一去超市。問題是,經常什麼也沒賣的。"

誰也不知道委內瑞拉真正的通貨膨脹率是多少,政府已經不再發表數字了。去年的通膨是180%,今年國際貨幣基金組織預測可能會漲到500%,GDP下跌10%。很難想像,哪一個經濟體系能扛得住這個 。

委內瑞拉政府抱怨原油價格下跌,抱怨美國牽頭策劃破壞委內瑞拉經濟的陰謀。這星期,總統馬杜羅還指責鄰國哥倫比亞黑幫團伙用大筆、跨界金錢交易給委內瑞拉通貨膨脹添柴。

圖片版權 EPA

但真相是,委內瑞拉忍受的是自己長期管理不善的後遺症。從津巴布韋、阿根廷到魏瑪共和國,歷史告訴我們,當一個國家開始靠印錢支撐經濟的時候,結局很少是好的。

加拉加斯,節日的彩燈已經開始閃爍。馴鹿、雪人、雪橇在枝繁葉茂、鬱鬱葱葱的熱帶植物映襯下顯得非常不合時宜。

但是,對成千上萬貧困的委內瑞拉家庭來說,這將是一個非常難過的聖誕節,有些家庭面對的將是真正的饑餓,而這一切,都發生在這個曾經是南美最富裕的國家之一!

我坐在加拉加斯機場等候離開,打開一份當地報紙,看到上面有一張卡通:滿臉疑惑的聖誕老人正在讀一份長長的聖誕節心願單,他對身邊幫忙的小精靈說,"這上面怎麼都是吃的啊?!"滿臉悲傷的小精靈看了一眼聖誕老人,回答說,"這是委內瑞拉人的心願單。"

請用下表發表評論: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