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公交車上 鄰座的人在看色情視頻

色情視頻 圖片版權 iStock

高峰時段,人家旁若無人地看片。心裏不爽,但暴走絶無可能,想不看也難:屏幕太亮!這是人家的自由和人權?英國有法律規定嗎?

漫長的一天總算結束了。下班後晚7點半,我坐上公交車。外面下著小雨,冷颼颼的,乘客都裹著厚外套、帽子。

車內光線柔和,我指望著一路能放鬆放鬆,忘掉一天的瑣事,心靈"關機"。

我坐在車的下層,身邊是個陌生人。我沒多想,只是很欣慰能有座兒。公交車穿過倫敦的大街小巷,鄰座人的手機抓住了我的視線。我並不是好管閒事,但是,車內有些昏暗,他的屏幕閃閃發光,儘管他稍稍側著手機,但我還是看見了。

雖然我並無心、也無意,但視線還是被拉向屏幕。突然,我意識到,他在看色情視頻!

意識到之後,雖然真的並不想再看,但眼睛還是不由自主地溜過去幾次。我簡直不敢相信。最開始,他在看動漫色情視頻,屏幕上兩個赤身裸體、顏色俗艷的人物一遍遍重覆動作。然後他開始看色情影片。開頭好像是在加油站,一個肥肥的女人,穿著低胸黃上衣,一頭金髮,看著車窗內的司機。

我沒有聽見任何聲音,除了簡短的幾秒鐘——這位乘客把耳機拔下來、又插上去的空檔兒。

圖片版權 Alamy

男子似乎沒有察覺到我的注意,也許是因為他拉起連帽衫的帽子擋住了周邊視線。看起來,他根本沒意識到我和其他人的存在,我承認,其他人看不到我能看到的。

後來,到了他要下車的那一站。他坐的是靠窗位子、我靠通道。他示意要下車,從我身旁擠過去的時候還嘟囔了一句謝謝。我看著他下車,匯入人群。

我感覺不舒服,而且有些惱怒,但是我什麼也沒做。我沒和他說什麼,他也沒有注意到我的目光和神情。視線沒有對接,所以我甚至不能用非口頭形式表現自己的感覺。我也沒有想到去告訴司機。即便我想到了一定也很難擠過去,車上人很多。

但是等我下車之後,腦子裏浮現出一連串的問題。如果孩子看到了怎麼辦?有關於在公共場所看色情片的法律規定嗎?如果有法律,執法容易嗎?為什麼這名乘客會以為公交車是看色情片的合適場所呢?我該擔心安全隱患嗎?

身為記者,雖然他讓我不舒服,但我也從他的角度考慮了一下。我自問:他有權在任何地方、用自己的私人設備看色情片嗎?我們這個社會的公民權利是不是賦予他這樣的自由?

但是在我內心,我感覺受到了冒犯。後來我向朋友講起這段經歷,發現好像每人都有自己的故事和觀點。

一個朋友說,"我也碰上過。我帶著兒子在瑞士一家機場喝咖啡,旁邊坐著的兩個意大利小伙子。我真提意見了,因為當時我感覺比較安全,我想,就算吵起來,我也能得到幫助。"直言起到了作用,小伙子很禮貌地關掉了電腦。

我的經歷確實引起人們探討,但是和我一樣,沒人知道法律是如何規定的。

杜倫大學的邁克格林教授(Prof Clare McGlynn)是研究色情法律的專家。她說,無法阻止人在公共場所看色情內容,比如公交車、圖書館、公園或者咖啡館。"就好像是看書。他們看的是合法材料……限制別人看會引起其他的挑戰。"

在邁克格林教授看來,只有當看色情片的人騷擾別人、或者引起騷亂時候,才可以用法律去阻止。

那麼,旁邊的人該怎麼辦呢?邁克格林教授說,這是個兩難困境。"就好像(街上)有人朝你喊話、'寶貝兒、高興點兒!'你怎麼辦,過去對抗?還是低頭接著走?"

但是,當我聯絡倫敦交通局時,發現他們似乎非常重視。我被告知,"如果某人讓你感覺不舒服,比如在看色情材料,請通知警察或者我們的工作人員。"

圖片版權 Thinkstock

一名工作人員說,乘客應該告訴公交車司機,司機會通知控制中心,有關信息將提交警察調查。

邁克格林教授認為,警察也沒什麼辦法。不過,御用大律師特納(James Turner QC)聯繫BBC說,確實有條法律—不雅材料展示(控制)法,也許可以用來作為起訴的依據。

五年前在美國,"媒體道德"組織的負責人在乘飛機時遇到和我類似的經歷。後來,這家組織(現在已經更名為性剝削國家中心NCOSE)發起行動,要求各大航空公司禁止乘客看色情片。

NCOSE的哈威爾森(Haley Halverson)告訴我說,"除了一家之外,所有其他航空公司都同意改進禁止乘客飛行期間觀看此類材料的規定,加強對空勤人員處理情況的培訓。"

但是,公交車上沒有乘務員,火車上也沒有。就算有人在車上看色情片警察要去調查,乘客可以隨時下車啊。

那警察怎麼去抓住他們呢?抓不住怎麼審?

網友留言

沒事看別人的手機屏幕,只能怪自己自控能力弱。

anna, estonia

如果看視頻的人並沒有把他的視頻放到每一個人都看得到的地方,也沒有把聲音放出來讓你不得不聽,我不覺得這有什麼問題。如果這是問題,那我看到別人在看讓我厭惡的電視劇的時候,是否也可以叫警察?如果我覺得那宣揚暴力的電視劇會對我的孩子造成惡劣的影響,我可以叫警察嗎?

佚名

有趣的報道,這是關於公共空間行為規範的議題,個人自由和集體利益的衝突——讓我想起了公共空間禁煙的討論,如果個人取得愉悅的行為嚴重侵犯/或者存在嚴重干擾他人的可能,法律該如何介入處理?在公共場合不能以自由的名義就允許人任意行為的。

soso

請不要盯著他人的螢幕。

alosix

歡迎用下表發表評論: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