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緬甸--真話、謊言、昂山素季

羅興亞人是緬甸境內穆斯林少數民族 圖片版權 Empics
Image caption 羅興亞人是緬甸境內穆斯林少數民族

特朗普和昂山素季的共同之處可能比你想像的多!除了年齡相仿、髮型惹眼,幾乎每天,素季的下屬也在猛轟國際媒體製造假新聞。

特朗普和昂山素季的共同點可能比你想像的要多。倆人年齡都超過七十歲,倆人髮型都曾是關注和熱議的話題,倆人都同樣不喜歡記者。

特朗普和媒體的關係已經被廣泛、深入地報道過,昂山素季的可能讓人看了有點吃驚。歸根結底,她是舉世聞名的人權、民主象徵。她被軟禁的那些年,記者曾經冒著很大的風險去看她:帶給世界她不屈不撓的英勇故事。

現在昂山素季掌權了,事情不同了。她從來不接受緬甸媒體的採訪--偶爾受訪都是和國際媒體,九個月前就職以來,她從來沒有召開過正式的新聞發佈會。但是幾乎每天,昂山素季政府控制的報紙首頁都在猛批國際新聞單位、全球電視台的報道是假新聞。感覺像是回到了軍事統治年代。

原因是,外國記者在報道羅興亞人的處境。羅興亞人是少數民族,穆斯林,人口大約100萬,曾經長期受歧視,過去3個多月受到殘酷的軍事打壓。一些人可能會吃驚,昂山素季沒有站在受壓制的少數民族、人權的立場上,而是和軍隊密切配合,曾經常年限制她自由的軍隊。

上星期,我曾經試圖前往臨近孟加拉的若開邦(Rakhine State)北部衝突地區。有人指稱,緬甸軍隊過去將近四個月在這裏搞種族清洗、甚至大屠殺。沒有任何獨立機構或個人獲准進入。

所以,接到若開邦政府的許可批准前往該地區,也真有些吃驚。我們立刻飛往若開邦首府實兌(Sittwe),從那裏搭乘擁擠的渡船,沿瑪育河(Mayyu River)北行。四個小時,看了好幾部緬甸片兒之後,我們抵達Buthedaung鎮。從這裏再坐45分鐘的公交車就到衝突地區了。

不幸的是,官方也來人迎接了。"歡迎"團隊包括警察、安保官員,在碼頭上攔住我們,表示要"請"我們去鎮政府。到了鎮政府,對方很有禮貌地通知說:你們的批文被撤銷了,消息已經傳到首都內比都的昂山素季政府了。

圖片版權 EPA
Image caption 昂山素季在一次會議上講話

乘船返回之前,當地一名行政官員同意給我們一個採訪。這也算是一個小小勝利吧。自從10月初這起危機升級以來,我們多次試圖聯繫昂山素季和她的發言人,但全部遭到拒絶。

丹塔覺(Than Htut Kyaw)是醫生出身,緬甸佛教徒,過去10年一直生活在該地區。交談中,我們很快就看明白了,他和其他許多緬甸佛教徒一樣,認為羅興亞人受到暴行對待的報道都是編造的。

記者、救援人員不能進入、不能自由活動,羅興亞人只能自己動手傳播消息。他們用智能手機拍攝證據證詞,通過應用軟件發送給在緬甸以外的人。我看到過很多很慘的視頻,女人,面部有傷痕,說她們被強暴;孩子,屍橫路邊;燒焦的顱骨。聯合國證實,已經有65000名羅興亞人逃到孟加拉。

證實這些材料有困難、但並非不可能。通常,都有來自同一地點的多個消息來源,再者,一些組織在當地有隱蔽的人員網絡。

但是和丹塔覺醫生交談發現,在他看來,這都不是真的。他笑著說,"都是謠言。"

這也是昂山素季和她的官員正在使用的說辭:都是假的。他們堅持說,被強姦的婦女,被燒燬的村莊,屍體,所有這一切都是編造的,或者是羅興亞人自己擺拍的,為的是爭取世界各國的同情。

Image caption 記者想聯繫昂山素季的發言人,對方不是不回復,就是說:我正在開會

有一些國家—其中包括英國,都在把昂山素季往好處想,強調緬甸走出獨裁統治的積極一面。

歸根結底,昂山素季掌控時間確實還不長,根據緬甸憲法,她也無權控制軍隊和警察。就算她試圖阻止緬甸軍隊在若開邦的行動,可能也做不到,不管她有多少缺點,所有的人一致認為,她現在是緬甸最大的希望。

問題是,昂山素季是可以阻止煽動性宣傳的。

為什麼她能夠控制的那些部長們—那些直接向她匯報的官員、比如她自己的發言人—也在繼續領導反羅興亞人的宣傳攻勢?批評絶望的羅興亞人講述的故事,支持軍方的否認,而這支軍隊過去幾十年歷史記錄糟糕,包括燒燬少數民族村莊、強姦少數民族婦女。

迫於壓力,昂山素季組織了一個委員會調查暴行指稱。但是,委員會的領導是副總統,從前是將軍。不少人預測調查結果可能會被粉飾,結論可能和那位醫生的差不多:忽略擺在眼前的、合理推斷的證據,都是造謠,假新聞!

歡迎用下表發表評論: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