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誰在「惡搞」教宗呢?

Woman walking past a poster of Pope Francis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羅馬驚現"大字報",大主教收到"假新聞",諷刺批評方濟各。教宗在自己的一畝三分地被罵,人家用的還是拉丁文。原因?性!

剛看到時,我不禁大吃一驚。

我在電車上,前幾排恰好坐著一位修女。車停了,看到路旁貼著幾張"大字報"。上面的教宗方濟各表情嚴峻。他陰沉、甚至可以說有些嚇人的面孔下是一連串的譴責:撤換牧師;對主教的擔心視而不見;古老的天主教團體"馬耳他騎士團"遭"砍頭"。

這和我早已習慣在羅馬看到的正相反。電車經過的這片城區,通常會看到的是笑瞇瞇的教宗,或者伸出雙臂、或者翹著大指。

在意大利,教廷是最像王室的建制了。所以,也許我們並不應吃驚,羅馬當局下令把這些冒犯性文字遮住,就剩下方濟各嚴肅的面孔,還有寫著"非法張貼"字樣的告示。

大約就與羅馬城牆上出現此類海報同時,在羅馬的大主教們打開郵箱,發現收到梵蒂岡報紙《羅馬觀察報》(L'Osservatore Romano)的"假"首頁。報頭教宗徽章下有傳統的拉丁文箴言,首頁有一長串數名保守派主教向教宗提出的問題,每一個問題下的答案都寫著"是與否!"

教宗在自己的一畝三分地被罵,更甚的,人家用的居然還是拉丁文!

雖然教宗方濟各深受廣大普通天主教徒的愛戴,但是,他對梵蒂岡的改革遭遇阻力,他也激怒了天主教會中更加傳統的流派。

緊張的主要源頭?沒錯,就是性。

方濟各曾說,離婚後再婚的教徒應該可以領取聖餐。反對者說,這削弱了教會宣講的婚姻教義,因為再婚是有罪的。那張假報紙假上提出的問題都是關於這個話題的。

站在反教宗前沿的是美國人、樞機主教伯克(Raymond Burke),他是那種堅守陳規的人,曾經告訴當時是美國總統候選人的克里(John Kerry),你不能領聖餐,因為你從前支持墮胎。

圖片版權 Latin Mass Society
Image caption 樞機主教伯克

伯克大主教常年專注研究教會法,他希望確保這些法律得以貫徹執行。伯克認為,教宗正在"危險地"擺弄教會2000年的傳統,他甚至威脅向教宗下"改正法案"。真這樣做,非常大膽、而且相當不尋常,過去幾個世紀未曾出現過。

伯克主教住在一套寬敞的公寓中,公寓離墨索里尼修建的台伯河通往聖伯多祿廣場的幹道不遠。他就是從這裏組織他所說的"清晰教義"行動。

主教相當看重傳統、儀式。我去採訪時,看到主教的紅帽擺在玻璃盒中,好像聖物一般。我被帶入客廳,裏面擺放著高靠背的椅子。我們在客廳裏期待主教堂皇入場。和我坐在一起等候的還有主教的新聞顧問,他是這樣迎接主教到來的:單腿跪地,親吻主教手上戴的金戒指。這是教會中對大人物表示尊敬的傳統

與此相比,我作為梵蒂岡新聞報道團隊一員見到教宗的時候,我們互相握手。我無法不注意到,當別人在他面前單膝跪地的時候、他看上去略有一些不舒服。

羅馬流傳的說法是,海報是右翼團體張貼的,他們不喜歡教宗呼籲歐洲更加歡迎移民。在這一點上,伯克主教似乎也站在另一面—最近他曾會晤意大利反移民的"北方聯盟"領導人。不過,沒有證據表明,是伯克策劃大字報、製造了假新聞。許多保守的天主教徒不喜歡教宗的一些改革措施。

圖片版權 AFP/Getty Images

教宗決定住在梵蒂岡一套更簡樸的套房,自己拎包,出門坐福特汽車等,好像捅破了教宗高大上的氣泡。一些人認為這樣的"自由"是"非教宗"的,不喜歡他把教會中那些更傳統的流派稱作"生硬"。

迄今,教宗並未理會批評。

他最近曾經開玩笑說,"我沒吃鎮靜劑。"他說,他對付壓力的辦法是,把問題寫下來,放在沉睡的聖約瑟塑像下。聖約瑟是木匠,天主教徒遇到實際困難時求助的聖人。教宗接著說,"現在聖約瑟睡在紙條堆成的牀墊子上了。"

問題是,教宗的任務是,成為教會團結的基石,如果教宗引起分裂,就敲響警鐘了。雖然方濟各在召喚迷途羔羊方面取得了巨大成功,但他也面臨疏遠那些圈內羔羊的風險。

教宗承認主教和神父之間出現"裂痕"。如果不修補,這有可能會演變成更嚴重的問題。

看來,將來很可能還會出更多"惡搞"教宗的事兒。

(注:Christopher Lamb 是天主教權威報紙《Tablet》駐梵蒂岡記者)

網友留言

教宗沒有辱沒方濟各這個聖名,毫無疑問,他可以成為聖方濟小兄弟會的一個小兄弟。

白志柔, 中華民國新北市中和區

行動前可否警醒、捫心自問:愛主耶穌基督嗎?!彰顯福音了嗎?!是"指著主誇口"嗎?!腓立比書3:13、14。FYI

碧海長鯨,

歡迎用下表發表你的評論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