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女人的聲音—我罩袍下有口紅!

Konkona Sen Sharma扮演三個孩子的母親,她不願被看作生育機器 圖片版權 Alankrita Shrivastava
Image caption Konkona Sen Sharma扮演三個孩子的母親,她不願被看作生育機器

什麼年代了,難道仍然只能用男人的視角看世界?在國際舞台屢獲殊榮的印度導演可不這麼認為,她誓言挑戰"廣電"封殺。

最近,在國際舞台屢獲殊榮的印度影片《我罩袍下的口紅》(Lipstick Under My Burkha)遭印度"廣電"貼封條:禁止在國內上映。

但是,影片導演很不服,誓言要打官司、推翻審查部門"不合邏輯"的封殺令。

《我罩袍下的口紅》導演阿蘭克里塔·施裏瓦斯塔瓦(Alankrita Shrivastava)不久前收到一封信,措辭很低劣、而且通篇都是錯別字。信中說,我們不能給你的影片頒發通過審查的證書,因為影片"女性傾向太強烈"、"有連續的性畫面"(這裏"傾向"和"連續"的拼寫都是錯誤的)。

印度"中央電影審核委員會"還抱怨這部影片當中"有辱罵性語言、色情音頻(意思是電話性愛)、敏感觸及社會中某個特定群體(暗指可能傷害穆斯林人的宗教信仰)"。

這實際上意味著,由幾名印度影壇當紅女星領銜的《我罩袍下的口紅》無法在印度國內電影院播放。

影片講述的是生活在印度一個小鎮上的四個女人的故事。幾個月以前在東京首映,此後,在世界各地電影節中數次獲獎。

圖片版權 JIGNESH PANCHAL
Image caption 《我罩袍下的口紅》已經獲得多項國際大獎

上星期,《我罩袍下的口紅》在英國格拉斯哥電影節上播放兩場,場場爆棚,並獲得"觀眾大獎"。這是該電影節頒發的唯一獎項。

此外,影片還曾在斯德哥爾摩、開羅、愛沙尼亞放映。今後幾星期內,將前往邁阿密、阿姆斯特丹、巴黎和倫敦參加電影節。

那麼,印度的審查委員會為什麼會向這部電影高舉封殺大棒呢?

我打電話給在格拉斯哥的導演阿蘭克里塔,她說,"因為另類觀點讓審查者不舒服,他們害怕女性觀點。"

"那些人習慣了用男性視角看生活,流行的觀點是男性化的:跟蹤騷擾是真愛,夏娃的挑逗(泛指調戲、裸露、身體或者語言上對女性的騷擾)是求愛。"

"我的影片講述的是四個女性的觀點,她們的夢想和恐懼。"

圖片版權 Arijay Prasad
Image caption 導演施裏瓦斯塔瓦決定上訴、要求推翻禁令

影片的片花非常好看,讓我們一窺四位女主角的世界。一個是從頭到腳裹著罩袍的女大學生,她的夢想是成為"小甜甜"布蘭特妮;一個是美容師,酷愛照相,以至於做愛時都在自拍;一個是有三個孩子的母親,夢想別人能把她看作人、而不僅僅是生孩子的機器;還有一個是50多歲的寡婦,春心依舊,幻想比自己小好多的男人。

阿蘭克里塔說,"她們都是生活在小地方的女人,她們有自己的小夢想。她們的生活非常壓抑、禁錮很多。電影講述的是她們如何實現自己的夢想。"

片名是借用比喻,罩袍下的口紅暗指藏在心裏的夢想、受制時衝破枷鎖的慾望。

印度的電影審片人一向難於琢磨,但是最近幾年,中央審查委員會受到電影界越來越多的批評。業界說,委員會不合常理,做決定時想起一齣是一齣,和變化中的印度社脫軌、撞車。

審查委員會本身也經常上新聞,比如,他們會要求製作人剪掉片中的性、暴力、粗話甚至接吻畫面。

圖片版權 JIGNESH PANCHAL
Image caption Ratna Pathak Shah扮演的50多歲的寡婦心中依然有夢

阿蘭克里塔說,審查委員封殺她的影片是要讓她"噤聲"。她認為"委員會過時、不邏輯,成員對性別問題、性別政治一無所知。"

阿蘭克里塔質疑,"難道你們的意思是,只有男性觀點才是重要的?這都2017年了,為什麼女性還要閉嘴?"

阿蘭克里塔表示,她"下定決心"挑戰審查者。"印度有強大、充滿活力的民主體制。我要上訴。我是一個充滿希望、非常樂觀的人。

我相信,不久的將來,影片一定能在印度公映!"

歡迎用下表發表你的評論: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