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南海爭端—菲律賓漁民的中國問題

中國海警船自2012年以來一直在黃岩島驅趕菲律賓漁船 圖片版權 AP
Image caption 中國海警船自2012年以來一直在黃岩島驅趕菲律賓漁船

中國的南海行動怎樣衝擊菲律賓普通漁民的生活?中國計劃怎樣把美國拉下亞太權壇?通過他的經歷,或許可以看出一點兒眉目。

他頭帶黑帽,上面繡著口號"試試!"上身穿一件無袖、艷紫色體恤衫。陽光刺目,他瞇著眼睛;一輩子出海,臉上皮膚又黑又糙。他肌肉發達,真壯,和身邊帶挎斗的小摩托車比起來,塊頭顯得有點過大。

他和他摩托車組成的團隊叫"妖怪組合",現在他靠載客掙錢糊口。

喬森(Jurrick Joson)站在一條泥土路的盡頭,路一邊是小棚子、小商店,另一邊是西菲律賓海,海浪輕輕地拍打著堤岸。

大海一望無際,從這裏出海航行一天,就可以抵達一個叫做下馬辛洛克(Lower Masinloc)的地方。三角形的群礁,中間巨大的瀉湖,以喬森的故鄉命名。他家祖祖輩輩都在這裏打魚為生。

Image caption 馬辛洛克傳統的漁民住宅

喬森看看自己的摩托車、再看看大海,他說,"我非常憤怒。如果我有槍,我一定會和他們打。如果美國支持我們,我們應該和他們開戰。"

喬森顯然受了刺激。他說,三年前的那檔子事讓他仍然不時做噩夢。當時,他的漁船被中國直升機追趕,乘快艇的中國軍人威脅他們,並且向他們開水炮。

喬森說,"強大的水龍擊中我的漁船,然後直接擊中我,我被拋入大海。我試圖爬上來,但是對方又朝我開了一炮。就好像他們故意要把我弄死一樣。"

喬森使勁把著船身,最後總算安全爬了上來。菲律賓漁船撤退。從此,中國控制了島礁,說這是在中國領海內。這片水域就是南中國海,捕魚的地區叫黃岩島。

去年7月,海牙國際仲裁法庭判決,中國違背了國際公約,中國的領海主權主張沒有法律基礎。但是迄今為止,判決並沒有起到任何作用。

雖然菲律賓和美國有防禦公約,但是菲律賓人被告知,美國是不會因為一個捕魚的島礁和中國開戰的。但是,這也確實引發他們質疑:美國到底什麼時候才會介入、抗拒中國的欺凌行為?

通過後來喬森經歷的那一連串的事兒,也許可以看出中國計劃如何把美國拉下亞太地區權壇的一點兒眉目。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杜特爾特(左)上任後,一直致力改善中國關係

首先,去年1月,在意識到自己的國家勢單力薄之後,菲律賓新"狂人"總統杜特爾特立刻飛往北京談交易:中國拿投資來、換取菲律賓閉口不談黃岩島;

後來,一批中國官員突然來到馬辛洛克,笑容可掬、一通親切握手,最後邀請當地的捕魚協會去中國參觀,一切費用都由中國承擔。

協會主席庫阿雷斯瑪(Leonardo Cuaresma)身材消瘦、戴著眼鏡。他告訴我,他們被帶去參觀海洋研究船、高科技水產中心,然後搭乘高鐵,從中國南方前往首都北京,繼續開會、參觀。行程結束時,中國提出承諾:收購馬辛洛克捕撈的所有的魚!

庫阿雷斯瑪沉思著說,"我不知道我們應不應該相信他們,但是,我們也許只能信。"

再後來,喬森聽說,他們又可以去黃岩島附近捕魚了。事實上,杜特爾特總統希望菲律賓漁民去那一帶水域。起初喬森還有點兒猶豫,他還沒有忘記那段噩夢經歷。但是我去找他那一天,他剛剛回來,出海去黃岩島附近一星期。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美國海軍正在南海同菲律賓進行聯合巡邏

喬森滿含感情地看著停靠在水邊的漁船,船體狹長,狀如獨木舟,寬寬的竹制穩定器,鮮艷的黃綠藍三色,纜繩……這完全就是昔日的象徵。不難看出,這根本比不上中國的捕魚技術,更不用說對付高壓水炮了。

那一星期捕魚,喬森掙的錢比開摩托拉客要多10倍。最近幾年,他養活不起老婆比琳達和四個孩子,日子越來越緊,比琳達只好到沙特阿拉伯去當女傭,現在還在那兒呢。

喬森說,"我一點兒自信心都沒了。"說這話時,他的嘴唇開始顫抖。"我是漁民,這就是我。現在我又能捕魚了,比琳達應該能回家,我們一家人又能團聚了。"

歡迎用下表發表你的評論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