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觸手成春—碧草綠樹的大沙漠

  • 2017年 3月 17日
阿曼沙漠 圖片版權 Danita Delimont Creative / Alamy

難道不該是金色的不毛之地?大自然真愛開玩笑,今年給阿曼大沙漠披了一件碧草綠樹、鮮花點綴的"青葱"裝!駱駝高興了,人呢?

這和我想像的不一樣。大沙漠,但是,是綠色的!青青翠翠,宛如春天的楊柳。碧草綠樹間,點綴著肥壯的駱駝,懶散地吃"點心":潤潤的樹葉。

這是阿曼的瓦希伯沙漠(Wahiba Sands),綿延的沙丘一眼看不到頭。通常,這裏應該是金色的不毛之地,沒有能吃、能喝的。

但是,去年夏天這裏雨水很多,今年以來降水量也一直超過常年。雨水的滋潤,給沙漠帶來了鮮活的新生命。石牆上開花,是奇蹟,沙丘上長草——新鮮的青草——一樣也是奇蹟。

就好像,地下的種子一直在等著這一刻的到來,把炎熱、乾燥、荒蕪的大沙漠改變成巨大的露天餐館,駱駝可以盡情美餐。入夜,其它更小的沙漠動物也會爬出來、跑出來大快朵頤。

我在一家貝都因人家裏,接待我的是25歲的薩爾瑪,她和一大家子人一起在這裏生活。看著外面一望無際的綠色沙漠,我不禁問她,這樣奇妙的景色你怎麼想?

薩爾瑪穿著橙紅兩色的長袍,戴著貝都因女人戲劇化的鷹嘴面罩。她伸出一隻檀香染過的手、指了指外面一群閒散地踱步、覓食的山羊,笑了起來。好像這就是她的回答。

貝都因人溺愛他們的動物,自己放養的牲口能吃到心滿意足,除此之外,沒有什麼能讓他們更高興的事了。

Image caption 資料圖片:貝都因女人的面罩很特別

薩爾瑪遞給我一個舊塑料瓶,裏面裝著石頭和沙土,還有,比沙丘還綠的什麼東西!原來,這是一隻毒蠍子,像小老鼠一樣大的毒蠍子。活的,高傲地舉著毒針,時刻凖備著消滅對手的樣子!

薩爾瑪家一個小孩子發現這只毒蠍藏在樹叢中,抓起來帶回家,一來可做護身符,而來滿足好奇心。危險的好奇心,這種蠍子劇毒,蜇人一下可以誘發過敏反應、胰腺衰竭。不過,蠍子看著很養眼,明黃的肚腹、碧綠的身軀,漂亮,像個玩具。

我們吃著棗、喝著濃濃的咖啡……屋外,天空一片鉛灰。

幾天前,我曾經搭乘漁船出海,同行的是三名20多歲的水手。 看著空中水汽越來越重,他們的眼中滿是失望。

我們經過一群小島,其中一個叫"伊甸園",另一個叫"破滅之地"。這一帶通常是飛魚、海馬、黃貂魚、沙丁魚的嬉水樂園。但是那一天,天空和大海都非常寧靜,一片空白一般,暴風雨來臨前的平靜?

船長阿里說,最近一次下大暴雨的時候,他爬上桅桿、舉著手電……他們那艘滿載鱘魚、金槍魚的帆船安全返回瑪托拉(Muttrah)魚市。

我有個朋友,還能記起童年時——1980年代——那個魚市的樣子,活蹦亂跳的蝦堆成小山,巨大的雙髻鯊排成長隊。

阿里拿其他船員開心。他說,這一帶可是潛水採珍珠的好地方。那麼,到底是哪兒呢?他心不在焉地回復了一句:岩石縫。

最難的地方,你才能找到最大的。阿里給我講了他爺爺的故事。爺爺曾經是德霍帆船的船長,就是給中國帶去乳香的那種帆船。爺爺去世時把水手箱留給了阿里,裏面有一條粗粗的繩索,捕鯊用的;銀煙槍,抽大麻用的,還有一個牡蠣殼,像小臂那麼大。

Image caption 阿曼著名的"空漠"

碧綠的沙漠,薩爾瑪並未為之動容。但是,難以預測的天氣,好像讓許多阿曼人很煩。不過,預報說,阿曼又將重返炎熱、乾燥的常態了。

剛好,正是時候。

本月下旬,奧地利太空研討會將在阿曼召開,探討能否選擇這裏作為下一次火星模擬使命的承辦地,在乾燥、岩石突兀的平原上讓太空人好好體驗一番。對於阿曼這樣一個和平、相對前瞻的阿拉伯國家來說,這是一次超好的公關機會。

阿曼地貌可能比你想像的更加多樣、奇特。廣袤的紅砂石平原,點綴著灌木叢林,石灰封頂的孔雀石山、銅山如雪山一樣耀眼,但卻如粉筆一樣乾燥。

1422年,一位遊客曾經寫道,他短劍上的寶石被阿曼無情的日光曬成了煤!

下午,我告別薩爾瑪一家。春日,夜幕降臨的速度非常快,月亮已經迫不及待了。

我問薩爾瑪,沙漠裏的生活你最喜愛的是什麼?她看著我,好像我是一個傻瓜。難道不是顯而易見嗎?

薩爾瑪的目光越過碧綠的青草、盛開的合歡、開心的山羊,宛如在遙想那個更加熟悉、親切、廣袤、亘古難變的大自然。

她的回答只有一個字:沙。

歡迎用下表發表你的評論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