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評評韓國人的寵物心

朴槿惠寵物狗 圖片版權 Reuters

真是虎落平川。朴槿惠丟了官,拋棄愛犬還受到舉國上下口誅筆伐。內外交困、狗肉偶爾還是盤中餐的韓國這麼愛狗了?

一個從前很窮的國家,當其國人開始用通常留給人類的尊重對待動物的時候,就可以說,這個國家抵達西方繁榮和文明的制高點。

只有當寵物受到寶寶一樣的寵愛時,才算真正登頂。我很高興地宣佈:韓國已經達到了這個令人高興的標凖。

登頂的里程碑時刻出現在上星期。總統朴槿惠被"炒了魷魚",檢控官緊緊盯著她,調查對她款項巨大的腐敗指控。

但是,真正推動韓國登頂的是,朴槿惠離開總統府的時候沒有帶自己養的狗!她把寵物拋棄了!立刻,韓國舉國上下響起一片譴責之聲。

釜山"韓國防止虐待動物聯盟"發推文說,已經檢舉朴槿惠遺棄動物。

隨後青瓦台發表聲明稱,普通人可以領養這些狗。一家動物保護機構立刻著手行動,在臉書上表示願意幫助這些寵物找到新家。

警察、農業部、地方政府打起嘴仗,爭執到底應該由誰領銜追查破壞了防止虐待動物法的前總統。全國總動員!

朴槿惠養的狗是韓國特有的金多犬。其實,這些狗原來並沒有受過虐待。2014年12月24日聖誕夜,青瓦台發佈了一組朴槿惠寵物的照片,金多犬扮作聖誕老人樣,紅外套、紅圍巾,有些頭上還頂著馴鹿的耳朵。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金多犬是韓國狗的一個品種, 這幾只都是朴槿惠在青瓦台的寵物狗

我把韓國目前這場總統寵物戰比作(英國)的"塞弗頓時刻"。你也許還記得,1982年倫敦海德公園,愛爾蘭共和軍發動的一起爆炸攻擊當中,有一匹叫塞弗頓(Sefton)的軍馬受傷。事件中共有11名士兵喪生,但是人們記住的是塞弗頓的名字。

現在在韓國,寵愛寵物的現象越來越常見:穿著粉紅裝的狗狗;友好接待狗狗的咖啡館兒,比如我家不遠就有一處,專門提供給狗狗客人喝水的碗;還有各色各樣名字怪怪的關愛寵物店。搞不懂,為什麼有些人一提起寵物就智商"歸零",店名幹嘛非要用那些糟糕的雙關語?

隨著韓國越來越富有,吃狗肉的人越來越少,養狗場日漸關門,但是養寵物的人越來越多。最近的統計數字顯示,韓國家庭四分之一至少養有一隻寵物,五年前這個數字是六分之一。

這是文化對撞,有時激烈、憤怒的文化對撞。一方是活動人士——通常是西方人,在中國、越南、韓國抗議把狗當肉賣。另一方是賣狗的、養狗的。許多亞洲人指責西方人偽善,反駁說,"你們不是也吃羊、吃雞、吃牛嗎?區別在哪兒?" 通常,這樣講理如同對牛彈琴……

--------------------------------------------------------------------------------------------------------------

養寵物的人增加,部分原因是因為富有,另外一個原因是獨居的人越來越多,特別是年輕人,更看重自己的獨立、不願和父母同住。

在我住的公寓樓裏,每到周末,都能聽到那些被留在家裏的狗叫個不停。這是所有富裕世界單身公寓共有的聲音:寵兒、寵物。

韓國政府還在引進新法律。從前動物死了,屍體可以丟進垃圾堆,現在可以辦寵物葬禮。財政部一名發言人說,"我知道我們有點兒晚了,但是我們的目的是要成為寵物界的發達國家!"

順便說一句,我不想讓你覺得我是反狗派。一次在機場,我排在一位貴婦後面,貴婦帶著一條袖珍狗,裝在籠子裏。她把籠子放在通往掃描儀的傳送帶上……我心想,"嗯,這下有意思了。"但是,我善良的一面佔了上風,心說,"我總不能眼睜睜看著這個小狗化成焦炭吧。"我說話了。貴婦把狗拿下傳送帶。我並不知道另一個結局可能會是怎樣,但我情願相信我救了小狗一命。

但是,朝鮮正朝著能夠製造核彈末日步步逼近;三星總裁在監獄裏等著被審腐敗;朴槿惠被炒魷魚,我無法不想,總統寵物的命運是不是值得韓國眼下這樣多、這樣大的關注。

我斗膽說一句(請不要寫信來抱怨):那不就是狗嘛。

歡迎用下表發表你的評論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