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新疆—中國的「反恐前線」?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這是2月27日

中國當局擔心,敘利亞和伊拉克的聖戰信號會滲透進入新疆。記者親自到南疆轉了轉,聽聽那裏的漢人、維族人怎麼說。

皮山。市場上,一位父親剛給自己的小孩子買了一把玩具號,孩子使勁一吹,號聲把附近那位正在搗香料的男子嚇了一跳。大街對面,幾名青年捲起印花紅地毯。颳風,空中懸浮著大漠裏吹來的沙子。

看上去不像戰場。但是上個月,就在這裏的大街上,三名年輕的維族男子帶刀攻擊漢人。警察60秒之內趕到,擊斃攻擊者,但是已經有五人被砍死。

每一處政府辦公室、飲食店、商店都有X光機,還要搜身。幾乎每一個街區都有警察站,武裝巡邏隊在街上巡察。大幅告示警告人們交出刀、望遠鏡、拳擊手套。

新疆南部地區,中國反恐戰爭的前線。

更多閲讀:

中國新疆舉行反恐誓師大會

阿富汗與中國邊界恐襲威脅 北京如何應對?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在北京開兩會的新疆代表

並不總是這樣。700年前,威尼斯商人馬可波羅沿著絲綢之路來中國時曾到訪綠洲小鎮。他寫道,當地人根本不像好戰的。就連我30年前第一次來的時候,新疆還都是以能歌善舞更出名,而不是暴力。

但是過去10年間,一條無形的戰線越來越牢固。長期以來,一直有維族人不希望屬於中國、不喜歡這裏的漢人移民。但是現在,這其中一些人去伊拉克、敘利亞參戰,用的是聖戰語言。中國擔心他們會回來製造血腥。

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和維族人

圖片版權 AFP
  • 當地最大的單一民族是維吾爾族,佔總人口的45%;漢族人口為40%
  • 維吾爾族歷史上屬突厥語系的穆斯林
  • 中國政府在1949年全麵粉碎短命的東突厥斯坦政權,重新確立對新疆地區的領導
  • 1949年之後,開始自東面進入新疆的大規模漢族移民
  • 維吾爾人擔憂其傳統文化面臨侵蝕

宗教、文化鴻溝?

一位漢人告訴我,恐怖攻擊事件比政府承認的要多得多。他在新疆20年了。我們一起喝茶,喝的是紅茶、不是綠茶,用的是銀茶壺,看上去更阿拉伯、而不是中國。

外面大街上,留大鬍子的老人溜達著去清真寺,年輕人不許留大鬍子,坐在剃頭師傅的椅子上刮臉,背景是巨大的紅色標語牌,上面寫著敦促新疆人感恩共產黨、習近平的口號。除了我,好像沒人對口號感興趣。很少維族人講漢語。和我一起喝茶的男子抱怨說,和漢人比,維族人更頑固、懶惰、沒有上進心。但是他還說,維族人更道德、更團結。

他把兩個社區分歧的原因歸結為佛教文化和穆斯林文化之間的鴻溝。他平鋪直敘地講了另外一起攻擊事件。三名年輕的維族男子衝進麻將館,不分青紅皂白亂砍裏面賭牌的人。

攻擊者腰裏別著帶血的刀跑出去,但是他們沒算計好退路、被一群人堵在死胡同。他說,"我們把那些恐怖分子打死了。"參與的所有人都得到了獎金。對他來說,故事說明的道理是,中國在新疆獲勝只能靠力量。

因為有審查、恐嚇,所以不可能得出維吾爾人真實感覺是怎樣的結論。幾名維族人告訴我們,宗教壓制讓人窒息,政治說教起反作用。但是這些人又說,抵抗是徒勞的,唯一明智的選擇是隨遇而安。

Image caption 新疆的比伯

視頻:希望架起文化橋樑的中國維吾爾族歌手阿卜拉江

阿卜拉江更進一步。他32歲,是維族歌手,很樂觀。有人稱他是新疆的賈斯汀·比伯(Justin Bieber),因為他穿衣、跳舞風格都像足了那位加拿大偶像,有流行歌、粉絲群。他在皮山的泥土房長大,然後去烏魯木齊追求明星夢。

人稱AJ的阿卜拉江告訴我說,其他年輕的維族人抓住每一個受教育、改善人生的機會非常重要。

他告訴我,"我的歌唱的都是正能量,"邊說話,他便用手梳理挑染著金色的頭髮。正能量是中國共產黨領導人形容他們認可的文化時愛用的一個字眼。

他在五層的製作間苦思冥想,反覆考慮下次電視出境時唱的歌詞、編舞、服裝,努力工作、敬業精神顯而易見。

但是,下了樓,阿卜拉江的正能量有所減退。大廳裏,四名安保人員圍在暖氣邊。大街上,配備全套防暴行頭的武裝警察走出餅店,一鄰居嘟囔說,總有人消失。

穿著黑色晚禮服打著領結的歌星AJ左右瞧了瞧,沒有粉絲衝上來歡迎他。他說了一句,"我不喜歡出門上街。"

我可以看出這是為什麼。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