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朋友圈新瘋——當官兒的狂找老同學

學歷證書 圖片版權 Thinkstock

聯繫老友並不只是要敘舊溫情。許多官員還在頭懸樑地刻苦學習、爭取拿文憑。理解肯尼亞網上的搞笑,還要從"逮捕馬克思"說起。

眼下在肯尼亞,互聯網上有陣瘋,好多人都在忙著"找"老同學!什麼目的呢?一旦被要求證實自己確實上過某所學校、參加過某項國家考試,老同學可以出面作證。

這陣瘋其實是在拿一件很嚴肅的政壇大事搞笑。什麼大事呢?蒙巴薩省省長喬霍(Ali Hassan Joho)遇上麻煩了。

警察正在調查,喬霍是不是曾經偽造他的"肯尼亞中等教育證書",這是肯尼亞國家考試委員會對喬霍提出的指控。喬霍否認自己做過假。不過,如果這些指控得到證實的話,喬霍可能會被控罪、並被剝奪他後來獲得的大學學歷。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喬霍說,指控他偽造學歷的人是要迫害他

肯尼亞法律規定,想當省長必須要有國家認可的大學學歷。這就意味著,喬霍在今年8月即將舉行的選舉中可能無法爭取連任。

正是因為最後這一點,喬霍才說,他落入現在這種處境是有人故意陷害、恐嚇他。喬霍是反對黨"橙色民主運動"(ODM)的成員,經常嚴詞批評執政的朱比利聯盟(Jubilee)以及肯尼亞政府,從來不怕公開頂撞總統。

2010年,起草肯尼亞憲法的那些智者們決定,當總統、省長、副省長必須有大學學歷。那時,他們估計應該是沒有考慮到喬霍。

他們的出發點是,總統就像是肯尼亞的CEO,省長就像是47個地方政府的CEO。擔當這樣重要的職位,需要有管理經驗、有高瞻遠矚的領導能力,這些能力部分來自於受教育拓展了心靈、視野。

"逮捕馬克思"

但是,憲法所要處理的一個更大的問題是1980年代和1990年代肯尼亞的文化現象,當時的總統身邊總是圍著一群只受過一半兒教育的馬屁精。這伙人能和總統說上話,權力相當大,可以影響到國家各個方面和層面的公共政策。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馬克思在肯尼亞大學裏搗亂?

有這麼一個故事。為了壓制大學校園中流行的反政府情緒,一個半文盲的總統親信、大官兒曾經說,"我們的政府有足夠的人力和物力,我們一定能夠找到、抓住這個煽動學生動亂的卡爾·馬克思!"

這位可憐的大官兒確信,馬克思還是活蹦亂跳,在校園裏忙著給政府找麻煩呢。顯然,沒有人給他講過那些廣為人知的社會、政治、經濟意識形態流派。

另外還有一個圈兒內政客,沒上過幾天學。大學中動蕩頻發、學生強烈要求政治改革,這位政客覺得自己想出一個好辦法:"如果這些學生想要的就是'堆花',那就給他們吃個夠,這樣校園裏就可以恢復平靜了。"

他誤解了,學生提出的是要"對話",不是要吃那種叫"堆花"的食品。

從那時到今天,肯尼亞政治領袖的演變已經走過了相當遠的路程。現在,因為擔心被無學歷限制、無法參選待遇優厚的省長職位,許多沒有上過大學的政客拿出頭懸樑、錐刺股的精神刻苦學習、爭取早日拿到一紙大學文憑。

圖片版權 Twitter
Image caption 推特上的搞笑貼:保持平靜,去和老同學聊聊吧

尋找老同學

但是,肯尼亞人對糟糕的領導很有經驗,他們知道,大學學歷並不能定義一個領導人、也不能保證他有強大的領導能力。

原來一些非常嚴重的資源管理不善、濫用職權等案例涉及的都是受過良好高等教育的官員。相反,過去肯尼亞也曾有過傑出、優秀的領袖人物,他們並沒有上過大學。

肯尼亞憲法中還有另外一條,講的是領導和誠信。此條款要求競選公共職位的人必須有個人尊嚴、要無私地為民服務、要忠誠老實。但是,這些核心性的領導原則已經被簡化成證明候選人行為良好、沒有受過腐敗指控的程序。

程序容易被人操縱、濫用。考慮到過去五年內有多少領導人涉嫌參與數額巨大的腐敗案,這個程序其實成了走過場的無用功。所以,可以理解,肯尼亞人為什麼會把喬霍先生的學歷痛苦轉化成打發時光的網上搞笑。

不管憲法多進步、法制多健全,只有當人們盡心遵守、用生命捍衛其尊嚴的時候,才可能出現真正的轉變。

至於眼下,我也不知道誰在看我寫的文章。所以,原諒我,我也趕快去找找多年不見的老同學,萬一呢……

歡迎用下表發表你的評論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