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性護車」幫助走街女安全賣春

哥本哈根

哥本哈根,二手救護車成了走街女的工作場所。賣淫的、吸毒的也是人,社會企業家的努力,只為給社會邊緣群體提供更多保障與尊嚴。

奧爾森(Michael Lodberg Olsen)請我走進一輛早已退役的老救護車。我問他,"在這裏做什麼?"他迅速回答說,"性"。

我四下環視,真不太溫馨,看上去仍然很像醫用,灰色的牆壁,藍色的靠椅,而且很冷——外面零下1度,在下雪。

但是,這輛名為"性護車"(Sexelance,性和救護車兩個英文字結合而成)是為哥本哈根性工作者提供的安全賣春場所,他們可以把客人帶到這裏來,知道附近就有義工,一旦出現不測,可以獲得救助。

數字顯示,不測之事是多發之事。奧森引用丹麥國家社會研究中心的統計說,"丹麥性工作者40%的時間會受到威脅或者暴力對待,但是在妓院只有3%。"

Image caption 丹麥社會企業家奧森

奧森最希望幫助的是那些用不起非法妓院、只能走街拉客的性工作者。"性護車"免費。從1999年,丹麥賣淫已經合法化,但是,性工作者租房賣淫、僱人幫忙拉生意仍然是違法的。

除了有義工提供保護之外,車內還掛著海報,警告這裏一旦出現暴力跡象會立刻報警,另外一張則是鼓勵人口販賣的受害者和有關部門取得聯絡。

此外還有其他一些安全措施:濕巾、安全套、潤滑劑,甚至還有暖氣!這都是應性工作者的要求配置的。奧森說,"他們是我們的鄰居、朋友,所以我聽他們的,他們最清楚自己需要什麼。"

性護車2016年11月投入使用時,奧森對效果並沒有太大把握。最開始人們不大願意來,特別是客人,不過現在已經總計使用過45次,奧森說,人們開始接受了,"如果性工作者覺得這是好主意,就會告訴客人這裏安全、有足夠的安全套,還有暖氣!"

他言談話語顯得很輕鬆、幽默,比如,他還講述了性工作者如何想讓性護車內裝修更"性感":安窗簾、鏡子、牆上掛紅毯等。

但是他的行動卻是相當嚴肅的。這並不是奧森第一次使用退役救護車幫助他所說的哥本哈根的"街頭少數人群",他的第一項行動也曾引起關注。

那和性護車差不多,一輛改裝過的1990年代德國老救護車用作"毒護車"(Fixelance,吸毒和救護車兩個英文字的結合),配備醫生、護士,有清潔針頭、海洛因過量的解藥,癮君子可以來這裏安全吸毒。

Image caption 癮君子可以在這裏安全吸毒

和性護車不一樣的是,毒護車一上路就很受歡迎,前三小時就有八人來這裏注射海洛因。

和性護車不一樣的還有,奧森遇到當局很大阻力。另外兩項設立永久性吸毒室的計劃被勒令下馬。但是,毒護車還是在2011年投入使用,100名義工參與。

雖然開頭不順利,奧森最終還是實現了初衷,他的做法推動政府在2012年修改毒品政策,現在丹麥已經開設五個永久性的安全吸毒設施,位於哥本哈根的那一個是全世界最大的。原來的毒護車成了"文物",在丹麥國家博物館展出。

自己的毒品自己賺

世界任何一個國家有組織的吸毒室從來沒有發生過致命性的吸毒過量事件。

除了性護車和毒護車,奧森還創辦雜誌《非法!》(Illegai!),2013年在哥本哈根開始發售。該雜誌由義工製作、癮君子出售,目的是讓吸毒的人自己掙到一些買毒品的錢。雜誌質量相當高,內附藝術品均為原創。買的人願意掏錢,這也給賣雜誌的人更多一點尊嚴。他們每賣一本可以賺2.5歐元。奧森說,"我們希望讓有毒癮的人看起來不那麼罪惡。沒錯,他們拿錢買毒品了,但生活原本就是這樣的。"

好像覺得自己不夠忙一樣,奧森還幫助撿瓶子的。丹麥有易拉罐、玻璃瓶押金製,用完後送回超市取回押金,但許多人不在乎、或者很懶,直接扔掉。流浪漢、貧困的退休老人成了翻垃圾桶撿瓶瓶罐罐的主力軍。

奧森的辦法是給公用垃圾桶外安上架子,方便拾荒人。目前哥本哈根5000個垃圾桶中1000個已經安裝了這樣的架子,其他四個城市也開始效仿。

奧森解釋說,這樣做的宗旨同樣也是要給哥本哈根街頭的弱勢人群更多的尊嚴,"不要覺得他們是窮人、流浪漢,把他們看作從事重要環保工作的人吧。"

迄今為止,性護車還沒有收到任何負面反應,警察會和奧森聯絡,提議最佳停車地點。奧森希望,最終也能像毒護車一樣,為哥本哈根的性工作者提供永久性設施,有醫生、護士協助。

他說,"首先是保證安全,但這也關係到健康與尊嚴。你看看外面多冷,想一想,通常走街女要在長椅上或者汽車內接客。她們得不到幫助,這是不對的。"

歡迎用下表發表你的評論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