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卡斯特羅「豐功偉績」的滑稽點?

卡斯特羅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菲德爾·卡斯特羅,2005年

菲德爾·卡斯特羅掌權不久後宣佈,要把古巴建設成科學強國。現在,哈瓦那真有不少先進的科研成果,特別是在生化領域。古巴製造的藥品、尤其是抗癌疫苗出口許多國家,但是不包括美國。

安娜貝莉·艾斯特維斯(Anabely Estevez)今年36歲,是腫瘤科醫生。她滿面笑容,熱情大方。腳上穿著一雙笨重的松糕鞋—和周圍的熱帶風情有點不配套,身上披著嚴肅的白大褂。

我們在哈瓦那西部的普拉德拉醫院見面。這裏大多是西方國家自費來的病人,其中許多都是來接受CimaVax治療的。CimaVax是肺癌疫苗,用於治療晚期患者,目前美國已經開始臨牀試用。

我去的那一天,艾斯特維斯醫生一共要看三名美國肺癌患者,所有這些人都"無視"美國禁運令來哈瓦那看病。

Image caption 朱蒂·英格爾斯

美國病人的故事:

朱蒂今年74歲,來自加利福尼亞,2015年12月確診患有四期肺癌。在丈夫和女兒的陪同下前往古巴的普拉德拉醫院(La Pradera)接受CimaVax治療。自從今年一月起,CimaVax在紐約州的布法羅(Buffalo)試用。

此次從加州前往古巴、加上帶回來的CimaVax,朱蒂一共花費15000美元。三個月後檢查,才會知道療效。她說「這是確診以來第一次感覺樂觀。」 朱蒂的女兒說,「如果癌症沒有發展、不惡化,我們就滿意了。如果腫瘤比現在縮小,那就真是奇蹟!」

診室內貼著白瓷磚,陽光照射下閃閃發光。艾斯特維斯醫生告訴我,他們這裏的癌症患者來自世界各地,並不全是來衝著CimaVax來的。古巴有一系列免疫藥品和療法,可以治療不同嚴重的惡性疾病。

我很好奇,古巴是怎樣打造出世界級藥品的?

艾斯特維斯醫生深深吸了一口氣回答說,"首先,這是因為我們敬愛的菲德爾。他說我們應該是一個科學強國,他的話成了現實。"

艾斯特維斯醫生解釋說,古巴的科研方式和歐洲、北美有區別,"這裏,科研人員和看病的醫生合作,所有人齊心協力,在癌症和其它疾病治療方面爭取更好的療效,不攀比競爭……"

說到這兒,她話音哽咽,"很激動。"淚水模糊了她的睫毛膏,她抬起手來擦一擦、接著說,"我不能提菲德爾。"我問她,這是為什麼?說實話,我沒想到她突然這麼動情,略微有些吃驚。艾斯特維斯醫生回答說,"因為,我們古巴擁有的一切,都是因為有菲德爾。"

當然了,菲德爾·卡斯特羅的批評者—那些流亡到國外的人、被關押的政治犯、貧困潦倒的窮人—肯定不同意這種說法。

不過,艾斯特維斯醫生對菲德爾的感情還有一點頗有意思。1990年代她還是少女,古巴正好處於所謂的"特殊時期"。那時,前蘇聯的垮台讓古巴一下子"縮水"一半兒,成千上萬的古巴人劃著小船、橡皮艇,渡過險像環生的佛羅里達海峽前往美國尋求避難。

Image caption 時任美國總統的奧巴馬2016年訪問古巴,兩國關係開始解凍

那是古巴歷史上非常慘痛的一個時期,饑餓、動蕩。1990年代,對許多古巴人來說絶對是一個革命熱情開始降溫的時期。

但是艾斯特維斯不一樣。她是少女媽媽,她繼續刻苦讀書,不管是坐公車趕路、還是夜深人靜時,所有能看書的地點、時間她都在看書,就是為了實現自己的人生目標:當醫生。後來,父親死於肺癌。她決定專攻腫瘤科。

在古巴,菲德爾·卡斯特羅的"魂"仍然顯而易見。一些最先進的生化技術中心內,掛著尺寸極大、有些比較模糊的卡斯特羅照片。

卡斯特羅生前曾經提出過不少怪異的科學構思,比如,要研發出和狗身型大小差不多的奶牛,這樣,每個古巴家庭都可以在家裏養一頭,確保總有新鮮牛奶。但是,卡斯特羅確實培育、呵護生化研究。就算是國庫最緊張的情況下,他也保證向這一領域的投資。

愛德華多·潘頓(Eduardo Penton)帶領的研究小組開發出古巴的乙肝疫苗。他已年過七旬,但仍然堅持每天去實驗室。潘頓醫生很低調,說英語很謹慎。從古巴生化革命一開始,潘頓就一直參與。卡斯特羅1981年派遣六名科學家去芬蘭進修,潘頓就是其中之一。他們的任務是學習如何製造干擾素,當時這還是癌症患者的最大希望。

潘頓帶我們參觀他的實驗室。實驗室位於哈瓦那西部,平房,很不起眼。從芬蘭回來後,他和他的團隊晝夜不停地忙碌,三星期就做出了成品!那時候,菲德爾·卡斯特羅每天都來檢查進展情況。我不禁驚呼一聲,心想,卡斯特羅可是以愛說著稱啊,他一拉開話匣子,這檢查肯定快不了。

我說,"那你們一定會很累吧。"潘頓醫生笑了笑,拿出外交辭令回答,"略感不易。"

另外一位女科學家康齊塔·坎帕(Conchita Campa)帶領研究小組開發出一種乙腦疫苗。她告訴我,有時候,卡斯特羅一天不止來一次!我不禁反問,"那他不影響你們工作?"坎帕爽朗地笑了起來。她說,恰恰相反,卡斯特羅的能量好像可以傳染,激勵科學家們不怕疲勞、繼續工作。

人說,需要是發明之母。頗具諷刺意味的是,古巴的生化創新,部分也要"歸功於"卡斯特羅常年痛罵的:美國禁運。

古巴被孤立、貧困落後,很多時候沒有別的出路,只能自力更生。結果呢,古巴不僅要自己製造買不到、買不起的藥,還研究出開創性的新藥!

圖片版權 RPCI 2010
Image caption Dr Kelvin Lee

美國醫生的話

李凱文(Kelvin Lee)醫生是紐約州布法羅洛斯韋爾園癌症研究中心免疫學負責人。古巴的CimaVax就是在這裏臨牀試用。這是古巴藥品第一次在美國試用,需要特殊批准。美國制裁古巴的政策導致雙方合作和貿易多方面受制約。

李醫生認為,反對美國-古巴合作的政治依據不正確。他說,「我們汽車加的油、發短信用的蘋果手機、給孩子買的鞋,都來自那些在婦女權益、言論自由、個人自由等方面和美國有根本性差異的國家,但這並沒有阻止我們和他們在雙方共贏的領域合作。」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