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北歐剩男多 亞洲美女來幫忙

法羅群島
Image caption 阿薩婭一家人

從溫暖的祖國嫁到陰冷的北歐;從吃香鮮美食改吃鯨魚醃肉,加上語言障礙……想想都難。聽聽這些亞洲新娘自己怎麼說。

阿薩婭剛從泰國來法羅群島的時候,整天坐在暖氣旁邊兒。這裏的冬季長達六個月!

阿薩婭說,"別人會跟我說,出太陽了,還不出去走走?我總是回答,'不去!別管我!冷死了!'"

她承認,六年前剛來的時候,日子很難過。她和丈夫伊恩是在泰國認識的,當時伊恩在朋友在泰國開的公司做事。

伊恩事先知道,法羅群島的文化、氣候、自然景觀與泰國迥異,帶妻子回來一定是挑戰。他承認,"我很擔心,因為她拋下的一切、將有的一切截然不同。但是我了解她,我知道她一定對付得了。"

現在在法羅群島總共有300多泰國和菲律賓女人。聽來不多,但是法羅群島總人口只有5萬,亞裔女性成了最大的少數民族。

也許你還喜歡

法羅群島位於挪威和冰島之間,由18個小島組成。最近幾年,島上人口銳減,年輕人都走了,去上學、就業,而且一去不返。事實是,女人更有可能在海外定居。結果,套用總理約翰森(Axel Johannesen)的話,法羅群島出現"性別赤字",女性比男性少大約2000。

剩男只好去遠方尋妻。大多數亞洲女子—並不是全部—和法羅丈夫是在網上相識的,有些是通過商業性的約會網站。另外一部分是通過社交媒體網絡或者已經在法羅群島定居的通婚家庭認識的。

對於其中一些新來的亞裔女來說,文化衝擊真是震撼性的。

雖然法羅群島是丹麥王國的一部分,但是,它有自己的語言、非常獨特的文化,特別是食物。

發酵羊肉、風幹鱈魚,偶爾來點兒鯨魚肉、鯨魚油,口味很重,這都是法羅的傳統食品,沒有亞洲美食常用的那些香料、調味品。

雖然法羅群島並不像鄰居冰島那麼冷,但是,很多人都感覺這裏太陰冷、潮濕,就算是美好的夏日,溫度不過也就攝氏16度。

阿薩婭人很自信、開朗、愛笑。現在她在法羅首都托爾斯港(Torshavn)餐飲行業工作。

阿薩婭和伊恩的家是一所溫馨的農家院兒,就在湖邊,四周是壯觀的群山。但是她很坦誠,承認剛換國家時感覺有多困難。

她說,"兒子雅各布很小的時候,我整天呆在家裏,連個說話的人也沒有。"

"村裏其他人都上了年紀,大多數還不會講英語。我們這個年齡的人都出去工作了,也沒有同齡孩子和雅各布玩兒。我說整天呆在家裏,那是真的整……天呆在家裏。可以說,我抑鬱。但是我預想到了,最開始兩三年會是這個樣子。"

後來,雅各布上幼兒園了,阿薩婭開始在餐飲行業工作,結識了其它泰國女人。"這很重要,因為我有了朋友圈兒,重新嘗到了家的滋味。"

Image caption 榮拉開了一家泰式按摩院

容拉剛從泰國來的時候感覺也很孤獨,丈夫特隆德是水手,每年有幾個月出門在外。

容拉在托爾斯港中心開了一家泰式按摩沙龍。她說,"孩子太小,沒辦法做朝九晚五的工作。雖然婆婆會幫忙帶孩子,但是,開店意味著我可以自己決定工作時間。"

這和容拉從前的工作對比非常鮮明。原來,她可是泰國地方政府會計部門的負責人。

但是,像容拉這樣自己創業的例子並不多。在法羅群島,許多受過高等教育的亞洲女子也只能去從事更低等的工作,原因?語言障礙。

總理約翰森說,政府非常重視幫助新人戰勝語言障礙的問題。"來這裏的亞洲女性在就業市場非常活躍,這是好事。我們的重點是幫助她們學法羅語,有政府開辦的免費語言班。"

Image caption 克里斯和洛美

克里斯回想起,他的泰國新娘洛美2002年剛來法羅群島時曾經下了很大的功夫學語言。"忙了長長的一天,下班後她會坐在那裏讀英語—法羅語字典。她非常有毅力、有決心。"

洛美則說,"我運氣很好。我告訴克里斯,如果要我來法羅,你必須給我找到一份工作。他真做了!我在一家賓館工作,接觸的都是法羅人,我必須學會語言。"

現在在歐洲許多地方,移民都是一個敏感問題,但是法羅群島看起來非常願意接受外國人。

當地政客、也是丹麥議員的阿爾格(Magni Arge)說,"我認為,我們這裏來的移民目前大多數是女性,這也有幫助。她們來了會去工作,不挑起任何社會問題。"

"但是,我們確實注意到,在英國、瑞典、歐洲其他國家、包括丹麥在內,不同文化的移民來了,出了問題。因此,我們從政府層面需要更加努力,確保不孤立移民。"

但是,來自菲律賓的安東尼特並沒有遇到過任何反移民的情緒。她和丈夫剛剛搬去托爾斯港新公寓,我們約好了見面。

安東尼特說,"這裏的人很友好。我從來沒有因為自己是外國人被瞧不起的經歷。原來我住在大城市馬尼拉,要擔心堵車、污染、犯罪。在這裏,我們根本不需要擔心鎖門,醫療、教育都是免費的,在菲律賓不是。還有,在這裏,去別人家串門可以想去就去,很隨意。對我來說,這一點也有點像菲律賓。"

同樣,她丈夫雷金也認為應該歡迎多樣化,而不是害怕。

他說,"我們這裏確實需要新鮮血液。我喜歡看到現在這裏有好多混血小孩子。我們的基因池太有限了,歡迎外人來一起營造家庭,這肯定是好事。"

他承認,偶爾,他的哥們也曾拿他開玩笑,問他是不是在電腦上一按"回車"訂購了一個新娘。但是,他否認和安東尼特的關係給他們帶來了任何嚴重的歧視。

Image caption 阿春和卡斯滕結婚才一年。他們是通過一家叫做「泰國丘比特」的網站認識的。

阿薩婭告訴我,她有一些泰國朋友問她,為什麼不離開小村子搬去首都,那樣,雅各布就可以有更多的小朋友了。歸根結底,大約40%的法羅人都在托爾斯港生活。

阿薩婭說,"不用,我不需要那樣做。我在這裏很幸福,不僅僅是生存,而是為一家人能更好地活著。"

我們一起走進花園,眺望湖水。她說,"你看,雅各布可以在岸邊玩耍,四周是高山、羊群,大自然的懷抱。爺爺奶奶住的也不遠。

沒有污染,沒有犯罪。現在多少孩子能有這些呢?這裏也許是地球上最後一個天堂。"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